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多cp】各大神也是要过生日的-包罗

¥戳进来还有其他cp的篇哦。叶蓝双花喻黄江周肖翔韩张哦^_^

包荣兴马上马上就要过生日了,但是最惊悚的是,大家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一天。其实也不难理解,包子这种每天缠着人家问“哥们儿你什么星座的?”的男人,谁都不会想跟他讨论生日问题。

罗辑至今都记得包子当初揽着他的肩膀双眼放光的问:”小弟你什么星座的?”

“九月十四。”

“哇塞!小弟你处女座的啊!”包子的双眼亮的吓人,罗辑本能地把自己往座椅里缩了缩。

“嗯……”

包子突然把手绕到罗辑颈后往前一拉,两人脸对着脸,鼻尖几乎都要贴上了,罗辑从包子的黑亮黑亮的瞳孔里看到了一个表情惊恐的小小的自己。

他们俩现在的造型,很像是狗血言情剧里霸道总裁强吻小白女主的准备动作。

包子压低声音,一脸严肃地说:“处女座一直被黑的很惨,下次别人再问你什么星座的时候不要随便告诉他。”

除了你谁会揪着别人问星座啊……罗辑在心里吐槽,不过嘴上什么都没说。

“记住了?”

罗辑忍着吐槽的冲动点点头。

包子放开他的脖子站起来,罗辑松了一口气,就看包子在地上走来走去的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罗辑推了推眼镜,把注意力放回电脑屏幕上。

“我觉得你不像处女座啊喂,你没有强迫症,你的东西都乱七八糟的。”

我有强迫症!!!我的东西乱是被你弄得!!!罗辑内心呐喊着,表面上却依旧认真的盯着屏幕敲键盘,看都不看包子。

“而且小弟你也没有洁癖,我们俩住一块东西都是混着用的。”

是你单方面的用我的东西……!我不愿意!我有轻度洁癖!罗辑依旧面无表情。

“而且你一点都不毒舌。”

那是因为我都毒舌在心里了!不想跟你交流所以才没说出来!罗辑抿紧嘴唇,手上的力度不由自主的大了很多。忍住……他告诉自己,每次他跟包子讲道理的结局都是BE的。

包子猛地一拍手,语气兴奋起来,摆了一个柯南一样八字手指着罗辑说: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妈记错了你的生日!你其实根本就不是处女座!!!”

“……”

后来包子还写了一篇论文,用罗辑教给他的写论文的格式和套路详细有力的论述了他的论题。

他的论题是《我的小弟不可能是处女》。

所以后来,当陈果找到他说包子应该快过生日了他知不知道是哪天的时候,罗辑才猛然发现自己真的不知道,从陈果有点尴尬的表情中罗辑意识到,他们整个兴欣可能都没有人知道。

兴欣会议室。

除了叶修和包子之外全员到场,陈果用钢笔点着桌面,老板娘的气场强了许多,她清了清嗓子,尽量公事公办的说:“你们谁去问一下包子的生日?”

荣耀联盟的神话,第十届荣耀职业联赛冠军队伍——兴欣全体成员看着他们的老板娘齐刷刷的摇了摇头。

“啪”

陈果一掌拍在桌面上,这一掌拍得挺有气势,如果大家都不知道陈果对着镜子练习过多次的话。

叶修推门进来,一只脚还没踏进屋刚露出半个身子的时候,就听见方锐飞快地说:“就他吧。”

“对,就让他去得了。”魏琛马上开口跟上。

叶修听完了组织上交给他的任务,很淡定的点点头留下句等一会儿,叼着烟关上门就走了。

没两分钟叶修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摞挺厚的A4纸,他把纸撂在桌面上对着明显傻眼的众人说:“这里面应该有他生日,你们自己找找吧。”

罗辑看着封面上【内部资料不能外传】几个字体诡异的大字,认出了这是包子的笔迹。

“这什么东西?”陈果皱着眉问。

“包子写的,从生日星座角度讨论了一下我们应该怎么安排战术,差不多全联盟的职业选手都写到了,应该有他自己。”

“这个……有用吗?”陈果拿过本子随手翻了翻,如果真的对战队有帮助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啊。

“哦,他这里写着根据星座我的最佳搭档应该是孙翔。”

“……”

至少他们在那里面成功找到了包子的生日——二月十一日——就是明天。

“诶罗辑,包子给自己选的最佳搭档是你啊!”

方锐指着纸上罗辑两个字,拍了拍罗辑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那给包子订蛋糕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最佳搭档!”

于是二十分钟后,罗辑自己走在马路上,秉承老板娘的吩咐这事不能让包子知道,要跟他一个惊喜,遵循老板娘的指示要买包子喜欢的口味……他到哪里去知道包子喜欢什么味啊?!

罗辑站在街头,用手机地图查了下附近的蛋糕店,锁定了目标之后决定就在店里随便买一个最最普通的奶油的好了,他实在是不敢想象以包子的思维他会喜欢什么奇葩的口味,搞不好他能告诉自己他最喜欢哈利波特比比多味豆里的鼻屎味。

可能是他查地图查的太专注了,罗辑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贴了上来,脑袋就趴在离他后脑勺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和他一起看着手机屏幕。

当罗辑一回头看到包子那张放大的笑脸时,吓得他手一抖就把手机摔到了地上,咔嚓,屏裂了。

罗辑心中一群小羊驼奔跑着呼啸而过。

包子弯下腰把手机捡起来,塞回罗辑的手里,然后双手按着罗辑的肩膀特别真诚的说:“小弟你是准备给我买蛋糕吧!”

罗辑看了眼自己碎掉的屏幕,又看了看包子亮晶晶的瞳孔,跟他家养的那只哈士奇特别像,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不问我爱吃什么味的?”

“……你爱吃什么味的?”罗辑从善如流的问道。

“芥末味!”

他后悔了他后悔了当他没问行不行,他还是买一个普通的人类吃的奶油蛋糕就好……罗辑推了推眼镜,艰难地开口:“可是蛋糕店应该没有……芥末……味的吧。”

包子打了个响指。

“一般蛋糕店当然没有,我带你去一家特别的。”

罗辑咽了口唾沫,手脚僵在原地,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明天被呛得眼泪鼻涕一起流的惨状。

包子好像也感觉到了罗辑为难,拍着胸脯补充了一句:“放心,是我朋友开的店,绝对靠谱。”说完就自己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与手机地图里指的方向正好相反。

包子的朋友……实在是……没法让人感觉靠谱啊……

罗辑看着包子的背影,感觉好像回到了一年前,他看着自己家那只哈士奇撒开腿欢乐地向前奔跑,他明明知道这货不会跑去什么好地方但是他只能默默地跟着追上去。

其实一开始罗辑对包子的印象真的不太好,一是因为两人的身高差,二是因为包子看起来就像是初中时候堵着他收保护费的那种混混。事实证明包子的老本行和这个也差不了多少……

罗辑跟着包子后面走着,越看周围的环境越觉得不对劲,来H市也有一阵子了,他们现在走得这个小胡同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换句话说,他现在只能靠包子给他领路,想到这他隐隐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

四周的房子越来越破,人也越来越少,如果不是包子一直走在前面他几乎要感觉自己正在穿越时空。包子选的路越来越奇怪,有的地方窄到不足一米,腐朽的陈年气息慢慢弥散开来,罗辑跟着包子左拐右拐的同时忍不住分神看向四周的墙面。

……他用他的学位证书发誓,这面红色的砖墙他们俩已经走过两遍了。

这次包子好像带着他选择了不同的路口,转弯的时候罗辑看到墙上用黄色涂料写的大字——拆。

拆迁的拆。

开在拆迁区的,会做芥末蛋糕的,包子朋友开的蛋糕店。

罗辑感觉自己的心顺着y=–x的的函数图像直直的坠了下去,无限地逼近着负无穷。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罗辑惊恐的发现自己跟丢了,前后左右的走了走连包子的影子都没有了。他告诉自己冷静,掏出手机准备给包子打电话,他把电话放在耳边,看着这高墙,胡同,隐约感觉如果要抢劫的话这是个好地方。

刚这么一想,罗辑就听见背后一个嘶哑的声音说:“小兄弟,借点钱花呗。”

“把手机放下。”

罗辑僵硬着身子转过去,慢慢地把手放到身侧,眼前是个胡子拉碴的男的,体格威武雄壮,拎着一根铁管向他走了过来,然后冲他伸出手。

罗辑犹豫了一秒,伸直了胳膊把手机递了过去。

“操/还是个破的。”胡茬男骂了一句,手里的铁管晃了晃,接着问:“还有钱吗,别磨叽。”

他刚才把手机放下的时候留了个心眼,没有挂断和包子的通话,本来是指望包子能发现不对劲过来找自己,转过身之后他就后悔了,胡茬男的身高和包子差不多但宽度能是包子的二倍,再加上对方手里还有东西,这种情况就只能先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了,别的再说吧。

因为紧张和恐惧罗辑的呼吸声特别重,往外掏钱包的时候手都有点抖了,他把钱包拿出来握在手里却迟迟没有递过去,手心里渗出的冷汗蹭在皮质的钱夹上,即使这样罗辑还是鼓足了勇气,声音小得跟蚊子似的颤抖着说:

“我把账号卡和身份证拿出来行吗……不……不值钱的。”

“哪儿那么多废话!”

胡茬男话音刚落罗辑就知道完了,到底是还应该把钱包直接交出去,能出来抢劫的人难道还会跟你讲道理不成?他看着对方一把扯过自己的钱包然后将手里铁管高高扬起,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要不要算一算铁棍能产生的动能估计一下自己的伤会有多重?这是罗辑最后的想法。

铁棍落在人身上一声闷响。

罗辑迅速睁开了眼睛,不是被疼的,而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哪都不疼。

那是罗辑第一次亲眼看到人打架,他没看到包子是怎么替他挡下那一棍的,包子一拳接一拳打在胡茬男的头上,没有游戏里那种特效也没有电影里那种帅气的动作,可拳头打在肉上的声音是实实在在的。

作为职业流氓,包子的体格其实不差,八块腹肌一块不少,他还给罗辑展示过。胡茬男看起来块头不小但是这一动手就暴露出差距了,通俗点说,他们俩就是一个strong,一个虚胖。

胡茬男一看情势不对放下铁棍拔腿就跑,包子喊了声“小弟拿着蛋糕跟上!”风风火火的追了上去。

罗辑看到地上一个包装的歪歪扭扭的蛋糕盒,拿起来拎在怀里用他能达到的最高速度跟上包子。

一路狂奔,罗辑感觉又回到了高中测试一千米的时候,他就属于那种需要老师放水外加体委连推带拽才能压上及格线的学生,这回真的是他很长时间以来运动量最大的一次活动了。

后来他实在是跟不上火力全开的包子了,只能目光尽力记下他背影选择的路口,努力跑啊跑。

包子终于停下了。

罗辑晃晃悠悠的跑过去,感觉自己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在包子身后站住,双手拄着膝盖弯下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附近的路人都在看他们。

“怎么样,老大厉害吧。”

包子说着把头转了过来,手里挥舞着罗辑的钱包,左半张脸从额头到眼睛再到脸颊上全是血,一片刺眼的红色。包子抹了把脸上的血,笑了,耀武扬威地露出一排小白牙。

罗辑手里的蛋糕盒啪嗒一下掉到了水泥地上。

罗辑颤抖着嘴唇用没人得听见音量说了句什么话,然后眼睛一闭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小弟!!!!!”

包子把他最喜欢的芥末味蛋糕遗忘在了马路上。

然后当天,整条街的路人都看到一个半张脸上全是血,一看不是流氓就是混混的黄发小青年怀里打横抱着一个瘦瘦小小黑头发学生模样的男生在人行道上飞奔,不知道得还以为这是哪所学校又出了打架事件呢。

可是也没看到怀里那个学生有哪伤着了啊?

罗辑确实哪也没伤着,他在倒下的同时就被他strong的老大包荣兴接住了,而他在倒下前说的那句话是:我晕血……

再然后H市人民医院的急诊室里,满脸是血的包子冲进门,把横抱在怀里罗辑安安稳稳地放在床上,顺便说一句,打横抱的俗称就是公主抱,一个性质。

几个年轻的小护士一看包子这阵势都有点被吓到了,连忙过来都围在了包子身边。只看包子大手一挥,特有魄力的几乎是吼了出来:

“别管我!先看我小弟!!!”

于是小护士又跑到罗辑边上,确认了一遍这位“小弟”身上真的是没有任何伤口……只是睡着了。

“大哥。”小护士开口。

“我小弟没事?”

“没事,要不我们先把你伤口处理下?大哥你都快红成关公了……”

等罗辑再睁开眼睛时,就被眼前的阵势吓了一跳,或者说受宠若惊,兴欣全员到场,连莫凡都来了,虽然别人都是带着担忧的神色而莫凡面无表情。乔一帆像往常一样给他倒了杯温水,随后他注意到包子居然也在这,包子额头上裹着好几层纱布,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罗辑。

“小弟你怎么晕过去了?”

“我……咳,我晕血。”被一群人盯着直接说出来我晕血这种事罗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包子啪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声音响得罗辑都觉着疼,然后包子就顶着那个地道战战士一样的纱布窜出了病房。

过了一会儿,方锐扶着额问:“他干吗去了?”

魏琛翻了个白眼说:“你又试图解析包子的脑回路啊方锐。”

叶修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地开口:“不管包子干什么去了,一会儿他回来我们得批评批评他,身为职业选手应该有意识保护自己的身体,尤其是手,像这样的情况下次绝对不能再有了。”

叶修顿了顿,转头看向罗辑说:“不过包子是为了救队友,情有可原,适当批评教育就行了。”

正说到这句包子就回来了,头上扣了一个塑料盆,挡住了里面的纱布,包子一脸泰然自若的走进
到床边坐下,仿佛没有看见众人那扭曲的表情。

“……你弄个盆干吗?”罗辑问。

“这个啊。”包子顺手把盆扣的更低了些。

“你不是说你晕血吗?我怕一会儿纱布透了有血渗出来再把你吓昏,找个东西挡一下。”

“哦。”

陈果看气氛差不多了适时地切入正题:“包子啊,救人是好事,但是不应该动手打人,尤其你是职业选手。”

包子盯着陈果,理所当然地解释:“但是他欺负我小弟。”

“老板娘的意思是说,护好手,手废了职业生涯基本就到头了,明白没?”魏琛一副过来人的口气教训着。

“那我下次铁头功吧!”

“不行!”魏琛迅速否决。
“脸也得保护好,虽然老夫是我们队的队草但你小子长得也还过得去,留着脸给我们队拉人气。对了,医生说没说包子额头上这个会留疤不?”

“没事,留疤的话我就弄个纹身盖上。”包子毫不在意地回复。

“你要纹什么?”

“纹个【爱】字!帅吧!”

纹身纹一个爱字在额头……大爱无疆……爱传万家……爱是你我……因为爱情……无论哪个看起来都和包子的画风不和啊!

“铁头功也不行,那我下次剪刀腿吧魏老大!”

“这个好啊!”魏琛竖起大拇指,随即被陈果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并怒吼道:“闭嘴!”

“包子,我们是说,下次在有这样情况,先保护好自己,钱啊卡啊的都先不考虑,安全第一。明白了吗?”

“明白了!”包子答的爽快,大力点头。陈果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欺负我小弟。”

陈果呛了。

饶了半天又绕回到那句他欺负我小弟,换句话说,管你是护手啊还是护脸啊,只要欺负他小弟,天马流星拳铁头功剪刀腿一个不落全得上。

“小弟。”

包子坐到罗辑床边,伸出手按在了罗辑的脑袋上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老大保证以后再也不让你见血。”

其实包子现在头顶着盆脑袋上还裹着纱布的造型特别可笑,但是不知道怎么罗辑看着包子的瞳孔,居然有点感动,于是他咽下本来该说的吐槽话,鬼使神差地只说了一个字。

“好。”

“血豆腐,毛血旺和血肠不算!”包子兴致勃勃的补充。

……他刚刚的感动是幻觉吧?是幻觉吧!





End





【小番外:很长时间以后,方锐终于忍不住问包子:“你为啥要纹个爱字?”
包子一脸鄙视的看着方锐说:“火影你没看过?”
“看过啊。”
“我爱罗啊!爱!多帅啊。”
“哦!”方锐心领神会,一边念叨着一边往训练室外面走。
“我爱罗……我爱罗……诶罗辑,你脸红什么?……等会儿!我靠!不是吧?!”】

评论(9)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