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多cp】各大神也是要过生日的-叶蓝

蓝河是个好会长。这是蓝溪阁玩家公认的事实。

技术,能力,人缘。该有的蓝河都有,最重要的是他有一颗热爱自家战队的心,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动摇他对蓝雨和黄少天满满的爱——比如叶修。

蓝河盯着那扇普通的木门,仿佛已经感受到了叶修那种特有的“坑你没商量”的气场一点点蔓延开来。

真的是……完全不想敲门然后看到那张虚胖的脸啊……蓝河第一次产生了翘班的冲动,找叶修这种事情就交给别人去做吧,他在荣耀里已经快被压榨干了!三次元想要避开还不行吗!

“咚咚”

蓝河意思意思敲了两下就推开门走了进去,刚进门他就感觉到形势不太对,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屋里就被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包荣兴撞了个正着,脸被蹭了一下,还好他反应快后撤一步稳住了重心才没摔到地上。

屋里的饭桌上摆了一个破破烂烂的蛋糕残骸,戴着无框眼镜的罗辑坐在地上摆着手拼命的往墙角里缩,包荣兴手上粘着一大块奶油正着慢慢向罗辑靠近,伸出两指手指去够罗辑的脸。

“你是……?”陈果从沙发上站起来问蓝河。

“我是蓝雨俱乐部的,这次兴欣和蓝雨的赞助商想请叶修吃顿饭,我们队长让我过来叫一下他。”

罗辑发出一声很憋屈的惨叫,蓝河控制着自己不去看那边发生了什么。

“……吃什么饭?你们队长也去?”叶修仰面靠在沙发里,问话的时候连脖子都没直起来,表明了对蹭饭没兴趣。

“嗯,队长和黄少也去。”

“那我就一个人?”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再带一个人,队长说的。”蓝河老老实实地回答。

叶修稍微直起点身子,目光看向餐桌旁边捧着一小块蛋糕认认真真吃着的苏沐橙,然后转移到对着笔记本不知道在忙什么的安文逸身上,略过存在感不高的莫凡和乔一帆,最后落在了一脸期待的陈果脸上。叶修冲陈果点点头,随后转身对着蓝河说:“就你了,走吧。”

“什么?!”

蓝河和陈果异口同声地表示不满。

“怎么,你们队长说带你不行啊?”

“没……”

他刚才为什么没翘班他刚才为什么没翘班!他明明在门外都预感到会被坑了为什么还要敲门进来!他不想和叶修一起吃饭!!!!——来自蓝河的脑内咆哮客户端

“可是带兴欣的人会比较合适吧……”蓝河给叶修提了个意见。

陈果又开始眼巴巴的看着叶修。其实她也不是想蹭那顿饭,只不过想作为老板跟赞助商接触接触锻炼一下自己来着。

“你不就是兴欣的前会长吗?”叶修一副理所当然的反问。

“……”

这种黑历史有必要记这么清楚吗。

面对大神挑衅蓝河默默地转过身向门口走去,叶修慢悠悠地跟上,蓝河听到陈果在后面说了一句“哎那个……”

叶修短暂地“嘘”了一声,示意陈果别说话,陈果翻了个白眼坐回了沙发上。

蓝河和叶修一前一后在走廊里走着。

“我说,我给你提供个机会和偶像一起吃饭的还不好?”

蓝河脚步一顿,心想也对,至少能和黄少同桌吃饭。当然,如果叶修不在就更好了……

“开心点了吧?诶,何必呢,其实你要想跟我一起吃饭的话直接请客就行。”

“我偶像是黄少,不是你。”

蓝河转身面对着叶修中气十足地表明自己坚定的立场,并和某个自爱过度的大神划清界限。当初在第十区蓝河想和大神谈感情拢关系,大神一副只谈钱不谈情的态度没少让他吃瘪。现在大神闯回职业圈了跟他没什么关系了,反而开始三天两头的骚扰他没事就找他“谈感情”。

训练室门口。

蓝河像个普通的小粉丝一样简单拨弄了几下自己的头发又理了理衣服才准备敲门,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叶修在自己后面笑得很心脏。

“喻队,叶……”

蓝河推门进去连半句话都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本来正端着杯子瓶喝水的黄少天在看到他的瞬间弯下腰“噗”地喷了一地水,然后十分癫狂地笑个不停,转化成文字泡的话大概就会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天。”

喻文州温润的嗓音打断了黄少天的哈哈哈,他从电脑桌旁站起来,一边走向蓝河一边拿出了一包餐巾纸……微笑着递到了蓝河面前。

蓝河疑惑地盯着那包相印纸巾,他不明白自己哪里戳中了黄少的笑点也不明白喻队这是在做什么,盯着纸巾的同时蓝河注意到喻队的手很好看。

然后一双同样很好看的手用修长的手指拿过纸巾包,打开,抽出一张。

是叶修。

再然后蓝河就看到叶修的手拿着那张纸巾靠近自己的嘴唇……落在嘴唇上人中那一小块地方慢慢地擦了起来。蓝河一动不动地让叶修擦着,体会着纸巾摩擦皮肤的涩感,在叶修的手离开时他猛然注意到——纸巾上有一块黑黑的东西。

那是什么?——巧克力酱。

哪来的?——叶修的生日蛋糕。对,叶修今天过生日你一直在装不知道而已。

怎么粘上的?——进门的时候包荣兴撞你的时候蹭上的。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陈果想告诉你来着,被叶修制止了。

然后呢?——然后你就在偶像黄少天和队长喻文州的面前顶着一个日本鬼子一样的巧克力小胡子傻傻地出现了。

蓝河感觉到自己脑内两个小人一问一答迅速地分析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不过晚了,做什么也改变不了自己在黄少面前丢人把黄少逗得喷水的事实了。

叶修给他擦完小胡子之后特别真诚的补充了一句:“还有没擦干净的你自己舔舔吧。”

“……”

整个去饭店的路上,蓝河都有点颓地看向车窗外熟悉的街景,司机一个急转弯的时候他不受控制的往叶修那边倒去,当时叶修脸上那个嘲讽的笑容让蓝河决定以后他所有的年假都用在兴欣来蓝雨主场的时候休。

至于这次饭局的东家,侯老板,算是联盟里比较大手笔的赞助商了,从他一下赞助了蓝雨兴欣和霸图三支队伍就可以看出来。

不过侯老板也确实像其他生意人一样不了解荣耀不了解电竞选手,请叶修和喻文州黄少天不过是出于对自己产品代言人的尊重。

嗯,嗜酒的侯老板是个尊重选手的好老板,虽然他尊重人的方式是四个人面前一人一杯满满的白酒。

“来,喝啊,这酒可是好酒。咱第一次吃饭,喝点好的。”

是啊闻味道这酒就不是什么善茬啊!平时不沾酒的这一杯下去直接就红血了吧?!

“不好意思侯老板,我们职业选手有规定平时是不喝酒的。”

喻文州用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表示了他的歉意,黄少天在一边猛烈地点头,刚想接着队长的话再说下去就在桌面以下被轻掐了一下,这是队长警告他别乱说话的暗号,黄少天闭上嘴,接着点头。叶修看着那杯白酒没说话。

“诶,别啊,就这么一点,不碍事!以后都不喝了!”侯老板热情依旧,举起他自己那杯就灌了下去,一口干,侯老板眯着眼睛抿着嘴脸上开始泛出红色,享受了几秒钟酒精带来的刺激感之后,更加兴奋地对着喻文州说:“我先干了,你们几个年轻人可不能不喝啊。”

叶修抬头掂量了一下那杯酒的分量,换成啤酒他都够呛更别说白酒了。喻文州也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

饭桌上的气氛有点尴尬。按理说侯老板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这酒是不喝不行了,可是……喻文州权衡了一下利弊,最终还是决定硬着头皮拒绝,自己也许可以喝,但是少天不行。

“我来吧。”

喻文州刚张开嘴,抱歉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另一个清亮的声音抢了先。居然是从进屋到现在一直沉默着的蓝河,蓝河从座位上站起来,很有礼貌的对着侯老板说:“他们是真的不方便,我来代杯吧。”

“……你能喝?”

“我不是职业选手。”蓝河笑笑说,随即举起了自己的酒杯。

“敬侯老板。”

仰头,一口气全部喝下。

然后拿过喻文州的……黄少天的……和叶修的,照搬刚才的动作。

最后蓝河把空了的酒杯放回叶修面前,杯底和桌面碰击的声音格外清脆,整整四杯白酒,全进了蓝河的胃里。

“哈哈哈哈小伙子好酒量!看不出来啊!”

“嗯。”蓝河回到座位坐下,感觉自己好像整个人都飘起来了。妈/的,当一回英雄出出风头可真不容易,这真是比破记录抢boss还难。还蹭饭呢,就他现在胃里火辣辣的估计什么也吃不进去。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挽回一点自己在黄少心中的形象……

后来的事全无印象,飘忽的蓝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貌似淡定的坐在那里陪着吃完了这顿饭了。其实他挡酒的理由很简单,这里一共四个人,三个都是职业选手,他站出来是理所当然的。

饭局过后喻文州和叶修一边一个人虚搀着蓝河晃晃悠悠地往马路旁边走,黄少天跑到前面给打车去了。这待遇如果蓝河还有意识的话估计会激动成星星眼吧,可惜了,蓝河现在的大脑还在当机状态。

上车的时候出了个小插曲,黄少天本能地跟着喻文州就想往后排坐,叶修拦住他说:“你坐前排去。”

“你坐前排不行吗?我一直都是挨着队长坐的再说了蓝河是蓝雨的我们坐一排才是……”

“那你和喻文州挤副驾驶,我和蓝河坐后面,正好他还能躺着。”

话音未落叶修已经把蓝河塞进了后排然后自己也钻进去“啪”地关上了车门。

上车之后坐在前排的黄少天把半个身子扭过来对着后排中间闭着眼睛的蓝河说:“这回真是谢谢蓝河了,喝那么多酒肯定不好受吧,这个侯老板也真的是这么能喝酒怪不得啤酒肚那么大,不知道酒喝多了容易心脏病高血压吗,诶说不定他和冯主席就是两个人一起药药切克闹认识的……”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的嘴炮在心里叹了口气。

“少天,蓝河现在不舒服,安静一点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

蓝河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脸颊红红的。

于是车里顿时安静下来。

“……我要挨着黄少坐。”半昏迷状态的蓝河突然嘀嘀咕咕说了一句,原来刚才安排座位的时候他听到了,只不过反射弧实在是长了点,黄少被叶修赶到前排去了。

车开到半路,蓝河感觉自己差不多恢复了点意识能思考东西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剧烈的头痛的恶心,这种恶心随着出租车一晃一晃地不断加剧,最后蓝河实在忍不了开口说:“师傅,麻烦靠边停一下,我下车。”

“你下车?”叶修问。

“嗯,头疼,下去吹吹风,在车里想吐。”

“那我陪你下去吧!”这次黄少天抢在叶修前面说。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我自己就行,俱乐部可能还有事,我透透气之后自己就回家了。”蓝河连忙拒绝,他最不想麻烦的就是黄少了。

“那……”

“那我陪他下去吧,师傅,停车。”

司机在一个路口停住,叶修打开车门走了出来,忽略了蓝河在后面说不用的声音转身把蓝河半扶了出来然后摆摆手示意师傅可以开走了。

蓝河看着出租车扬长而去,有点蒙,在路边站了一会儿才看向左右张望的叶修,顿顿地说:“你下车干吗。”

“报恩啊。照顾着你点,本来你也没想替我喝那杯酒,但是只喝他们俩的你又觉得过意不去,我这才沾了光没醉死在那。”

蓝河有点尴尬的咳嗽了一下。

“你在这吹着风,我去旁边抽根烟,有事叫我。”

“……其实你只是烟瘾犯了吧。”

“这都被你发现了!”叶修做了个惊讶的表情,掏出烟。“醉了之后智商反而有提高啊。”

“……”

看着几步远的地方那个正在吞云吐雾的侧影,蓝河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微凉的风缓解了头痛可是那种恶心的感觉抑制不住,蓝河感觉自己刚才吃的饭都顶到嗓子眼了,但是就是吐不出来,憋的难受。

深呼吸了几下,蓝河慢慢地坐在了马路牙上,低垂着头。一滴液体落在他的头发上,然后两滴,三滴……下雨了。

雨不大,淅淅沥沥的,感觉都浇不透衣服,蓝河腿上没有劲站不起来,刚抬头想喊叶修就发现那个吞云吐雾的侧影不见了。于是他又垂下头,看着地面上雨滴打成一小块一小块水渍。

过了一阵子蓝河突然发现自己头顶小范围停雨了,他皱着眉抬起头,发现叶修正站在自己身后,举着伞,手里还拿着抽了一半就灭掉了的烟头。

从蓝河这个角度看过去,打着伞的叶修好像有了一种特殊的气质,这种感觉很熟悉,是什么来着……蓝河努力的想着,随即胃里一阵翻腾。

“你……你离我远点。”

奈何自己站不起来,蓝河只能挥动着手告诉叶修走远点。

“下着雨呢,我离你远点可就没有伞了。”叶修也没弄懂怎么蓝河突然就让他走远点,亏得自己一下雨就跑到便利店买了伞过来给他挡雨……还把烟掐了,蓝河居然不领情。

“我又不是白娘子,打了一把伞以后就缠上你了,怕什么。”

“不是……”蓝河有气无力的说着。

“你一打伞……我就想起来君莫笑……一想君莫笑……我就……想……吐……”

说完这句话蓝河就哇地一下吐了一地,叶修依旧在后面举着伞,没说话。等到蓝河吐的差不多了开始连咳带呕了,叶修弯下腰把伞柄塞到蓝河手里说:“自己打一会儿我去买点东西。”说完就跑进了细雨中。

他赌五毛叶修是买烟去了!

没一会儿叶修小跑着回来了,发丝间能看到一颗颗小小的水珠,他接过蓝河手里的伞同时把一个小塑料袋放到了蓝河怀里。

他那五毛赌输了。塑料袋里是两瓶矿泉水,一盒口香糖还有面包和牛奶。

蓝河一边漱口一边听着叶修说:“去哪?打车回去还是走回去?”

都不想。蓝河在心里默默地回答。

“算了估计你现在不想动弹,附近能呆的地方……麻辣烫?饺子馆?”

“别……去饭店有饭菜味我怕我接着吐。”

“那做个足疗?”

“不。”

“哦,那就没别的选项了。”

蓝河收好瓶子,拿出块口香糖放进嘴里,胃酸的酸味瞬间淡了很多。蓝河借着叶修的胳膊从地上站起来,然后听见叶修微哑的嗓音带着烟味在他耳边一本正经的说:“我们开房去吧。”惊得他咕咚一声把口香糖给咽了。

十分钟后,蓝河坐在宾馆的床上,听着浴室里哗啦啦哗啦啦的水声,总感觉这剧情不太对。没一会儿叶修出来了,裸着上半身,下面围了条大浴巾,蓝河拒绝思考那底下有没有内裤。

他也没矫情,两个男的共处一室裸一个也没什么,别两个都裸就行,那剧情可就真的不太对了。这么想着蓝河嘴上也没忘了吐槽,他扫了一眼叶修的裸背说了句“流氓。”

“啧,什么流氓,哥可是正经的散人。”

“……你衣服呢。”

“没干,穿上难受。”

叶修坐到另一张床上,一只手搁在脑后望着天花板开始发呆。蓝河用手机刷着微博,看到不少玩荣耀的妹子汉子叫着【叶神生快】【叶神俺的嫁】的贺图,他瞥了一眼半裸的叶修,心想妹子你羡慕我吗,你家叶神在耍流氓要不我们换换啊?

“生快。”蓝河到底还是说了生日快乐,虽然说的很快很别扭。

“恩。”叶修点点头表示该信息已接收。

……还好没问礼物什么的,蓝河收起手机走向房间角落里那台电脑,把转椅拉出来,开机,掏出一张荣耀账号卡。

房间里只剩蓝河噼里啪啦打键盘的声音,别人看来可以称为帅气的操作在叶修眼里大打折扣,本来准备开口连指导带嘲讽几句的,在看到蓝河认真的侧脸时又咽了回去。

等叶修睡了一觉神清气爽地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了坐在转椅里睡得正香的蓝河,蓝河的脸枕在键盘上,右手还虚握着鼠标。叶修把蓝河的上半身拉起来,双手伸到腋下拖尸体一样给他放到了床上。

应该是酒的缘故,蓝河睡得特别死,整个拖拽过程中很完美的扮演着一具尸体。蓝河躺在枕头上,睡相挺乖的,再加上颜值也不低,看起来很像是会出现在言情小说封面上男主角……如果他的右脸上没印着一个小方块接着一个小方块红红的键盘印的话。叶修坐在床沿上看看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伸出手在蓝河脸上的“键盘”上按了几下。

按上之前叶修想:哥现在怎么跟个变态似的。

得手之后叶修想:啧,这手感,要是真有这样键盘不管多少钱他都得买一个,天天用。

走进浴室叶修把围在腰上的大浴巾解下来,事实证明他是有节操的,因为那里面有内裤。他抬手拿过之前扔在一边的半袖,套到身上之后才感觉出来不对劲。

衣服是带温度的,而且已经完全干了,绝对不是他睡了一觉这么短时间内能自然干到的程度。叶修简单扫视了一下周围,明白了,应该是蓝河在他睡着之后用风筒把衣服吹干了,还有裤子。

说没有点小感动那是假的,叶修想着早知道有这待遇,他怎么就没把内裤也放在外面让小保姆给吹吹呢,失策。

再回到房间蓝河还是那个姿势安静的睡着,脸上键盘状的红印淡了不少,叶修看了看还亮着的电脑屏幕,走过去准备帮蓝河把卡退了顺便为国家省电把电脑关了,刚坐下他就看到了点不该看的东西,他不是故意的,只不过这窗口震动震出来盖在游戏界面上的对话框实在是太明显了。

更刺目的是对话框里的聊天记录,连着好几条都是指责蓝河刚才突然掉线一样的零操作,言语虽然没有脏话但是也差不多了,相当的不客气,能明显的感觉到是在针对蓝河这个人,而不是这件事。叶修看了一眼ID——绕岸垂杨。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人之前就一直对蓝河不怎么样。叶修回头看了眼为战队挡酒然后忍着困意打荣耀打到睡着的蓝河,再看看屏幕里那些话,抽出键盘敲了起来,他控制着敲击键盘的音量,手速却一点没受影响,几乎就是一瞬间对话框上就蹦出一行字,回车,发送。

[对话框]
【蓝桥春雪】:他睡着了。

没一会儿绕岸垂杨就回话了,看来是一直在线上挂着来着。

[对话框]
【绕岸垂杨】:跟团打boss打着打着就睡着了?
【蓝桥春雪】:恩
【绕岸垂杨】:你逗我呢吧!打着打着睡着了你是趴键盘上了啊?有病吧,是玩荣耀无聊到让你睡了啊还是觉得自己睡着了也是能应付啊蓝河大大?
【蓝桥春雪】:他是累得。
【绕岸垂杨】:有意思吗还在这装别人?搞砸了就赶紧道歉,这样也算是蓝溪阁五大高手啊,趁早换人做吧。
【蓝桥春雪】:你在哪
【绕岸垂杨】:永恒之墙。怎么了高手不准备道歉准备找我PK一下啊?
【蓝桥春雪】:不是,证明一下我不是本人

玩家【绕岸垂杨】被击杀。

[对话框]
【绕岸垂杨】:靠来真的啊行你等着

玩家【绕岸垂杨】被击杀。

玩家【绕岸垂杨】被击杀。

玩家【绕岸垂杨】被击杀。

玩家【绕岸垂杨】被击杀……

……

[对话框]
【绕岸垂杨】:操/你/他/妈到底谁把本号爆出来竞技场见
【蓝桥春雪】:本号啊?君莫笑。

电脑屏幕前绕岸垂杨瞪着眼睛气得手抖,打字都费劲。他现在确定这个不是蓝河本人了,蓝河虽然技术挺强但是和他绝对没有这么大的差距,这位大神可是真真正正的连着杀了他十多回,而且是最惨的那种刚复活出城城门口就被截,次次都可以用秒杀来形容,爆出了多少装备他已经不想去算了,打压人打压到这份儿上也就算了,现在还告诉自己他是叶修?!哄娃娃呢啊?

[对话框]
【绕岸垂杨】:你叶修啊!诶呀真是好巧啊其实我是喻文州啊!
【蓝桥春雪】:你不是,喻文州手速和你差不多慢但比你聪明多了。
【绕岸垂杨】:少他/妈废话!

宾馆里叶修露出一个经典的MT式的微笑,习惯性的掏出支烟就想点上,然后才想起来这屋里还有另一个活物在床上躺着又把打火机收了回去。他看了眼宾馆电脑自带的摄像头,伸出手把摄像头的脑袋摆正了。

[对话框]
【蓝桥春雪】:您的好友【蓝桥春雪】向您发出了视频邀请,是否接受。

绕岸垂杨恶狠狠地点下【是】,妈/的,他到要看看这个跟蓝河一伙的到底是谁。

视频通讯正在建立中……

!!!!!

视频通话只持续了五秒钟就被切断了,但是就这五秒钟已经足够让绕岸垂杨看清叶修那张虚胖的脸,也足够让他看清叶修现在是在某个宾馆里,更足够让他看清叶修身后那张床上躺着个人。

……然后叶修现在用着蓝桥春雪的号。

傻子都能知道后面床上那个就是蓝河!

回想一下刚才叶修手掐着支烟漫不经心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是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的感觉。再想想叶修跟自己说的那两句话:他睡着了,他累得。

他睡着了……他累得……

他睡着了……他累得……

他睡着了……他累得……

蓝河……和叶修……在宾馆……累得……睡着了。

绕岸垂杨决定以后再也不惹蓝河了。







End






【小番外
[对话框]
【叶修】:对了啊,那个什么垂杨爆出来的装备我都放你装备包里了,你要想要就留着。
【蓝河】:我不想要。
【叶修】:不想要就转给你们工会。
【蓝河】:……这不太好吧。
【叶修】:哦,那你挑两件好的给兴欣送来剩下的扔了吧。
【蓝河】:还是给蓝溪阁吧。
【叶修】:抠。
【蓝河】:……
【蓝河】:下次别用我的号跟蓝溪阁的PK,传出去别人会以为是我,影响不好。
【叶修】:放心吧,不会。
【蓝河】:?
【叶修】:没人能觉得那是你,技术差太多。
【蓝河】:88 】



评论(15)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