默某人

【叶蓝同人】冠军戒指的正确使用方法(短/暖甜\完)

¥叶追蓝啊叶追蓝,叶修举着戒指追在蓝河屁股后面跑啊……←不。





【零】

叶修一共有四枚冠军戒指,后来这四枚全都戴到了蓝河手上。

【一】第一枚:

“队长队长队长你看群里啊!叶修他又抢我们蓝溪阁的boss!真是欺人太甚!说好了退役的结果网游里又开始欺负人而且貌似还特别针对我们蓝溪阁啊小蓝都跟我说过好几次了!”

黄少天嚼着薯片一脸不爽地盯着屏幕,喻文州无奈的笑笑,坐到他身后跟着一起看公会最近的收/成,发现叶修似乎……确实在欺负他们。

再低头看着叶修在QQ上给他发的消息,喻文州弯了下唇角。

叶修问:【诶你们公会那个蓝桥春雪,真名叫什么?】

喻文州把已经打好的许博远三个字删掉,然后输入【许子阳】,确认,发送。

过了一会儿叶修说:【谢】

喻文州回:【不客气。】

“许子阳……啧……许子阳……”叶修对着屏幕叼着烟,把这个名字反反复复念了几遍,念到顺嘴了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几天后,蓝河去H市旅游,与叶修发/生了一场静心制造的偶遇。

然后两人泛舟西湖看日落,大神不抢boss不欺负人,小透明也没炸毛,气氛很好很到位,一切尽在掌控中。

“叶神……”蓝河说。

“恩?”叶修用鼻子应了一声。

“你是故意在那等着我的吧?”蓝河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啊……被发现了。”

被发现了麻烦你有点羞/耻的感觉好不好!这么平淡的好像在报时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蓝河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后一脸防备的看向叶修。

“我怎么暴露的?”叶修走过来坐到了蓝河身边紧挨着他坐下,小破船一晃一晃的,蓝河低头往船沿处又缩了缩。

“……衣服。”

“什么?”叶修没听清。

“衣服。我们俩视频过好几次,你平时造型根本就不是这样的……衣服明显是特意换的,发型也是。”

……简直像在准备约Pao。这句吐槽蓝河给咽了下去。

叶修抹了把脸有点无奈的说:“老板娘非让我穿的,多少年没这么穿过了,这裤子俩兜都是漏的。”

“……”

“叶神你找我到底是……要干什么?”

叶修清了清嗓子,感觉是时候进入正题了。

“想请你帮个忙。”

他直视着蓝河的眼睛,微哑的声音前所未有的郑重。在蓝河疑惑的目光中,叶修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东西,攥在自己的手心里。

——荣耀第一赛季的冠军戒指。

叶修感觉自己手心出了点汗。

小船轻轻的晃着,太阳只剩最后一点余晖还挂在岸边,给湖水镀了一层浓郁的红。

“许子阳,你愿不愿意……”

“不。”

字正腔圆,干净利落,掷地有声的一个不。

然后俩人就都没声了。

叶修极其迅速的把刚要伸出去的右手缩了回来,心想好不容易营造出点气氛这回是没了。

“叶神……”

蓝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我叫许博远……不叫许子阳。”

叶修保存镇定眯着眼睛回想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瞬间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把戒指揣回兜里问蓝河:“你手机里有喻文州电话吗?”

“啊?有。”

“借我一下。”

蓝河掏出手机递给叶修,后者接过来飞快地摆弄了几下就给喻文州打了过去,然后把手机贴在耳边。

几秒钟后,蓝河听到叶修对着手机扯着嘴角说:“来,手残,我们谈谈人生。”

“……”

其实蓝河看到了,叶修伸出来想要递给自己的好像是枚戒指,他没想到的是,那会是荣耀第一赛季的冠军戒指,他更没想到的是,叶修能把戒指偷偷塞在他的旅行包里让他背回了家。

[对话框]
【蓝桥春雪】:戒指是掉到我包里了吗?怎么还你?
【君莫笑】:你先帮我收着吧,反正也没用。
【蓝桥春雪】:那等过两天你来蓝雨主场的时候我还给你吧,发快递我怕丢。
【君莫笑】:成。

然后屏幕前的蓝河小心翼翼的把戒指收了起来。

另一边屏幕前的叶修摘下耳机叹了口气。

【二】第二枚:

叶修作为战术指导随兴欣去蓝雨主场,但是一直到晚上都没找自己拿戒指,蓝河刚打开和君莫笑的对话框准备说点什么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蓝雨对面那个小饭店等你,花花绿绿门上画了只猫那个。我是用方锐手机的叶修。】

叶修坐在白色的饭桌旁,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心里算着时间,蓝河差不多该来了。

他把自己上次的失败归咎于准备不足,于是这次,叶修拿出赛前研究对手战队的劲头,详细的研究了一下蓝河的日常生活和喜好。

他在蓝河挺久之前的微博里发现蓝河很喜欢这家小饭店,还是常客。然后叶修大大又从老板的口中套出话来,蓝河最喜欢的菜是奶黄包,每次来必点。

所以当蓝河迈进这家熟悉的餐馆时,迎接他的是信心满满的叶修以及桌子上几盘小菜和摆在正中央的一碟金色的奶黄包。

叶修冲他招招手。

蓝河走过去,坐下,有点疑惑的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脸微微红了一下。叶修看着蓝河的脸色,在心里给自己刚制定的战术点了个赞。

……他刚才很狗血的把戒指藏在了奶黄包的盘子里。

“没吃呢吧?陪哥吃点?”

“恩。”

蓝河点点头,感觉今天叶修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他把包里第一赛季的冠军戒指掏出来放到了叶修面前。

叶修很是随意的拿过来就揣进了上衣口袋,然后装作认真吃饭的实则注意着蓝河筷子的走向。

等会儿蓝河夹起奶黄包看到戒指,他就可以把上次没问完的话说了,台词是苏沐橙和陈果一起给他想得,据是一击必杀的经典台词。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二十分钟……

桌子上一碟碟精致的小菜都快见底了,蓝河还是一下都没碰那盘奶黄包,眼看着应该吃完饭各回各队了,叶修终于有点沉不住气了。

“不爱吃那个?”

叶修筷子冲着那盘卖/相很棒的奶黄包点了点,蓝河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恩,不太喜欢。”

敲桌面的手指一顿,叶修观察了一下蓝河的表情,不像在说谎。

“啊,老板说你每次都点这个。”叶修说。

“咳……那个……是黄少爱吃的,我每次来都给他打包一份带走。”

说完蓝河秀气的脸上又浮上点红色,跟刚进门时的一模一样。

“你总能见到黄少天?”

不应该啊,俱乐部为了战队考虑公会工作部门和训练室一般都是分开的,这叶修还是知道的。

“……不是,就是买好了送过去放在那,黄少能看到的话就会吃,有时候遇不上就扔掉了。”

蓝河把头低下了一点,露出一个略娇羞的表情。如果是对话框的话这时候应该会配上一个【>_<】

“你这是真……脑残粉啊。”

叶修悠悠地说,嘲讽模式全开。蓝河迅速变脸瞪了他一眼。

其实叶修本来想说你这是真爱粉来着,但是一想到这是自己看上的小剑客,真爱这词不能瞎用,于是硬生生的话锋一转,变成了脑残粉。

“你没这么粉过别人啊?”

语气很不爽的反问句。问完蓝河就反应过来不对了,面前是谁?叶修啊,虽然他猥琐他欺负人他嘲讽但掩盖不了他是荣耀第一人的事实,还真想象不出来他粉别人的样子。

“你就没被别人这么粉过啊?”

蓝河换了个问法,没好气的说。

叶修乐了,把身子往前凑了凑说:“好像还真没有,要不你改粉我吧,让你当头号粉丝。”

“!”

蓝河动了动嘴唇,把那句差点脱口而出的“我是叶修一生黑!”憋了回去。转过身叫了一声:“服务员,打包。”

然后指了指面前一个挨着一个金黄金黄的奶黄包……和叶修藏在里面的第二赛季冠军戒指。

“呦,少天啊!”

叶修冲着门口突然爆发出音量巨大一声呼喊。

本能反应一般,蓝河一个甩头向门口眺望,叶修在这一秒钟内完成了挪开奶黄包,找到戒指,把戒指揣回兜里,把奶黄包摆回去的四个动作。精准,迅速,无声。等到蓝河反应过来梗着脖子一顿一顿地转回身,看到的叶修正单手着插兜眼神无所事事的四处打量着。

搞毛啊!

蓝河很想让服务员把眼前这位大神也打包到快餐盒里,这样他一定拎着装有大神的盒子唱着歌快快乐乐的把他带回蓝雨俱乐部……的垃圾桶里,踩两脚,扣上盖儿。

等他们结完账出来,天已经暗了,路灯昏昏沉沉亮着的。蓝河说“叶神拜……阿嚏!”

“啧。”

他顺着喷嚏的劲弯着腰,听见叶修啧了一声,好像有点不爽。

完了,自己该不会把鼻涕喷叶神脸上了吧?!蓝河闭了闭眼睛,那画面太美他不敢想象。

接着,他感觉自己肩膀上一沉,一件红白相间的外套搭在上面——兴欣队服。

“那个,我不用……阿嚏!”

“穿着吧。”

叶修说着,伸手给蓝河理了理领子,手指不经意间蹭到蓝河了的脸。他看着蓝河搭着自己略大的队服,感觉怎么看怎么顺眼。

“……谢谢。”

蓝河说话带上了点鼻音,看来是真穿少了。

“没事,别用我袖子擦鼻涕就行。”叶修摆摆手,很大度的说。

“……”

后来春易老看到披着兴欣队服的蓝河回俱乐部拿东西,嘴角一抽。总感觉这一幕其实象征着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到家后,蓝河把手往衣服兜里一放,摸到了两个冰凉的东西,心里咯噔一下,想着不能吧……谁没事闲得带着冠军戒指乱晃啊……动手把东西拿了出来。

……还真是戒指。

[对话框]
【蓝桥春雪】:你戒指放在队服兜里了。

屏幕右下角的小图标一闪一闪的,叶修瞥了一眼,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战斗法师技能打出的效果让人眼花缭乱,对面的剑客的血条直接见了红。

“我靠啊叶修你今天吃枪药了还是老韩附体了已经退役的人了你注意身体啊喂!飚什么手速发什么疯啊!看剑!”

耳机里黄少天的声音一刻不停,他也觉得自己很无辜啊好不好!习惯性的跟老叶说PKPKPKPKPKPKPKPK之后居然叶修真的开了竞技场等着他,再然后……他就感觉今天的叶修状态不太对,简直像在拿他泄愤啊好不好!他是提了PK但不代表他想当沙包啊!

荣耀两个大字出现在屏幕上,剑客倒地,黄少天刚开口说:“老叶有本事你别跑再来……诶?卧槽!”

叶修下线了,语音被强制切断。

最气人的是叶修给他留了两个字母:GG.

[对话框]
【君莫笑】:啊……又落你那了?
【蓝桥春雪】:对……
【君莫笑】:放着吧。
【蓝桥春雪】:你平常就这么揣着戒指到处走?兜没有拉锁,不怕丢吗
【君莫笑】:不是,昨天特殊情况。
【蓝桥春雪】:?
【君莫笑】:我裤兜破了俩洞你也不是不知道。

你难道只有一条裤子吗?!蓝河差点一口水喷在屏幕上。

明明是去还戒指的,结果拿了一个出去,拿了两个回来……还赠送一件队服。这叫什么事?蓝河有点想笑。

算了,收着就收着吧,按叶修这个不走心的程度,放自己这说不定比放他那还保险呢,蓝河收起戒指放到了自己家的柜子里。

只是……

蓝河不太确定的拿起新来的第二赛季的戒指,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

……这戒指怎么一股奶黄包味?

【三】第三枚:

身穿快递员的统一红马甲,口戴着白色的3M防尘口罩,脑袋上还扣着一顶小黄帽,写着“服务到家”。

这个造型的叶修,站在了蓝河家门口。

叶修拿着伪装成快件的戒指盒,呼了一口气,开始相信有的事办不成确实有运气和天意的成分在,比如张佳乐想得冠军,比如他想跟蓝河表个白。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两声,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恩?”

门内隐约传来一声闷哼,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快递!”叶修喊了一句。

然后门开了,一个……呃……蓝河出现在门口。

蓝河穿着一整套肥肥大大的灰色睡衣,光着脚踩着两只人字拖,身上裹着一张奶牛图案的毛绒小被子,黑色的眼罩被撸到头顶,刘海凌乱的翘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还有轻皱在一起的眉毛。

这些都很好很戳萌点,但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蓝河是闭着眼睛的。

叶修伸出没拿东西的那只手,在蓝河面前晃了晃,蓝河炸着毛的脑袋反应极其迟钝的也跟着左右动了动。

……得,敢情这是眯着条缝儿呢。叶修凑近了仔细看了看,这眼睛眯的,跟兔斯基有一拼。

困得睁不开眼的蓝河动作熟练的在叶修事先准备好的签收单上签了个字,然后拿过他手里伪装的很到位的戒指盒,晃晃悠悠地退回屋里,“啪”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门合上前,叶修从缝里看到一个裹着奶牛毯子的背影向客厅的沙发上直挺挺的躺了下去,人字拖被甩到地板上。

同为游戏宅,叶修能理解那种晚上通宵玩游戏白天困得要死的感觉,也能理解靠网购生活的死宅签收快递时的熟练。但是他是来表白的……现在连句话都没说上就被关在门外了?装备还被人毫不客气的收走了……

靠在门口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叶修终于接受了屋里蓝河一定还睡着的事实,摘下小黄帽和口罩拎在手里下楼了。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背影有点萧索啊。

屋内,蓝河的兔斯基眼慢慢地睁开,头脑也清醒了不少,他把眼罩摘掉扔在茶几上勉强撑起身子看向那个包裹。

没写发件人。

撕开银灰色的塑料袋,蓝河的动作一顿。隐约猜到了里面会是什么,这东西他最近莫名其妙的收到了两个了……

“啪。”

精致的黑色戒指盒弹开,里面躺着一枚荣耀冠军戒指。

蓝河一下就清醒了。

他光着脚跑到窗户旁边往下看,自家单元楼门口一个吞云吐雾的身影眼熟得不得了,只凭着那一个侧影蓝河就能确定,那是叶修。

仿佛是感受到了蓝河的目光,叼着烟的叶修突然抬起头向窗口的方向看了过来,蓝河急忙往后撤了一步,躲到窗户的视线死角里贴着墙壁站的笔直。

顺便一提,此时叶修身上还穿着那件亮丽的快递员红马甲。

蓝河闭上眼睛,不知道刚才叶修有没有看到自己也不知道他走没走,于是他就这么在自己家里贴着墙站着,像捉迷藏一样躲在他以为很安全的地方,大脑飞速的运转。

怎么回事?叶修装成快递员来自己家送戒指?他不应该把落在着的两枚拿走吗?怎么还往自己手里送?

蓝河感觉自己刚睡醒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贴在墙站了不知道多久,站的他腿都酸了,心想不管怎么样这回叶修应该走了吧,于是小心地探出半个身子往楼下看去。

叶修还在。

他还维持着那个动作望着自己的窗口。

叶修在他家门口,跟他一起傻站了半个多小时。

蓝河慌了,刚想打开窗子喊他上来,却看见叶修冲自己摆了摆手里的烟头,露出一个笑容,然后转身走了。

揉揉眼睛,看着手里的戒指盒,又动了动酸痛的腿,确定这不是梦。

蓝河把第三赛季的冠军戒指也放到了柜子里,隔着玻璃看着这三枚几乎一模一样的戒指,他终于觉得,事情有点大条了。

【四】第四枚:

叶修说要请他吃饭,原话是:“保证让你吃到饱,撑死都行。”

于是蓝河就背着包屁颠屁颠的来了,倒不是想吃,就是想把那三枚戒指和队服赶紧还给叶修,看着着三加一的叶修套装他已经胡思乱想的好几个晚上没睡好了……

到了地方之后他发现,管饱的意思就是——吃自助。

“吃回本啊。”叶修一本正经的拍着蓝河的肩膀严肃的说。

“……我尽力。”

两小时后,叶修和蓝河各自捂着自己的肚子坐在沙发椅上,蓝河还喝了点酒,脸颊上一坨淡粉。

他坐到叶修的同一侧,把叶修往里面挤了挤,后者很受用的配合了,两个人坐在一个短沙发里,距离近得能看清对方的眼睫毛。

蓝河凑上来,慢慢的靠近……叶修盯着他黑亮黑亮的瞳孔,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

然后蓝河伸出食指,戳了戳叶修微凸的小肚子。

软的。

蓝河笑出声了,叶修扶额。

“笑什么?”

“没什么……网上传叶神有小肚腩,原来是真的。”

说完蓝河又干笑了两下。

“我这刚吃完自助,不算,下回我饿两天你再摸,你看还有没有。”

“……好。”

吃的饱饱的两人在大街上压马路,蓝河吹了点风酒劲下去了不少,想着自己刚才戳人小肚子的壮举感觉很想捂脸,当然他也没忘了回去要开个小号曝光一下叶神确实有肚腩这事……

“许博远。”

叶修忽然叫了他的名字。

他停住脚步,正好站在了一棵老柳树旁边,微风吹的柳条哗啦啦的响,他眼看着叶修从怀里拿出一个戒指盒,修长白净的手指拿着盒子递到自己的面前,替自己把盖子打了开。

又是戒指,第十赛季的。

这枚比之前那三个新了不少,看起来挺有光泽。

蓝河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咽了口口水,干巴巴的说:“呵呵,叶神……你这是……”

“一个男的千方百计得想把戒指往别人手上套,你说什么意思?”

叶修漫不经心的反问,握着戒指盒的手指却又收紧了几分。

“我……咳,可能他是卖戒指的?”

“还不明白?需要哥单膝跪地吗?”叶修开了大招,一记豪龙破军把装傻的小剑客逼到了死角,跑都没法跑。

蓝河瞪大了眼睛连忙摆手表示不用不用不用千万别,其实前两天他做梦时就梦到过这个场景了,梦里叶神给他跪了之后他惊得膝盖一软也跪了……双膝的。

“跪也行,等那边那魔道学者走了我再给你跪。”

魔道学者?

蓝河顺着叶修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两位拿着大扫帚扫马路的保洁大爷。

叶修一条腿往前迈了一步,蓝河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不不不……嗝!”

一连串爆破音还没等说完,蓝河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出来,终结了刚才的“不”。

一片安静,柳条好像都停住了。

用鼻子重重的出了一口气,蓝河有点艰难的开口:“叶神……这戒指我…嗝!能收。”

蓝河“啪”捂在自己嘴上,卧槽!有没有搞错!他要说的是这戒指他不能收啊!是“不”啊!“不”字呢!怎么正好打了个嗝空过去了!

“啊……对,你能收。”

叶修把那句话当成了问句。

“嗝!是……”

他想说不是……蓝河风中凌乱了,怎么自己现在是处在一个奇怪的系统里吗?只要想说“不”字就会被屏蔽掉自己变成一个响亮的嗝。

“这可是你说的,那就戴上吧。”

叶修话音刚落蓝河就感觉自己的无名指上从指尖到指根一凉,等他反应过来时,冠军戒指已经被戴了在上面。

“嗝!!!”

一个悲愤的垂死挣扎的嗝,可惜不管这个嗝富含的感情内容多丰富,它听起来还是一声“嗝”。

……手速不是用来这么欺负人的好么!况且电视剧里戴戒指什么的都不是会紧张的手抖动作缓慢吗?!叶神瞬间完成了是为什么!

这一幕要是拍成韩剧的话,背景音乐都来不及放。擦浪黑擦浪黑的深情嘶吼估计只能剩下一个字,倒是很符合蓝河现在的内心:

擦……

蓝河难以置信地看着手指上明显大了两圈的戒指,嘴角抽搐。

“手真快……”蓝河喃喃道。

“是吧,哥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喻文州啊?”

“……”

那是蓝河第一次在叶修脸上看到可以称之为干净的笑容,不是勾起的一边唇角,也不是咧着嘴的假笑,而是那种发自心底的写着“哥今儿高兴”的笑。

和那天他在楼上透过窗户看见的很像,但那时太远了,他看不清。

“那次你在我家楼下站了半小时……为什么?”

“哦,我看见窗口你那个奶牛被子晃了一下。”

“怎么不上楼来?”

叶修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继续笑着说:“怕我看错了你还睡着,上楼再吵醒你,没想到你是贴着墙躲着我呢。”

……居然被发现了。

“对了啊,我还得说两句,下回困成那样就别给别人开门了,就你当时那样我扔个炸药包你都能给签收了。”

略带责备的,懒洋洋的语气。

叶修突然伸出手把他揽在了怀里。

蓝河的头靠在叶修胸口偏上的位置,鼻尖萦绕着淡淡的烟草味,他意外的发现,叶修现在的心跳好快……和他一样。

好像感觉到了他的疑惑,叶修开口说:“哥也紧张啊,这可是最后一个了,再搞砸了想回联盟接着打可不容易啊。”

闻着这个味道,蓝河突然就不想打嗝了。

为什么?

……因为他不想说“不”了啊。












End







【小番外:
后来,叶修带着蓝河被堵在蓝雨休息室讲感情故事的时候,叶修是这么说的:“挺曲折的,第一次想表白的时候让人坑了,把他名字叫错了。”

喻文州站起身微笑着说:“不好意思,我去上个洗手间。”

“第二次想表白的时候把戒指藏在他偶像喜欢吃的菜里了,差点被打包带走,他偶像还是我手下败将,啧,惨啊。”

黄少天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我靠叶修你说谁呢说谁呢说呢?谁是你手下败将?蓝河每次都买奶黄包是给谁你知道么!蓝河柜子里摆的手办是谁你知道么!蓝河床头贴的帅气的海报是谁你知道么知道么知道么!是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诶?队长你拽我干吗?”

黄少天叉着腰笑得张狂,叶修眯了眯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已经走到门口的喻文州折回来把黄少天拉了出去。

……

“咳,后来呢?”郑轩继续八卦。

“第三次我在他家楼下站了半个多小时,他在屋里躲着我。”

说完叶修还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郑轩嘴角一抽,这是什么发展,按这三次的剧情走向他简直都能看见前方BE的大旗悠悠竖起,迎风招展。

“最后我请他吃了顿自助,表白了,他打着嗝就同意了,全剧终。”

是你硬把戒指套在我手上的!蓝河默默地冲他翻了个白眼,叶修伸出一只手捏住蓝河的脸。

“来,再打个嗝。”

“放手!!!!!……放…唔。”

郑轩傻了,徐景熙也傻了,关键先生宋晓眼疾手快的抬手捂住了卢瀚文的眼睛,捍卫着蓝雨的未来。

“叶修!”蓝河压低了声音的怒吼。

“诶?前辈你挡我的眼睛干嘛?”卢瀚文不满地扭动了几下。

然后是门一开一关的两声响,蓝河和叶修走出去了。

宋晓放开手,和郑轩交换了一个饱含着“卧槽”的眼神。

“景熙……求刷回复求回血,我受到了惊吓。”郑轩向着徐景熙伸出手。

徐景熙捂着脸说:“治疗已死,你们自生自灭吧。”

“……”















评论(24)

热度(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