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双花同人】张佳乐的吉祥物(短/傻甜/完)

第九赛季,霸图总决赛失利。

“这种事,我不是早就应该习惯了吗?”电视的直播画面里,张佳乐苦笑着说。

义斩俱乐部。孙哲平握着自己的手腕,脸上没什么表情,抬头那一下正好赶上张佳乐的特写,一贯明亮的眼睛里写满了失落。孙哲平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刚想再仔细看看的时候摄影师突然把镜头转向了张新杰,他皱眉。

一旁的文客北和楼冠宁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抖了抖肩膀,表示孙哲平现在散发出的气场很好很强大,媲美刚刚输了比赛的韩文清。

“诶?张佳乐在干什么呢……?”

文客北指着屏幕里那个小小的人说,张佳乐垂着头,刘海落下来挡住眼睛,一只手放在桌面以下不知道在干什么。文客北感觉这个姿势有点熟,猛然反应过来这不就是自己在学校上课时偷摸玩手机的造型吗?

他有点不敢相信的说:“张佳乐前辈……在发布会上玩手机?”

而且还是刚输了比赛的发布会,这也太拽了,不管什么事至少要等到结束之后吧……如果被用心险恶的记者发现,不知道会写出来什么话。

“您有一条新消息,请注意查收。”

机械的女声突然响起,吓了他一跳,心想张佳乐前辈没经验啊,玩手机居然忘静音,但一看屏幕里的记者们都还面色如常的提着问题,文客北这才明白,声音是他们房间里发出来的。

孙哲平拿出手机,只扫了一眼动作就是一顿,撂下句:“我出去一下。”抓起自己放在旁边的外套就走出了义斩休息室。

……

“我没想错吧。”文客北说。

“应该没有……”楼冠宁有点犹豫。

“太拽了……”文客北由衷的感叹,发布会直播给人发短信什么的,怎么隐约有种秀恩爱的感觉啊……

就在两个游戏宅土豪还在感叹时,楼冠宁的手机也响了,文客北嘴角一抽说:“不能吧,你和张佳乐前辈感情也这么好?”

“不是。”

斩楼兰拿出手机,解锁。

【请假,两个礼拜。另外帮我订一张去Q市的机票,最快的。谢。——from孙哲平】

Q市,霸图主场。

当天晚上孙哲平就站在了张佳乐家的门口,一点行李都没有,文艺点说那就是说走就走的旅行。

张佳乐来给孙哲平开门的时候,动作慢吞吞的,整个人看起来无精打采,如果画成漫画的话这时候估计脑袋顶上会盘旋着一团黑气……总之和发布会上那个笑着说“像队长一样一如既往”的人差得有点多。

走进屋后,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脑袋上顶着几根支起来的杂毛脚步飘似的给自己倒水,杯子“啪”一声清脆地被放在桌面上,孙哲平没喝。

“我没事。”

张佳乐又说了一遍我没事。孙哲平点点头,环视了一圈周围,最后冲着张佳乐扬了扬冒出点小胡茬的下巴,说:“走吧?”

然后他俩就走了,谁也没告诉,张佳乐还没请假。

又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不过像这种两人约好一起走的情况,其实在中文里还能用一个更准确的词来描述,叫私奔。

私奔的筹备简单粗暴,一共就四句话。张佳乐在全国荣耀粉的眼皮底下偷摸给孙哲平发短信说:【大孙在看直播吗?】

孙哲平回复:【在看】

张佳乐继续发:【不想待了,要不你来把我劫走吧】

孙哲平回:【好。】

然而出门几小时后,张佳乐就有点后悔了。首先他没拿手机,临走前想得是这回文艺一把手机不拿了谁也找不到我,但现在他坐在火车上,上半身随着车厢前进的节奏晃悠晃悠晃悠晃悠晃悠……耳朵还听着“况且况且况且况且况且……”

……无聊得要死。

哪怕给我个小诺基亚让我玩一会贪吃蛇也好啊……当代最尖端游戏荣耀选手如是说。

“咕噜噜——”

惆怅中的这声肚子叫响得张佳乐自己都吓了一跳,虽然没拿上冠军他挺文艺又忧伤没怎么吃东西,但文艺青年饿了文思泉涌提笔写诗,张佳乐饿了两眼发花肚子唱歌。

坐在对面的孙哲平抬头,把手里的杂志放在桌子上,拿出钱包说:“等着吧,推车的过来了买点吃的。”

张佳乐安静的看着窗外等啊等,等啊等。

“咕噜噜——”

“咕噜——”

“那个什么推车的现在应该在哪边我去找找吧……”张佳乐挠着自己的头发站起来,有点烦躁。他走到过道里,左看看,右看看,哪边都没有卖吃的推车的影子,就是说车现在在哪边都有可能,可能性对半分。

只犹豫了一秒张佳乐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向左侧进发了,带着孙哲平的钱包,显然是准备拼一拼他那并不存在的运气。

五分钟后张佳乐又走回了这节车厢,扔下一句:“这种事,我早就习惯了。”随后面无表情的向右侧走了。自始至终,孙哲平都淡定的翻着杂志,连抬眼看他一眼都没看。

抱了一堆零食和泡面回来的张佳乐脸色缓和了不少,他坐回座位,把脚底下火车提供的暖水瓶拎起来放到桌上,然后拿过一桶泡面,动作麻利的撕开。

“嘶啦……”上面圆形的锡纸开了大半,张佳乐愣了。

你听没听过买方便面没有调料包的诅咒?

理论上,他现在的处境比没有调料包还是要好一点的,他有三个包,排着队静静地躺在扭曲的淡黄色的面饼上,这三个包分别是蔬菜包,蔬菜包,和蔬菜包。

……张佳乐觉得他在发布会上给孙哲平发短信就是个错误。他就应该老老实实的按张新杰的规划坐在小饭店里吃着加十分之七勺醋的酸辣粉。

有油水,有调料,蔬菜量正常的——酸辣粉。

一小时后,张佳乐仰着脖子望着面前高耸的山峰,再低头看看身边正在系鞋带的孙哲平,听到自己的颈椎嘎嘣响了一声,坚定了这是个错误的想法。

“反悔了?”

孙哲平系好鞋带站起身,张佳乐在死要面子和死要爬山之间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问:“反悔行吗?”

“不行。”

……然后他就被拉上山了。

他一声不吭地跟在孙哲平身后走着,只觉得自己的腿部肌肉整个都酸掉了,可他们现在连半山腰的地方都没到,离云雾缭绕的山顶差得就更远了。

“再走一会儿有个亭子,景不错,可以歇一会儿。”

“好………”

后来看到亭子的时候,张佳乐可一点没注意到景色有多美,硬撑着几步走到亭子里,一屁股坐柱子旁边身子往后一倒,闭目养神。

好了谁都别管我我现在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刚在脑海里这么一想张佳乐就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说:“不好意思啊,请问你朋友是睡着了吗?没睡的话可以换个地方歇歇吗我想取个景拍张照片……”

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举着相机有点紧张的说,孙哲平点头,走到装死的张佳乐身边半拖半拽的给他挪到了亭子的另一边,结果这回地方选的不太好,没挨着柱子,张佳乐毫不客气的就往挪完假尸还没来得及撤的孙哲平身上一搭,靠稳了,接着闭目养神。

养着养着就睡着了。

张佳乐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身上披了件外套,那个学生已经走了,孙哲平正低头玩着手机,感觉到他动了之后侧过头说:“醒了?那走吧。”

也许是因为睡了一小觉的原因,他觉得后来的路没有那么累了,几乎是很快两人就到了差不多山顶的位置,山上人还不少,张佳乐看了看四周的布置,确定这山顶个道观。

难不成大孙就为了带自己来拜仙的?不应该啊。

“咳,虽然输了比赛我挺郁闷,但是我真没想出家……或者修仙……”

“我知道。”孙哲平被他逗乐了,摸着下巴说:“就是逛逛,那边有求签的,去吗?”

张佳乐抻着脖子往那边看,求签的队伍排了十多米长,而且以手拉手肩碰肩的小情侣居多。

“别人都是算姻缘的我们去凑什么热闹……队还那么长。”

他绝对不承认,是因为刚才突然想起来前不久叶修说【张佳乐你要是去抽签的话,肯定能把筒里的下下签一个不留全抽出来。】

其实这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但是碰巧那天黄少天也在线,迅速地就跟上【张佳乐抽签:下下签,下下签,下下签,下下签,下下签,下下签,下下签,下下签,下下签,下签。为什么变成下签了因为下下签被抽光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时张佳乐拿着手机就觉得有点胸闷气短,再一看群里又有人说话了,还是位稀客,周泽楷。

周泽楷说:【23】

发错了?张佳乐这么想着,不应该啊,职业选手的操作可是很准的,像是发错话啊打错字啊什么八成都是在为自己的猥琐找借口。23?什么23?

于是江波涛适时地出现了,他说:【队长的意思是说“2333333333333333=3=”】

也不知道是输入法自带的还是怎么回事,江波涛还在句尾加了个颜文字。

所以现在,他不知道孙哲平是怎么把自己说的“队太长了”理解为“队好长我懒得排但是我想求个签”的。总之,孙哲平把他带到了开在庙另一边的一家又破又小还没有人的风水店里,当着风水先生的面拿了一个签筒递到了张佳乐面前。

下下签什么的……不会要变成现实吧。

“就当玩了,不用当真。”孙哲平看张佳乐犹犹豫豫的,随口说道。

“诶话不能这么说啊,我们小店东西可是很有灵气的……”风水先生翘着二郎腿抠指甲。

张佳乐心想,一个小破店而已骗钱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那就抽吧,一个筒里总共也没有几个下下签。于是他两只手握住签筒,开始一下一下地前后摇晃,签子在筒里上下跳动着,唦啦唦拉的响。突然一根竹签跳了出来落到桌面上,风水先生习惯又自然地伸手去拿,然后颠覆他整个算命生涯的事情发生了,另一只宽大的手掌抢先一步按在了签子上,直接把竹签拿走了。

孙哲平扫了一眼签上的字,两道浓眉微皱。本来想放回去得了,结果稍一侧头就看到了张佳乐有点扭曲的表情和垮下来的小脸以及风水先生眼里那一点点幸灾乐祸的精光。

真是下下签,后面还有句古文。

啧。

孙哲平将竹签横了过来两只手拿着,泛旧的竹签在他的手中显得又细又小,他四指搭在刻了字的正面,拇指顶在背面左右手同时一用力……

“咔嚓”

细细的竹签在经过了一个短暂的弯曲后达到了极限,然后咔嚓一声,断了。

断面处竹子的硬丝参差不齐的支出来,随着孙哲平一松手这两截各自落到了桌面上。

这回张佳乐和风水先生都傻了。

“您不能这样啊!这这这签子是要钱的抽的不好您也不能撅了啊,这算什么事?!”风水先生气急败坏地叫唤,大有撸起道袍上来干架的气势。

“算我买了,再抽。”

孙哲平说完转身示意张佳乐再来一次,后者定定地看着孙哲平的脸没有动。孙哲平的眉骨挺高,一双漆黑的眼睛几乎是掩在眉峰投下的淡淡阴影里,这让他的目光看起来格外深邃,而现在,张佳乐自己整个人就被那两道深邃的目光包围着。

然后他突然就笑了,这次亚军以后头一遭笑出了一排小白牙,随后抬手拿起签筒,省略了晃晃晃这一步骤闭上双眼睛麻利地直接抽了一根出来。

很不给面子的是,它还是一根下下签。

孙哲平淡定地接过竹签,看都没看后面的字,撅断。张佳乐把酒窝都笑出来了,眼睛里亮亮的。

算命先生的眼睛瞪得像个金鱼。

“手伸出来。”孙哲平说。

张佳乐很听话的把右手举起来,五指张开手心正对着孙哲平的脸。

“握拳。”

张佳乐继续听话的攥紧了拳头,心想大孙该不会是想要我揍那个什么先生吧,虽然抽了两个破签但是人家开店骗钱也不容易这么砸场子不太好吧。

孙哲平没告诉张佳乐“过去揍他”,他说的是:

“手别握紧,留个洞。”

那只在键盘上创造出繁花的手虚握着成一个洞,孙哲平往前迈了一步,低下头,轻轻地往里面吹了一口气。

那一瞬间张佳乐能看到孙哲平头顶的发旋,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里一股微暖的气流穿过,有点麻。

孙哲平抬起头冲他说:“行了,这回再试试。”

于是张佳乐特别争气地抽了一个上签,背面写着心想事成。那边孙哲平果断掏出好几张粉红粉红的钞票扔到了桌面上,张佳乐把心想事成的竹签揣进裤兜里,俩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

再后来张佳乐一直留着那个竹签,留了很久很久。

两年后,苏黎世,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队公共休息室。

“决赛了,紧张不?”

叶修叶领队叼着烟漫不经心地望向张佳乐,后者敏锐的感觉出了哪里不对,马上反驳道:“这还有那么多没进过决赛的,你只问我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叶修挤出一个假惺惺的微笑,看得张佳乐一抖。

“这不还有一礼拜才决赛呢么?来得及,我有秘密武器。”张佳乐说着,一边掏出手机开始翻通讯录。

秘密武器。

一听这词几个玩战术的都安静下来往这边看,喻文州笑容不变不知在想什么;肖时钦已经在心里开始罗列各种可能性;张新杰推了下眼镜面无表情;叶修用力吸着过滤嘴试图抽光最后一点烟屁股。

心不脏的黄少天直接凑到了张佳乐身后,探出半个头看到手机屏幕正停在通讯录的一个名片界面,名片上的姓名栏就写了三个字——吉祥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别逗了张佳乐你是准备给你家养的旺财龟打电话还是准备呼叫二胡卵子啊。吉祥物哈哈哈哈哈哈哈,队长队长啊你来看他准备给他家吉祥物打电话……”

张佳乐没搭理他,转过身背对着黄少天把号码播了出去。

他没注意到几个短暂的眼神交流后整个休息室内静得可怕,在场所有人都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

“嘟——”

他们已经准备好听到某个妹子的娃娃音了。

“嘟——”

如果训练有素的话,一声“喵”或者“汪”也不是没可能。

“嘟————”

还可能是cos二胡卵子和福娃的妹子?

“嘟——————”

电话接通了,孙哲平雄浑的男低音透过电话传来:“喂?什么事?”

所有人的嘴角同时一抽,叶修的咬着的烟屁股掉到了地上。张佳乐这才发现屋里实在是太静了,于是把手机贴在耳边往门口走了过去,关上门到走廊里打电话去了。

“队长……那是……孙哲平?我没听错吧?孙哲平叫吉祥物……?!吉祥物不是一般都走萌路线吗孙哲平是怎么混进去的……难道他和张佳乐俩人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卖萌的…”黄少天说着表情开始有点扭曲。

“少天。”

喻文州赶紧出声制止,又补上一句:“别乱说。”

黄少天点点头,有点被自己刚才的设想吓到了,再然后他发现,他家队长的微笑也有点扭曲。

孙哲平……?吉祥物………

孙哲平……吉祥物……?

孙哲平为什么会是吉祥物呢?一直到一周后的决赛,答案才被揭晓。

“他在这干嘛?”孙翔瞅着跟他们这些队员一起坐在一旁的孙哲平,特不爽的捅了捅身边的肖时钦,小声嘀咕着,显然还记着上次孙子和爷爷的仇。

肖时钦瞥了他一眼,说:“嘘。”

“快上场了是吧。”张佳乐似乎在自言自语,张新杰看了看表说:“还有一分钟。”

张佳乐站起来凑到孙哲平面前,爽快地将右手握成一个洞,伸到了孙哲平唇边,孙哲平心领神会,特配合的往里面吹了口气。

队员们陆陆续续的从座位上起立,有的活动着手腕有的开做深呼吸,像孙翔那种急性子的,直接开门出去到走廊里等着了,当然,这是不是因为他讨厌房间里另一个姓孙的还两说。

“要不……左手也来一下?”张佳乐有点不好意思的问,目光试探性的扫向比他高了半个头的孙哲平。孙哲平拉起他的左手,捧到自己面前,又低下头轻轻吹了一口。

“再来一下右手吧,右手消耗大。”张佳乐说。

孙哲平吹右手。

“诶不行,我左手比右手弱,左手左手!”张佳乐没注意到除了他俩大家已经都到走廊里去了。

孙哲平吹左手。

“……还是右手吧要不。”

孙哲平吹右手。

“左手?”

孙哲平吹左手。

“其实我觉得还是右…”

张佳乐的又一个无理要求还没说完,走廊里的孙翔终于忍不住了,回头冲着门口喊道:“你们俩有完没完了!!!该上场了!”

这回破天荒的全队都很支持孙翔的想法的建议。

孙哲平按着张佳乐的头顶说:“好好打。”

然后走出房间背对着众人向走廊的另一边走去,头也没回。这时候张佳乐才意识到,假如没有手伤,孙哲平现在一定也是国家队的一员,他要走的本不该是通向观众席的退场通道。

张佳乐握紧拳头,像孙哲平一样头也不回的跟着队伍往反方向走去,没关系,他会把本该属于他们两个的荣耀,一起拿回来。

他的,和孙哲平的。

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队——冠军。

得了冠军的张佳乐会是什么样?像现在这样,把奖杯奖状放在床上距离自己不到二十厘米处,握着遥控器看着特无聊的外语新闻节目,但是脸上带着两个酒窝。

酒店房间里孙哲平在一旁简单收拾着东西,看了看床上那个已经笑了三个小时的人,感觉张佳乐现在的心情应该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吧,既然这样,那么有些话,他是时候说出来了。

他坐到床边,关了电视,房间里一下子静了下来。孙哲平深邃的目光看向床上还在笑的张佳乐,慢慢地开口说:

“回国后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忙?”张佳乐没懂。

“去我家一趟,吃顿饭。”

“去你家……蹭饭……是帮你忙?”张佳乐依旧一头雾水。

孙哲平掏出手机,翻了几下,翻出一张照片,递到张佳乐跟前。张佳乐低头一看,吓了一跳,这这这这这……他怎么不知道有这张照片……

照片里是一座古香古色的翘脚亭,两个人坐在亭子里,其中一个靠在另一个的肩膀上,好像把全身的重量都交给了对方,身后的背景是青翠的树林和飘渺的山间特有的白雾,再加上日光给画面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暖意,这张照片,拍得很好很有意境。

很有意境。如果张佳乐不知道照片里的人是自己和大孙,而且自己还是在睡梦中被偷拍的话。

“这是那个让你换地方睡要拍照的学生拍得,是个荣耀粉,后来认出来你了要拍照,我看拍得不错就让他传了一份过来。”

孙哲平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机收起来,张佳乐还是有点蒙,如果他仔细想一想的话他就能发现这段貌似合理的话中有问题,比如拍照返图返到孙哲平手里之后为什么被私藏下了没给他……

张佳乐问:“……照片跟去你家有什么关系?”

“我妈有次偶然看到这照片了,让我把照片里这姑娘带回去给她看看。”

!!!

要不要这么神转折!

张佳乐挺身坐直了,质问道:“你没跟你妈说那照片里是我么!男的!”

说到这孙哲平也有点无奈:“我解释过了,她不信。所以我想带你去一趟我家。”

照片里张佳乐偏着头,大半张脸都埋在了孙哲平肩膀上,刘海软软的垂下来,偏巧张佳乐脑后的小辫子还撇到了前面,加上照片里那个气氛和他清秀的五官,看在为儿子愁媳妇的妈妈眼里,确实很容易……呃……误会。

张佳乐不笑了,他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地问:“……你妈为什么会看到这个照片?”

“因为有一阵我把它设成电脑桌面了。”孙哲平如实说道。

“……你为什么要把它设成桌面?”

“……”孙哲平一下没答上来,转而说:“不重要。你去不去?”

“那就去吧。”

当时张佳乐心想大孙那么大老远的跑瑞士来给自己当吉祥物,还真的吉祥得冠军了,自己连这么个小忙都不帮那也太说不过去了,不就吃顿饭吗,孙妈妈一看自己一纯爷们还能怎么地?

所以后来回国后,张佳乐去孙哲平家里表现得那叫一个好,一口一个阿姨,还直夸阿姨菜做的怎么怎么好吃,带着俩酒窝笑容灿烂得跟朵花似的。本来他就是一三好青年,现在更是一手握世界冠军的三好青年,能不讨长辈喜欢吗?

刚来的时候他也感觉到孙妈妈对自己隐约有那么点不满,他把这理解为发现自己不是花姑娘而且花美男的失落。况且,后来他完全扭转了局势啊!

最后孙哲平按自己母上的指示开车把张佳乐送回的家,跨市的。

在那之后的某一天,张佳乐在家里整理东西的时候,又看到了那根竹签,上签,写着心想事成,当年在那个小破风水店孙哲平撅断了两根下下签之后他抽出来的。张佳乐动作缓慢的把这根竹签从柜子上取了下来,拿在手里,仔细的看着。

这签好像……挺灵啊……

至少自己现在,不算心想事成也能算心满意足了,这么冷不丁地让他再许个愿他一下还真说不出来。考虑了两秒钟,他想……

他是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了,那就大孙吧,希望……恩……希望大孙手伤别总疼然后……找到一个好媳妇?而且,得是孙妈妈也满意的好媳妇。

“嗡嗡”

兜里的手机突然一震,张佳乐惊了一下,手一抖差点没把他的宝贝签给摔到地下,他掏出手机发现是短信,from吉祥物-孙哲平。

想什么来什么,张佳乐觉得这签子真有点神。

短信内容:【我妈说她挺喜欢你的,让你有空多来坐坐,就当帮我忙了,你什么时候再来一次?】

他想了想最近的安排,回复:【下周吧。】

发完短信之后,张佳乐看了看手机又转头看了看竹签,再看看手机再看看竹签,脑后的小辫子随着头部的动作一甩一甩的。

……怎么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呢。










End


【小番外一:见证了决赛中张佳乐爆发式的出色发挥,孙翔回国后再去义斩打比赛的时候留了个心眼,他自认为很隐蔽地蹭到孙哲平面前吞吞吐吐的叫了声:“孙……孙前辈。”
“有事?”孙哲平扬眉。
孙翔把右手虚握成个洞递到了孙哲平面前,脸上的表情可以用羞愤欲死来形容。
孙哲平斜眼瞅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滚。”】



【小番外二:方锐感觉最近他总能看见吉祥物·孙哲平给张佳乐的左右手输送幸运值,他绕到叶修身后拍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问:“你说,张佳乐什么时候才能发现,他把手握成个洞伸到一男人面前这事儿其实挺羞耻的?”
叶修侧过头,也压低声音悄悄地回答:“等你发现你黄金右手的封号其实也很羞耻的时候。”
方锐:“……”】






评论(37)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