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喻黄同人】喻文州和他的250000只鸭子(短\傻甜/完)

「内含几句双花和江周就不打标签了」「9200+的短篇」




荣耀国际邀请赛,中国队首战告捷。

哦,对,首战告捷是官方说法,要是让某位话唠的中国队队员自己来描述的话大概就会变成:“在英明神武的队长的带领下我们赢得顺利赢得漂亮赢得毫无悬念实力就是有差距没办法。”

一群人走在回宾馆的路上,身上的队服还没脱,首战获胜的喜悦还挂在每个人脸上。这时候正好撞上刚才赛场上被自己打趴趴的队伍,那可就有点尴尬了。

更尴尬的是,对方的队长手里拿着一张A4纸,手指几乎在纸上抓出印来,深褐色的眉毛皱的紧紧的。听到声音那位队长抬起头,眼神冷冷地看向叶修那张嘲讽脸……身后的喻文州。

走廊里一下子安静了。

丝毫没有感觉到气氛不对还在吹口哨的孙翔被肖时钦拍了一下,也静音了。

对方队长攥着纸朝喻文州走了过来,表情那叫一个难看,走近一看他的五官还有些东方人的特点,瞳孔也是黑色的,应该是个亚洲混血。

他慢慢走到喻文州正对面,把那张纸递过去,喻文州依旧微笑得很温和很无害。然后那个混血队长说话了,说的还是中文。

他说:“你们,是在,隐藏视力?”

发音不太标准。

方锐从后面冒出来对着那个混血飞快地说:“他没有,不过我有个队友配了副平光眼镜隐藏视力,是个老流氓。”

混血理都没理他,依旧死死的盯着喻文州。

站在一旁的叶修说:“别捣乱。”

方锐左右看了看,心想这不合理啊,正常人的仇恨值不都应该牢牢地锁定在叶修那张脸上吗?这队长怎么抓着喻文州不放?再一低头他看到了那位混血队长手里拿着的A4纸。

纸上印的全是英文,不过能看出来是这场比赛的技术统计。

……APM。

……手速。

方锐明白了,敢情这混血是赛后一看统计发现喻文州的APM比别人整整低了一大截,他们这场本来就赢得格外顺利,喻文州还是队长,于是人家就以为这是队长在隐藏实力敷衍操作,看不起他们懒得跟他们好好打……现在怒气冲冲的找来了。

“呃……”

他呃了一声,连方锐这种猥琐流鼻祖都觉得,这情况真是太尴尬了。这怎么解释?难道跟人说:我不是敷衍操作,我认真操作手速就这样,最近APM在冲击200请多多指教?

他瞥了一眼喻文州,后者神色还挺轻松。

“你如果,真这么,差,凭什么是队长?我觉得不是。”

混血队长带着点儿怒气很认真的继续说。

话音刚落,方锐和叶修在瞬间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迅速的往混血队长的旁边并肩一站,挡住了中国队那边冲出来的某个不明物体,叶修绕到后面,胳膊伸过来和方锐一前一后架着那不明物体与中国队队员的大部队一起沿着走廊撤走了。

走在最后的张新杰冲喻文州打了个手势,喻文州无奈的点点头。

混血队长眼看着这一大帮人突然就走了,在队员们有意无意的人肉遮挡下,他没能看到叶修和方锐拦住的是什么东西,只能隐约听到几声“嗯……!”和“唔”的闷哼。

走廊内。

“快点!他要咬我手!”叶修皱着眉说,方锐马上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一边鼓励道:“坚持!千万别松手!……特别是捂嘴的那只!”

被捂住嘴还在不停扭动的不明物体闻言狠狠的瞪了方锐一眼,嗯嗯啊啊的声音更大了。终于走出了比赛场馆,叶修拖着不明物体一起坐进战队专用的面包车里,依旧牢牢地捂着他的嘴,叶修喘了两口粗气,显然刚才被消耗了不少体力。

叶修腾出一根手指头,指着失去行动自由的不明物体说:“我现在把手松开,你不许说话,听明白了吗?黄少天?”

不明物体黄少天点点头。

“我觉得不能信…”方锐赶紧阻止,不过晚了一步,叶修松手了。

“诶那家伙什么来路有没有点自知之明啊喂!明明都被我们打爆了还拎着数据过来居然还说我们队长差,他不知道我们队长除了是国家队的队长还是蓝雨的队长吗!我们队长是世界上最好的队长没有之一好不好!我们队长差的话那世界上还有好队长了吗!有吗有吗有吗!”

黄少天瞪着眼睛扫视了一圈车里来自各个战队不是好队长的叶队长肖队长李队长王队长周队长楚队长……发现他的喻队长不在,瞬间就跳起来了。

“你们怎么回事!不让我过去教训那小子把我拉走就算了居然把队长一个人留在那了!那可是刚刚输给我们的一整队人啊一整队啊!还有一个无耻的队长带领着啊!他们万一恼羞成怒欺负队长怎么办你们有没有想过啊,不行我去找队长了你们等着啊我回来再跟你们算账!”

说完转身就想往车门那边跑……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身后的喻文州撞了个满怀。

他也顾不上自己的头撞的有点疼了,双手按在喻文州的肩膀上就开始X光一般的检查,一边查一边嘴里念叨着:“队长啊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喻文州说。

“你怎么跟他们说的?”叶修懒洋洋的问。

喻文州拨弄了一下黄少天刚才因为挣扎抵抗而弄乱的刘海,然后才回答说:“我告诉他,去看一看我在国内比赛的视频,我叫喻文州,是蓝雨的队长。他也是玩术士的应该能看懂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这么简单?”黄少天不太相信。

“恩。”

“他可真是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讨厌了队长你居然还这么心平气和的跟他讲道理!他说你差啊!这能忍?我当时都想上去分分钟跟他真人PK了队长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生气啊……”

“……我知道。”喻文州说。

黄少天安静下来看着他,张了张嘴居然没能成功发出去文字泡。

他们就这么静静地对视着。

“……我也知道!”

方锐白了一眼蓝雨这俩人,揉了揉自己刚才被加速冲的黄少天撞疼的肩膀,瞬间把气氛拉回正常。

两天后。世界荣耀联盟给各个战队订的酒店里,黄少天端着盘子坐到喻文州和叶修旁边,嘀嘀咕咕的抱怨着早晨的质量。

“诶?这不那混血小队长么?”

中国队众人顺着叶修的视线看过去,只见混血小帅哥拿着一杯饮料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在看到叶修他们之后居然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很自然的冲这边走了过来。

“咔嗒。”

黄少天盘子里的一条小鱼干被餐刀切掉了脑袋。

混血把杯子放到他们这桌,坐下之后操着一口跑调的中文说:“上次,的事,抱歉。”

“误会。”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黄少天发出一连串意味不明的干笑,听的人直起鸡皮疙瘩,喻文州在桌子下面轻拍了一下黄少天的大腿,笑声戛然而止。

“恩,没关系,这也是事实。 ”喻文州笑笑说。

混血点头表示感谢,然后把目光移向了还在戳着餐盘里吃的的黄少天有点兴奋的说:“我知道你,你是黄 。”

黄少天很高冷地抬眼扫了他一下。

“你也是烂鱼的。”

……跑调中文。

黄少天看着自己盘子里缺了脑袋的小鱼干,蓝雨……烂鱼……他深吸了一口气。

混血的笑容更加灿烂,他继续说:“烂鱼的,剑人。”

……

一瞬间中国队的成员除喻文州外同时起身撤离了自己的座位,一个眨眼的功夫喻文州也被人拉走了 。于此同时黄少天用他惊人的语速和肺活量把刚才深呼吸时吸进去的空气转变成一个硕大的文字泡砸向了混血队长。

后者眨着眼睛接收了文字泡攻击,居然面不改色,他说:

“我中文,不太好,你太快,听不懂……”

“……”

能把黄少天噎无语的人出现了。

“我叫Tom,很开心认识你,黄。”混血队长很有礼貌的说。

“我刚才说的,你一句也没听懂?!”黄少天慢慢地站起来咬牙切齿的问。

Tom点头,仰视着黄少天,亲切而友好。

“……行,那我说英文行了吧!You!Tom!and me!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now!!!!!”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完方锐绘声绘色的描述黄少天下的英文战书,中国队休息室里的好几个人一下没忍住笑喷了,想象一下黄少天那张嘴一开一合说PK的无空档连击……啧啧啧,想想都觉得耳朵累。

“后来呢?”

看大家都笑得差不多了喻文州问道。

“后来黄少天就和他PK去了呗……最关键的是……他输了。”

喻文州皱了下眉。

“再然后黄少天居然跟人家提出三局两胜!又来了两盘,连着赢了。”

听故事的几人露出比较满意的微笑……再怎么吐槽现在也是一个国家队的……这要是输了多少有点没面子。

方锐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继续讲道:“连胜了两局之后,黄少天又说要五局三胜!这回……”

休息室的门开了,方锐马上闭嘴。

“队长队长队长我跟你说啊我跟Tom,啊Tom就是上次烦人的那个小混血,我跟他PK去了啊五局三胜啊他就赢了一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同样是术士诶队长你比他厉害多了!居然还敢鄙视你,下次见他一次我虐他一次!”

黄少天给自己倒了杯水,十分豪迈的一口闷了,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凯旋而归的大将。

等黄少天喝完水走出房间,方锐表情扭曲的转过头说:“你们就不觉得打输了要求三局两胜再五局三胜这事是在耍赖吗?”

没人搭理他。

然后喻文州说:“是吗?”似乎在方锐说之前一点都没往这方面想。

方锐:“呵呵呵呵呵呵……”

至于黄少天第一次PK输了之后找的借口是:“我不习惯跟有手速的术士打啊卧槽不算不算不算不算再来!”这种事,方锐觉得还是不要告诉喻文州比较好……

本以为与混血Tom的爱恨情仇到此为止了,但没想到黄少天和Tom一个剑客一个术士走了一下中国古风的武侠套路,不打不相识,反而发展成了朋友。

[职业选手群]
【无浪】:听说黄少在国外交了个朋友,玩术士的?
【迎风布阵】:我擦这小子还会说英语呢我怎么不知道,当年明明是逃学出来找老夫的。
【夜雨声烦】:我英语确实不好啊魏老大!但是我这个人在语言方面的天赋可是很高的,你看我跟周泽楷都能愉快的聊天呢我和Tom有什么不能交流的啊哈哈哈哈哈。
【一枪穿云】:……不。
【夜雨声烦】:诶诶诶周泽楷你不什么?什么意思啊求翻译啊?不舒服?渴了饿了困了?
【一枪穿云】:……不愉快。
【无浪】:队长的意思是说,他和黄少聊天一点也不愉快。
【一枪穿云】:恩。
【海无量】:诶其实我也一直想问呢,你跟他怎么交流的?
【夜雨声烦】:你们这群没有创意的人啊哈哈哈不知道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颜文字吗?方锐看好了!(☆_☆)像这样
【海无量】:……
【君莫笑】:这我知道,我还知道联盟最火的颜文字是哪个。
【夜雨声烦】:诶诶诶是哪个是哪个快交出来
【君莫笑】:O_o
【迎风布阵】:我擦哈哈哈@王不留行
【海无量】:@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

看着群里铺天盖地刷着O_o,江波涛打开了和周泽楷的小窗,想到他刚才发的“……不愉快”,江波涛挪动手指在键盘上敲出一行字。

[对话框]
【无浪】:小周受苦了,黄少不好对付啊。
【一枪穿云】:……恩。

隔了几秒,又是一条消息。

【一枪穿云】:T_T

江波涛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这是周泽楷也在跟风学习使用颜文字,脑补了一下小周做哭脸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

这还只是周泽楷偶尔发这么一个,要是换成黄少天变着花样的用颜文字刷屏的话……不会很像在跟别人卖萌吗?

如果喻文州能听到江波涛的这段内心独白的话,大概会一边激动地握住他的双手猛烈摇晃,一边眼含热泪的说:“你也这么觉得是吧!快劝劝我们家少天吧我可管不了他了!”

当然,喻队的画风不是这样的,现实中的喻文州只是在黄少天背后看着满屏乱飞的╮(╯▽╰)╭(⊙o⊙)T^T@_@(☆_☆)╰_╯(°ー°〃)(´Д`)笑得有点无奈地伸出手揉了揉少天的脑袋,什么也没说。

几天后,黄少天晃晃悠悠地凑在喻文州身边看杂志,凑过去的脑袋挡住了大半个版面,喻文州差不多只能看到黄少天挑染成栗色的头发和几行字。

“诶我说你还让不让你们队长看了?你这脑袋。”

叶修难得很有正义感的过来,把黄少天的头推到了一边,然后他吸了吸鼻子,斜着眼说:“黄少天你喷香水了?”

“没啊。”

“那你就是泡妹子去了。”

“我靠叶修你不要瞎说啊!我来苏黎世之后一直认真训练啊连出门都没出去几次啊而且每次都是和队长一起的晚上也睡一个房间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的好不好。”

“来,讨论一下黄少天的生活作风问题。”叶修直接无视了黄少天的自白,摆出一副要开会的态度招呼喻文州。

喻文州叹了口气。

“确实不是妹子的,这应该是男式香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和少天走的比较近的会喷香水的男的,是Tom?”

黄少天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眨了两下,连忙点头表示有可能。

“哦,那没事了,你觉得没事就行。”叶修满不在乎的说着,目光扫向垂着眼看杂志的喻文州,喻文州没反应。

叶修摇摇头不知道在感慨什么,然后哼着歌走了,听到歌声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嘴角都是一抽,倒不是因为叶修唱歌跑调,而是因为这歌词……

“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该嗅到他的美……”

以上BGM选自《香水有毒》,该曲曲调忧伤,节奏较慢,讲述了一个苦情又无助的女人在爱人身上闻到陌生的香水味时内心的凄凉,是控诉劈腿声讨小三的必备神曲。

……

后来,黄少天和Tom从打对抗变成了打配合,出人意料的是,他们这对组合配合的十分出色,两人挑翻了Tom整队的人。而Tom也在黄少天的帮助下,学会了字正腔圆的用中文说“少天。”,同时也知道了夜雨声烦是剑客而不是剑人。

黄少天和Tom组合的事传到中国队的耳朵里时,大家讨论起了术士和剑客组合的各种可用战术,当然,大多数都只能处于理论状态,他们用不了……因为手速。

“不好意思,我回去待一会儿,先走了。”

喻文州拿起他牛皮纸的笔记本,抱歉的冲大家笑了笑然后起身出去了。

“喻文州这不会是……不高兴了吧?”方锐摸着自己的鼻子有点心虚的说,刚才他没少提“手速”这俩字。

“不应该啊……”

他们平时没少这么开玩笑,喻文州也从来都不介意,这回怎么突然就变了?

“其实,我能理解……”

一直沉默的张佳乐突然开口说:“大孙刚退役那阵他故意躲着我,后来我在荣耀里抓住他的时候发现他带了个弹药专家俩人组队在跟别人野外PK,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感觉有点不爽。”

张佳乐摊开双手说:“没办法,大概就是有种自己的搭档地位被取代的感觉吧。你想想你要是看到老林和别的盗贼组合的超级棒,你不会觉得不爽?”

方锐思考了一下。

“不太可能,老林那么猥琐,哪有人愿意跟他长久搭档的。”

“……”

“诶,遇到孙哲平之后你怎么办的?”方锐开始跑题扒历史。

“我过去跟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走了。”

“张佳乐前辈,请诚实的回答我的问题!”方锐开启必杀技——特别特别真诚的目光,瞄准张佳乐。

“咳……这就是实话啊……好了好了我交代!你别那么看着我!……那个什么我冲过去把那个弹药专家打爆了,一波带走送回城。”

方锐先是眼睛一亮,然后又惋惜地摇了摇头,他本来想着可以借鉴一下帮帮喻文州,奈何情况不同,人家原配是大神小三是菜,原配上场分分钟把人虐死;但是他们……呃……想象索克萨尔以那种职业圈里拖拉机的速度挥舞着法杖冲上去……

……

……还是当他什么都没说吧,方锐叹气。

再后来,Tom的队被淘汰了。

方锐哼着小曲推门走进自家休息室,一愣,然后关上门,再重新打开,表情有点崩。

“我去你们没搞错吧,不是那个混血队长他们被淘汰了吗?你们一个个脸色那么阴沉做什么?我还以为我走错了!”

没人搭话。

喻文州坐在角落里,低着头在本子上不知道在写着什么。

“刚才那个Tom过来了。”叶修说。

“啊?”

“问黄少天现在的年薪和转会价。”

“你怎么说的?”方锐皱眉。

“呵呵,别问我,他直接问的喻文州。中文倒是长进了不少,少天俩字的发音那叫一个标准。”

方锐有点担忧的看向喻文州,后者还握着笔在本子上划着,碎发垂下来挡住了眼睛,然后方锐看到喻文州的唇角弯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

有什么可开心的啊……

这这这这这简直就是摇晃着钞票在对蓝雨说你们这的头牌姑娘我要了啊!这你能忍?!

“黄少天知道那个Tom有这意思吗?”

叶修继续摆手,指向喻文州,表示别问我问他,我什么都不知道。

方锐沉默了,他明白黄少天的意思才是关键,按理说他这种总把“我们蓝雨的队长是最好的队长没有之一,不服来辩”挂在嘴边然后一辩能辩上好几千字的选手,是不可能有转会的念头的啊,更何况还是跨国转会。

但前一阵疯传的黄少天和Tom剑与诅咒的神配合,似乎又不太对。

就是说,这到底是有人看上了头牌姑娘砸钱来抢呢,还是头牌姑娘跟人家两情相悦现在想要赎身双宿双飞呢?

很复杂的剧情是吧?方锐侧头又偷偷瞄了一眼喻文州。

更复杂的还在后头呢,头牌姑娘和蓝雨坊喻坊主感情深厚很可能有一腿啊你们造吗?

就在一片诡异的沉默中,头牌黄少天推门进来了,看着他们神色自然的点点头然后就想往里面的训练室走。

“黄少天。”

喻文州突然叫住了他,黄少天回头刚张开嘴想问队长干嘛喻文州就合上了笔记本收好钢笔对他说:“你跟我过来一下。”

然后他打开另一扇门带着黄少天走了进去,“啪”地关紧了门。

那是一间基本没用的小储藏间,没灯。

俗称:小黑屋。

方锐打了个寒颤,悠悠地说:“老叶,你不觉得喻文州刚才叫黄少天全名的时候,特别的吓人吗?”

“怎么吓人了?”

“就是你犯了错误然后窝在沙发里看电视,你妈突然叫你全名让你过去的感觉。”

“好比喻。”叶修冲他竖起大拇指。

等到张佳乐推门进来的时候,方锐正撅着屁股耳朵贴在储藏室的门上偷听,看到他之后竖起食指在自己嘴上点了点,然后又摆摆手招呼他过来。

不明真相的张佳乐凑过去,方锐压低声音说:“黄少天和喻文州在里面……”

“嘭!”

储藏室的门从里面猛然大力地推开,方锐迅速的往后一撤避开了,依然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张佳乐被结结实实的拍在门后,门板也不知道撞到哪了好大一声响,方锐听着都觉得疼。

黄少天抿着嘴气鼓鼓大步流星地走了,脸上还有点红,方锐往里面一看,喻文州在昏暗的灯光下冲他笑了笑,然后也走了。

……谁也没注意到被拍在门后的张佳乐。

方锐衡量了一下形势果断地选择了遁走,一溜烟跑没影了。

一只好看的手扒上储物间的门板,张佳乐呲着牙颤颤巍巍的自己站起来,额头上被撞得红了一大块。

他左右看了看,只发现了气定神闲坐在沙发上的叶修。张佳乐捂着额头,眼神有点茫然,动了动嘴唇,隔了好久才冒出来一句:“……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修说:“你又衰了,就这么简单。”

张佳乐:“……”

叶修:“疼吧?哭了没?”

张佳乐:“你滚!!!!”

所以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几分钟前,小黑屋里。

喻文州关上门,从本子上撕下来一张纸,对折,再对折,拿在手里给黄少天递了过去。

“诶队长这是什么?”

黄少天伸手接过来,还没来得及打开的时候就听到喻文州说;“少天应该收到他们队的邀请了吧,这里是我写的,分析了一下转会的好处和坏处。”

黄少天的手顿住了,有点不敢相信的看向喻文州,结果他的队长依旧是一副温和的样子,好像在说的只是像“少天,该起床了。”这样每天都会说的话。

手指在喻文州递过来的纸上抓的越来越紧,背后隐约透出的钢笔的自字迹变得有点扭曲。黄少天那张折得很整齐的纸团成了一团,泄愤似的用力扔在了地上。

“队长!”

声音很大的一声队长。

“我确实接到邀请了接到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啊,从来没想过Tom还有这个意思而且他们确实挺土豪挺舍得花钱的但是我在当时就拒绝了!队长你怎么能怀疑我会转会啊喂!我们蓝雨是最好的战队国家队也是我怎么可能会转会啊我又不傻!”

喻文州有点无奈的说:“可是少天和他确实配合的很好不是吗,同样是术士和队长,我是一定做不到……”

“队长是最好的队长。”

黄少天打断了喻文州的话抢着说道,后者微微怔了一下,然后用一种叹息般的语气叫了一声:

“少天……”

喻文州似乎还想接着说点什么,不过黄少天没给他这个机会。

“队长啊,”黄少天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很认真的说着:“队长你真的理解我说的最好的是什么意思了吗,最好的意思就是没有如果也没有之一啊;所以没有不用假如队长你手速快了会怎么样怎么样也不用看蓝雨得了几次冠军排在第几名,现在的队长就是最好的。”

黄少天屏住呼吸,观察着喻文州的反应,呃,队长好像没什么反应……也不对……队长好像笑得比刚才开心了很多……

“队长你不会还没理解我的意思吧!?队长你那么厉害一定能懂的对吧对吧对吧……”

“恩,我知道。”

“诶?”

喻文州弯着唇角,眼睛含着笑意说:“我知道少天不会想转会,刚才是骗你的。”

“什么?!”

“虽然知道少天觉得我很好,但听到少天亲口说出来,还是觉得很开心。”喻文州嘴边的弧度又扩大了几分,标志着他的好心情。

“不…不对啊?那那个纸呢?那个不是还帮我分析转会的好处的吗我还看到上面有字了。”黄少天揪住喻文州的袖子有点没反应过来的问。

“这个吗?”

喻文州弯下腰,捡起皱巴巴团成一团的纸,当着黄少天的面慢慢地一点点展开,抚平。漂亮的楷书像是字帖一样一行挨着一行。

但是哪有什么利弊分析?满纸只有三个字,黄少天。被重复写了好多遍,几乎铺满了整张纸。

“这个是练字的纸而已。”

黄少天憋红了脸跳起来一把抢过喻文州手里的皱巴纸拿在手里用他生平使出过的最大的力气往门上一狠狠一推,耳朵红红的飞快走出了小储藏室。

至于黄少天当时的力气到底有多大,那就只能问门,或者被门拍的张佳乐了……

再后来,黄少天的手机壁纸变成了满满的一个接一个的手写的正楷体的【黄少天】。

叶修看了一眼壁纸说:“养鸭场。”

“我去什么养鸭场啊这明明是我的名字好不好你是出现幻觉了吗哪有鸭子啊哪有啊哪有啊。”

“一个女人顶五百只鸭子,一个你顶五百个女人。”








End



【番外一:已知一个女人顶五百只鸭子,一个黄少天顶五百个女人。提问,黄少天和喻文州雇了四个女人办的养了一千零二十八只鸭子的养鸭场中一共有多少只鸭子?
孙翔:“一共……五百……一千五百二十八……乘……我操不对应该先乘……啧,烦!滚滚滚!没看见我正训练呢吗?保安!把这人赶走!”】




【番外二:小黑屋事件过后,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张佳乐一脸怜悯的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说:“还疼吗?用不用我给你弄个垫子去?”
黄少天不解:“什么疼啊?”
张佳乐:“你不是被喻文州带到小黑屋打屁股了吗?”
黄少天:“卧槽张佳乐这谁告诉你的?!造谣啊绯闻啊是谁快交代本少要跟他PKPKPKPKPKPK!”
张佳乐:“一个队长把副队长带到小黑屋了所以……”
黄少天:“谁说的队长跟副队进小黑屋就是打屁股去了你这么变态的想法哪来的,等会儿!不对!你给孙哲平当过副队长吧?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被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屁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啪啪啪的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诶张佳乐你别走啊我还没笑完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番外三:肖时钦回国后,跟戴妍琦讲了一下Tom和黄少天的事,听到香水味那里的时候,戴妍琦摊摊手说:“又不是ABO设定,粘上点别人的味道回来不算什么严重的事吧。”
肖时钦:“……小戴,ABO是什么?”
戴妍琦:“ABO就是血型的意思!A型B型AB型O型!队长你不用放在心上……”
肖时钦百度去了。
然后他看着满屏的字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笑着说:“戴妍琦,你过来一下。”
戴妍琦:“(´Д`)”】



【小番外四:假如这篇文真的是ABO设定的话,那么大概会变成这样,Omega黄少天在满屏颜文字的对着AlphaTom卖萌并且关系越来越近终于在某一次两人切磋荣耀的时候不小心赶上了黄少天的发情期,于是Tom顺水推舟通过亲吻拥抱把黄少天暂时标记了,带着一身Tom信息素味道的黄少天回到中国队的休息室,Alpha喻文州什么也没说。几天后Tom居然向他们提出要永久标记黄少天并且想要少天转会,于是喻文州终于忍无可忍将黄少天拉进小黑屋狠狠标记弄到哭,最后在门外的方锐叶修和张佳乐饱含祝福的目光下喻文州抱着他刚标记的Omega温柔的打开门走回他们的寝室开始共度他们第一个美妙的发情期。
戴妍琦:“我喜欢这个版本的!”
喻文州:“我不介意试一下。”
叶修:“这剧情真狗血。”
方锐:“天啊那这样我趴在门外听到的就会是嗯嗯啊啊的声音了,太羞耻了。”
张佳乐:“很好,这样我就不会撞到头了……”】

评论(30)

热度(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