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多cp】各大神也是要过生日的-林方

¥戳默某人还有其他cp的哦,喻黄叶蓝双花江周包罗高乔肖翔噢噢噢噢噢¥


【林敬言大大生快,我相信我一定是第一个。[/剪刀手]——方锐】

方锐掐着时间,在零点零零的瞬间发了这条微博,不一会儿就收获了一堆赞和评论,林敬言本人的回复被压到了好几条之后。

【首杀成功,收到。——林敬言】

方锐眼睛一亮。

【诶呦真有节操啊林敬言大大居然没问礼物的事。——方锐】

林敬言看到这句话忍不住微微一笑,从善如流的配合了起来。

【礼物呢?——林敬言】

【发的快递,明天保证到!——方锐】

貌似一直在专心刷材料的叶修突然冒出来一句:“你礼物还在屋里放着呢,你把盒子发快递发出去了吧?”

“切,我是那么傻的人么?”方锐摘下耳机,关了电脑的电源,一脸不屑的瞥着叶修。然后从裤兜里掏出来一张小纸片,暴发户拍支票一样拍在了桌面上,叶修低头一看——车票,特快。

方锐带着笑把礼物装进一个大黑包里,收回车票亲了一下,冲叶修挑着眉说:“方锐快递,马上出发。”

……闲得。叶修在心里想,不过看着方锐难得这么认真又兴奋的样子,他只是无精打采的说了句“祝成功。”就把注意力放回了boss身上。

上午九点整,方锐带着鸭舌帽按响了林敬言家的门铃,过一会他听到里面老林的声音问:“谁啊?”

“快递。”

方锐捏着自己的脖子压着声音说,一不小心捏狠了猛地咳嗽起来,就在这时候门开了。林敬言带着平光眼镜穿着家居服一脸无奈的看着他,方锐也没客气,直接进屋自己就坐在了沙发上,林敬言给他倒了杯温水递过来。

“咳咳咳……咳…”

“你就不能尖着嗓子学个女声糊弄我吗?非得装哑。”

方锐喝了水缓过来点了,靠在沙发背上有气无力的说:“你给我学个妹子声啊……”

然后林敬言就学了。

“我靠老林!以假乱真啊!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功能!来来来再来一边,就还叫‘方锐大大’就行,我录下来回去当铃声。”

等方锐掏出手机一脸期待的看着老林,林敬言用食指推了推眼镜,微笑着说:“没门儿。”

“切。”

后来就很常规的吃饭,看电影,闲溜达,跟他们在呼啸的时候差不多。

偶然路过一个商场正在播以前联盟的颁奖仪式,方锐看着叶修和苏沐橙被选为最佳搭档,突然转头对林敬言说:“其实我一直觉得最佳搭档应该是我们俩来着。”

林敬言的眼镜片上反着电视屏幕的光,语气淡淡的反问:“不是喻文州和黄少天?”

“不是!喻文州单兵作战能力太弱。”

“那虚空阵鬼?”

“啧,俩人一个职业的多没意思。”

“繁花血景呢?”

林敬言问着,唇边的笑意逐渐扩大。

“孙哲平张佳乐那就是一个大疯子带个小疯子。”方锐继续否决。

“那就剩犯罪组合了啊,方锐大大。”林敬言差点没笑出声。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啊林敬言大大。”

方锐眨着一双真诚的眼睛,好像正在夸的不是自己一样。

本来着只是一次让人感动的生日,毕竟林敬言退役后方锐还这么用心的特意赶过来给他过生日说明他们真的不只是战友不只是搭档。

一个月后,林敬言换了一身厚点的睡衣,再打开门的时候又看到了方锐,他就有点受宠若惊了。

“今天又是什么日子啊方锐大大要过来?”

方锐用纸巾擦擦嘴,打了个饱嗝,然后故作神秘的说:“我考你个问题,十月一日是什么日子?”

“祖国母亲的生日……?”林敬言不太确定的问。

“那十一月一日呢?”

“祖国母亲生日一个月……”

“老林你真棒!”方锐冲他竖起大拇指,然后说:“今天是林敬言大大生日一个月,另外老林你面条做的越来越好吃了。”

“……”

再后来事情朝着这个诡异的方向一直发展下去,好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方锐每隔几个星期必来林敬言家里一次,每次都会有一个奇葩而让人无法拒绝的名头。

……弄得像是分居两地的夫妻查岗似的,而随着方锐来的次数增多,林敬言也意识到,方锐总在有意无意的提自己退役后的去向,比如:

“老林你退役后准备干什么?”

“不知道呢,先歇一歇吧。”

再比如:

“老林啊,你现在还打荣耀呢吧?有小号?”

“当然有。”

“在哪个工会挂着呢?”

“霸气雄图。”

“哦哦,那就好,别回呼啸那,对你一点也不好给他干活干嘛。”

再再比如:

“老林啊你不会一心血来潮支边当老师什么的吧……?”

“不会,怎么那么想。”

“我看你一天天戴着眼镜挺斯文禽兽的,挺有老师气质,又有爱心。”

“……敢情老师在你眼里都是禽兽啊方锐。”

在林敬言试探着询问了叶修和苏沐橙均没有结果后,他将疑惑的倾诉对象改成了张佳乐,张佳乐听完之后一拍大腿,揭露了事情的真相。

然后在方锐以“犯罪组合第一次一起出去吃饭n周年纪念日”为由又一次出现在林敬言家客厅一边吃着林敬言下的面条一边说:“老林啊,你会不会去当个奸商卖东西啊?”的时候,林敬言放下手里的筷子,摘了眼镜,直视着方锐的眼睛说:“方锐,我不会突然就走了的。”

方锐先是一愣,然后笑嘻嘻的说:“诶老林你都知道了,肯定是张佳乐这个不靠谱的。”

其实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就是张佳乐在一次闲聊中告诉方锐,孙哲平当年退役的时候是不告而别,然后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联系过他和战队,张佳乐开了无数个小号在荣耀的各个区里潜伏着,观察着每一个可能是孙哲平的狂剑士,用了一年多才把孙哲平找回来。

张佳乐笑着说:“还好这件事上我还有那么一点运气,最后遇到了。”

方锐听完就沉默了,又想了想之前退役的那么多前辈,似乎大多数都告别了职业圈甚至职业圈的朋友,彻底开始了新的生活。

所以说方锐就很有危机感的开始定期到林敬言家查岗。

“方锐。”林敬言张嘴,刚想说什么就被方锐打断了。

“行了我知道了,保证不玩消失是吧?”方锐摆摆手。

“是。”

“等我也退役之后我们俩一起开个店当奸商,我觉得特合适,肯定只赚不赔。”

“好。”

林敬言揉了揉眼睛拿起桌子上的眼镜重新戴上。

“但是在那之前你得让我经常来蹭饭。”方锐进一步谈条件。

“我只会下面条。”林敬言弯了弯唇角。

“那就蹭面!”

“好。”









End

评论(8)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