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多cp】各大神也是要过生日的-喻黄

¥戳进来还有其他cp的篇哦。叶蓝双花喻黄江周肖翔韩张哦^_^



不行了不行了本剑圣要死了!我要是再吃一口这个水煮鱼我的血条就要清零了,也不知道队长家里有没有复活点给我刷新啊,下次队长妈妈再给我夹菜我一定一定拒绝!

黄少天这么想着,咽了口口水感觉自己嗓子里火辣辣的疼,喻文州的妈妈笑眯眯的夹了一块水煮鱼的鱼肉放到了黄少天的碗里,温柔的笑容和队长如出一辙。

“少天多吃点啊,别客气。”

“恩!谢谢阿姨!”

……他声音都哑了。

卧槽我怎么又答应了我怎么又答应了!一定因为队长妈妈和队长的气场太像了我本能地接受了是吧?这是条件反射是吧?现在怎么办已经答应下来了不吃显得很不礼貌吧,可是老子的嗓子真的很疼很疼很疼啊疼死我了。

再抬头看到带着纸做的金色生日帽笑得真的很开心的喻文州,黄少天一下就冷静下来了,他陪队长回家过生日不就是为了让队长高兴吗?所以,绝对不能搞砸了。

黄少天壮士断腕般地用筷子夹起那块鱼肉放进嘴里咀嚼咀嚼咀嚼,嚼到烂的不能再烂了才一狠心咽了下去。

嘶……疼。

你有没有吃过一桌子川菜的生日宴?黄少天吃过,除了嘴麻的几乎失去知觉之外其实也没什么。

你有没有试过喉咙里卡着根鱼刺还要微笑着吃水煮鱼?黄少天也试过,这酸爽,不敢相信。

黄少天尽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表达着“菜很好吃,我很开心,队长的生日很棒,谢谢叔叔阿姨”的中心思想。就在他觉得自己要崩溃的前一秒,他听到喻文州天使般的声音说:

“爸,妈,天不早了我和少天该回去了。”

喻文州摘下生日帽放到桌子上,站起身,如果不是黄少天对自己的演技有自信的话他几乎要以为队长是看出了他现在的痛苦所以救了他一命,这时机真是抓太棒了。

叔叔阿姨把他们送出门之后,黄少天终于松了口气,太好了,起码队长的生日他表现的很好。不用控制表情了,喉咙里强烈的异物感痛得黄少天皱起了眉头。

“少天?”喻文州抓住黄少天的胳膊,迫使他转过来面对着自己,刚才在饭桌上他就感觉少天不对劲。果然,黄少天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脖子眉毛痛苦地纠到一起,喻文州的脸色有点阴沉。

看来自己的演技有待提高啊……黄少天冲队长露出一个苦逼的笑容,张开嘴准备说点什么解释一下。

队长其实我也没什么事就是……诶?诶诶诶?!怎么回事!

动了几下嘴皮子黄少天惊恐地发现自己动着嘴但是发出来的声音音量极小,音色像是八十岁老头,而且只说了这么几个字他的喉咙有个地方就痛得他几乎飙泪,这是什么情况啊!他有些慌乱的反抓住喻文州的衣服,另一手伸出食指指着自己的喉结一顿点。

“别慌。”喻文州的嗓音确实有一定的安抚功能。

“喉咙痛?”

黄少天眼含热泪的猛点头,可能是在表达能力上的天赋,黄少天点头的频率都比别人快了不少。

喻文州回忆了一下黄少天在饭桌上的表现,试探着问:“有鱼刺?”

队长你真是太机智了!黄少天本能地想开口赞美两句,嗓子刚一用劲就觉得又痒又疼,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空咳了好几声之后黄少天往地下吐了一口胃里反上来的酸水。

这口酸水一落地黄少天就傻眼了。

带血丝的。

对,就是国产苦情剧里女主角身患绝症在厕所呕出来的那种。

不过喻文州明显冷静多了,等黄少天脸色苍白地直起身,喻文州已经拦住了一辆出租车,他打开车门对黄少天说:“上车,去医院。”

温润的嗓音掩饰不住焦急。

一路上黄少天愣愣地看着窗外,没注意到自己的手不自觉的拽住了喻文州的袖子,他满脑子就回响着一句话:我还年轻……

傍晚,医院门诊室。

“张大嘴,啊。”

“啊……”黄少天仰着头尽力把嘴张到最大,感觉医生用一个小钳子伸进自己的喉管,他眼珠左右转了转看向等在一边的喻文州,心想这一幕让队长看见有点羞耻啊。

“呵!”

一下短暂的刺痛,老医生把钳子拿了出来,透过眼镜片审视了一下那根鱼刺。

“你挺厉害,这么大根刺也能卡住,动动嗓子,什么感觉?”

黄少天哀怨地瞅了一眼鱼刺,是不小,他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虽然还是火辣辣的疼可是那种异物感没有了。

“……”

好点了!但是本剑圣为什么还是说不出话来!按我现在能发出来的这个音量我难道要贴到医生的耳边去说吗,不明真相的队长万一误会我非礼老医生怎么办。

黄少天动着嘴皮子,越想使劲说话嗓子越疼,越疼他越说不出话来。

“少天?是不是嗓子疼还说不出话来?大夫,我们来之前他就这样,有关系吗?”

喻文州走过来站在黄少天背后,替他解释道,黄少天突然感觉这种相处模式有点熟……是谁来着……?

“没事,卡这么大根刺还吃辣的嗓子发炎了而已,哦对了,来之前还咳血了是吧?也没事,就是血管破了,算是好的了,”

喻文州点头,接着问:“用开药吗?”

“不用,少说话多喝水吃流食,过几天自己就好了。”

“恩,谢谢大夫。少天,我们走吧。”

黄少天跟在喻文州后面走出诊室,一下子就想起来他和队长现在用得是谁的模式了——周泽楷和江波涛。

为什么他感觉队长现在心情不太好呢……黄少天挠了挠自己后脑勺的头发,掏出手机拇指飞快地键盘上敲打着,然后快走几步绕到喻文州前面把手机举到他眼前。

屏幕上:
【队长那根鱼刺真的挺大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明我命大啊队长我们是打车回去啊还是坐公交啊还是走回去啊我记得医院离俱乐部不远是吧我没记错吧?】

“恩,走回去吧,顺便买点东西。”喻文州说完之后继续往前走。

完了他感觉队长真是有点不高兴了,队长过生日啊!他牺牲了自己的嗓子才没破坏饭桌上的气氛怎么最后还是搞砸了。

黄少天低头打字,脚下的速度一点也没慢,打了一句【队长你是不是不太高兴啊】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再打【队长我给你讲个笑话啊哈哈哈哈哈哈】又觉得不合适,再删掉,换成了【队长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还没来得及按删除,低头走路的黄少天撞到了医院的柱子上,手机摔到瓷砖上滑出去好远。

捂着额头黄少天感觉自己今天的幸运值降到了和张佳乐一个水平。喻文州叹口气,弯腰把手机捡起来,看到屏幕上的字时手指一顿。

“吃饭的时候卡鱼刺了为什么不说?”

喻文州将手机放回黄少天手里,同时淡淡地问。

为什么不说?因为感觉很丢人啊,因为队长的爸爸妈妈太热情了实在是不好意思说这么扫兴的话,因为队长妈妈笑起来和队长很像?黄少天犹豫了一下,选了个比较合适的理由打了上去。

【很丢人啊好不好,我这么大的人了吃个鱼还卡鱼刺说出去我还要不要混了】

喻文州笑了笑,没说话,转过身拿出自己的手机也敲了起来。黄少天纳闷,队长这是准备陪自己体验一下周泽楷的人生?

然后喻文州学着黄少天的样子把手机举到面前,黄少天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网页,嘴角一抽,转动头部抿着唇看向笑容温柔依旧的喻文州。

“自己看完。”

屏幕上是个打开的网页,上面写着:鱼刺如果卡在嗓子里一定不要继续吃东西,不要用喝醋吃馒头之类的土方法,应该先试试看自己能不能拿出来,如果不能应该马上到医院用专业器具取出。

鱼刺卡在嗓子还继续吃东西很可能会带动鱼刺划破喉咙造成喉咙感染,发炎。引起剧痛,失声,长期恶心等症状,严重时可能会导致溃烂,需要手术治疗。

……黄少天表示他受到了惊吓。

他默默地在自己的手机上打下【队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知道卡鱼刺很危险了如果还有下次的话我一定不嫌丢人直接告诉你你看行吗】

喻文州笑笑说:“好啊。”

这时候的黄少天还不知道,卡鱼刺的最恐怖的不是网上写的溃疡需要手术,而是拔完刺之后老医生的医嘱:少说话,多喝水,吃流食。

不过黄少天马上就要领略到这种痛苦了,他和喻文州肩并肩一起走在回俱乐部的路上,少有的沉默,在路过一个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时,喻文州停下脚步对黄少天说:“进去买点东西吧。”

买了点日常生活用品之后,喻文州在零食区走了一圈,反常地没有拿任何吃的给黄少天,少天撇撇嘴没当回事,随后很自然地拿起一瓶橙汁。

喻文州回头,看向黄少天手里的橙汁,微微一笑。

“少天。”

“?”

黄少天用目光表示疑问。

“不行。”

队长说的是不行两个字吗……他没听错吧?有没有搞错啊喂,怎么能有人一边带着那种温柔得好像不管你怎么无理取闹他都不会生气的笑容一边说拒绝的话啊。这这这是bug吧是bug吧是bug吧!

然后bug喻文州继续微笑着走到了愣神的黄少天旁边,拿过他手里的橙汁放回了货架上。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手空了。

人都有种奇怪的心理,越知道不能做某事的时候就越想做,越想越觉得心痒痒,最后往往由不知名的动力驱使着就犯错误了。

黄少天就是,他现在突然特别特别特别地想喝橙汁。

他一路跟在喻文州后面,判断着出手的最佳时机,像在蓝雨的战场上一样耐心地等待着……虽然他在看到队长给自己挑润喉糖的时候有点小小的内疚,但这并不能影响他的最终决定。

荣耀联盟的机会主义者,善于等待,出手稳准狠。

喻文州在收银台排队的时候黄少天迅速地拿了瓶橙汁背在身后,面色淡定自若。直到喻文州把选好的东西放到传送带上收银员开始一件件地扫着条码,黄少天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然而在收银员拿起倒数第二件东西开始扫条码的瞬间他飞快地把橙汁放到了传送带上,最后一件东西之前,售货员惯性一样流畅地拿起了最近的橙汁,扫码,嘀嘀,机器叫了两声表示信息已录入。

黄少天到这松了一口气,计划完成到这已经差不多了,据他了解队长绝对不是那种会因为有东西扫错码不想要了就去麻烦别人的人,所以扫码成功基本就意味着胜利。

果然,喻文州只是有点诧异地看了那瓶橙汁一下,就自然地把它和其他东西一起放进了塑料袋里。

走出便利店黄少天特不自觉的绕到喻文州身前伸手就去拿喻文州拎着的塑料袋,喻文州没给。黄少天心想买都买完了队长顶多也就批评教育一下了最后还是得妥协那我就听一会儿吧。

可是喻文州并没有开口说话,他把橙汁从塑料袋里拿了出来,修长的手指拧开瓶盖。

诶呀队长要不要这么温柔啊我虽然嗓子疼说不了话但是瓶盖还是完全可以自己动手开的嘛,队长这么体贴我又有点内疚了啊。

再然后刚有点小内疚的黄少天就眼睁睁地看着喻文州的唇贴上了瓶口。

队长……

喻文州喝了几口,盖上瓶盖,笑笑说:“谢谢少天给我拿的橙汁。”又从袋子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放进了黄少天手里。

任务【在队长眼皮底下偷喝橙汁】失败。
玩家【黄少天】被击杀。
失败原因:轻敌。

过了两头黄少天的嗓子还是没好,蓝雨训练室就像被人按了静音键一样。

“什么味?”郑轩吸了吸鼻子,感觉空气中一股甜甜的水果味。

“这个吗?冰糖雪梨。”喻文州手里拿着一个保温桶,正在往小碗里倒东西。香气就是来自那正流出来的透明液体,郑轩看了一眼还在微微冒着热气的碗说:“好像不止有梨吧?”

“嗯,还有银耳和山楂,不过山楂没敢多放,怕酸。”

郑轩“咕咚”咽了口口水,声音有点大,黄少天眼珠一转迅速地扣上保温桶的盖子把桶挪到了自己的桌面上,然后端起还没倒满的那个小碗用小勺一口接一口的吃了起来,吃的声音也不小。

这下连味儿都没得闻了。

“少天前辈……我也想吃。”

乍一听这个声音郑轩心里一惊,心想自己的欲/望难道战胜了肉体说出了这么没有节操的话吗。然后才反应过来这句话不是自己说的,是身后的卢瀚文。

卢瀚文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黄少天特别大方的打开盖子往碗里盛了不少然后递给卢瀚文,又转过身在电脑上打了一堆字:【小卢还在长身体啊多吃一点队长说这个对嗓子特别好而且润肺虽然我不知道怎么润的但是挺好吃的。】

卢瀚文点点头说:“谢谢前辈!”还没变声的少年音听起来特别软。

“队长……我也想吃……”

闻着那股香气郑轩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不过自己实在是没有小卢那种让人无法拒绝的星星眼和少年音,郑轩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望向喻文州。

喻文州还是那种温和的笑。

这是拒绝了?还是同意了?郑轩没弄明白,然后就听见黄少天那傲人的手速噼里啪啦打键盘的声音,郑轩把脑袋探过去,屏幕上:

【郑轩啊那是队长给我做的冰糖雪梨啊亲手做的啊在网上找到教程还自己做了改进啊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是给我做的给我做的给我做的小卢吃就算了小卢还在长身体但是你就算吃了的话也不会再长高了真的真的真的你相信我啊……】

……这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屏幕上的字数还在不断地增长着。

文字话唠有时候比真的话唠还可怕。

次日,郑轩看到喻队冲自己招手,他放下鼠标走过去,看到喻队手里拿得东西的时候差点没感动地喷出两条瀑布泪来——冰糖雪梨。

“昨天做的少了,今天特意多带了一些,好喝吗?”

郑轩特没形象的一边往嘴里塞着山楂一边点头。队长就是好啊,蓝雨出品,质量保证。

然后蓝雨的好队长继续温柔地说:“恩,好喝就好。郑轩,我要出去办点事,所以少天就麻烦你了。”

“要注意的事我已经短信给你发过去了,不要让他说话,不要让他喝橙汁,不能吃甜的和辣的。”

“有空的话多看看他在屏幕上打得字,陪他聊聊天。”

“冰糖雪梨我放在冰箱里了。”

“队长……”郑轩面露悲戚之色,放下手里的碗和勺,看向喻文州。

“队长,黄少的嗓子是再也好不了了吗……他自己知道吗……”郑轩的声音有点抖。

“不是啊。”喻文州笑容顿也了一下,有点没跟上郑轩的思路。

“那……”

那是什么需要交代的这么周全啊……这么一想郑轩突然有了个不好的猜测,队长这该不会是要转会的节奏吧?!但是这种话他不可能直接问出口而且这个猜测也实在是太劲爆了,于是郑轩迂回的问:“队长,你要出去几天啊?”

“一天。”

“……”

“一天很长啊。”喻文州笑笑说。

“……好,队长我明白了。”

只有一天有必要安排的这么妥当吗!又不是在别人的主场又没有叶修,黄少难道还能挨欺负不成吗!郑轩再看看刚才自己喝的雪梨,总感觉这回自己能饱口福最后还是得感谢黄少。

奇怪的是,喻文州不在的“漫长”的一天里,黄少天异常的正常。郑轩的记录如下:

黄少自己找到了冰箱里的冰糖雪梨并且依旧拒绝分给他。

黄少想偷拿一瓶橙汁的时候发现瓶子上贴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少天嗓子还没好不能喝。”是喻文州的笔迹,然后黄少就把手收了回去。

黄少再次想去拿橙汁,发现瓶子背面还有一张字条——我走之前数过一共有多少瓶。

黄少在食堂打饭的时候想点拔丝地瓜,食堂大妈看着他说 “诶呀不是阿姨不想给你啊,你们队长,就那个可好那小伙子看完我们今天菜单跟我说不能给你打这个菜。”

黄少没有在屏幕上打任何话让他看,郑轩确认了一下喻队短信里“陪他聊聊天”这条又看了看完成训练之后就一直在鼓捣手机的黄少天,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啊。

第二天黄少依旧敲手机。郑轩没忍住偷看了一眼,短信页面,收件人:队长。已发送数:387。

三百……八十……七……

黄少天手指在屏幕上一点,那个小数字闪了闪,变成了388。

……根本就不需要他好吗。

压力山大啊啊啊啊啊啊啊!







End







【小番外:黄少天嗓子好了之后找到喻文州,一脸严肃地说:“队长我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说实话。”
喻文州点头。
黄少天哭丧着脸说:“我后来仔细想了很久很久啊,我怎么会那么巧就在队长生日那天嗓子废了呢,而且我没记错的话卡鱼刺就是在队长许完愿之后啊,所以说该不会是队长你嫌我烦然后许愿的时候许的是让黄少天少说话之类的然后灵验了我嗓子就废了吧不是吧队长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喻文州被逗笑了。
“不是。”
“真不是?”黄少天撇着嘴问。
“真的。”
真的不是啊,他许的愿明明是少天永远开心啊。】


评论(8)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