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多cp】各大神也是要过生日的-双花

8月16日晚十一点,百花战队训练基地的看门大爷进入了他任职以来的最高警戒状态。一个戴兜帽的小伙儿晃晃悠悠的在门口徘徊了半个小时了,那小伙时不时用眼神瞟向门口,在有路人经过的时候就背过身去或者拉低帽沿。

唉,现在的年轻人,走上歪路的太多了。

大爷摇摇头,端起铁茶缸,眼睛死盯着那个贼一样的年轻人。万万没想到,那小贼居然朝他走过来了!小贼走到门口,敲敲保安室的玻璃,左右确定了一下没有人然后郑重的摘下了帽子,压低声音说:“大叔,放我进去一下吧,谢谢了。”

“你找人啊?找谁?!”

大爷严厉的逼问,哪有人半夜来找人还跟做贼似的!骗子!

“我…”小伙儿也是一愣,随后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把脸凑近了打开的小窗户说“大爷,我是张佳乐啊。”

“张佳乐?……不认识!!!”

大爷在说话的同时“啪”的一下用力关上了窗户,玻璃几乎拍上张佳乐的鼻头。

于是几分钟后,百花战队前队长张佳乐蹲在俱乐部旁边的马路丫子上,摸着自己的鼻子,心有余悸的深深叹了口气。好不容易回一次百花在的城市,大白天的时候粉丝多熟人也多,他知道自己现在在百花就像伏地魔似的,连名字都不愿意提,所以一直忍到月黑风高夜深人静才敢过来看看。

本以为自己能够像以前一样刷脸进去的,结果被大爷甩了一句不认识就被拒在门外了。

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嗡嗡嗡的声音,不用抬头张佳乐也知道,现在一定有一堆饿着肚子的大蚊子绕着他转圈飞。

他默默地用帽子尽量把脸挡住,只求别被叮一脸包回去。然后在一片嗡嗡声中,突然冒出来一句人话,叫的还是他的名字。

“张佳乐?”

“……大孙?!”

孙哲平背着一个挺大的双肩包,他走到张佳乐旁边也一屁股坐在了马路牙子上,用眼神上下掂量了一下张佳乐的行头然后问:“你怎么在这坐着?”

张佳乐瞅了一眼孙哲平,没说话。把头往反方向偏了过去,传递着“我先来的我还没问你怎么在这呢”的信息。

“我来玩两天,酒店在附近,路过。”

“哦。”

张佳乐没精打采的回了一声。

“我说你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还坐在这吹冷风,有意思吗。”

“我想进去来着,被门口大爷当成贼拦住了。”

孙哲平一下就懂了张佳乐坐在这惆怅什么,刚走一年就连俱乐部的门都进不去了,连回来看看都需要偷偷摸摸的,这滋味肯定不好受……所以说自己应该安慰一下?

他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安慰人真的从来都不是他的长项。一片沉默中蚊子的声音显得更大了,嗡嗡嗡,嗡嗡嗡…

他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安慰人真的从来都不是他的长项。一片沉默中蚊子的声音显得更大了,嗡嗡嗡,嗡嗡嗡……孙哲平挥了几下手,发现几乎所有蚊子都在绕着张佳乐转圈飞,没一只搭理自己的,突然就乐了。

“你怎么还是那么爱招蚊子。”孙哲平说。

张佳乐瞪着他,瞪了两秒钟也笑出声了。那时候百花刚成立,也就是这个地方,不过条件真的差的多了,他们俩住一个寝室,和谐的度过了秋天、冬天、春天,然后……迎来了夏天。

“大孙。”张佳乐顶着乱如鸟巢邪魅狂拽的头发坐在床上,脖子上露出几块奇怪的红斑,正用一种深闺怨妇般的眼神看着自己。

平心而论张佳乐长得不错,属于那种五官精致耐看型,看起来挺精神。

所以说孙哲平一大早上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对面床上一个长相清秀身上有着可疑的痕迹的少年幽怨的望着自己,他一个激灵翻身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在心里质问自己昨晚都做了什么一边表面上淡定从容的问:

“怎么了?”

“大孙……”

又是一声幽幽的呼唤,孙哲平咽了口口水。

“你昨晚没听到蚊子的声音吗?”张佳乐充满血丝的眼睛和黑眼圈说明了他一晚上极差的睡眠质量。

“没。”孙哲平一头雾水。

“就是‘嗡~嗡~~嗡嗡~~嗡~’”

张佳乐学蚊子声学的极像,声音又尖又细还带变调的,听得孙哲平这个纯汉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看着张佳乐的黑眼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觉得这问题急需解决。

第二天孙哲平和张佳乐换床睡得,孙哲平依然没发现任何一只蚊子的踪迹,但他听到了张佳乐在自己床上辗转反侧的声音。

第三天孙哲平和张佳乐同床睡得,张佳乐裹着一层薄薄的被子,俩人面对面侧躺着,在黑暗中大眼对小眼,孙哲平刚想说点什么打破一下这略诡异的气氛就听见张佳乐说:“嘘……”

然后他就听见了那磨人的“嗡嗡……嗡…嗡…”声,数量可观。

“听见了?”张佳乐问。

“嗯。下床打吗?”

“……行,你先打着,我上个厕所。”

说完张佳乐就开了房间的灯,动作缓慢从被子里爬出来,下床,穿上拖鞋,然后走出了寝室。

而孙哲平全程目瞪口呆地注视着那一群蚊子是如何围绕着张佳乐飞动然后跟着他前进,最后飞出了房间。他不信邪的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又满屋找了找,好像……不剩蚊子了。

全被张佳乐带着走了,如果蚊子是荣耀里的小怪的话,那张佳乐绝对是个完美的MT。

在他还处在这个神奇现象给他的震撼中时,张佳乐回来了,抱怨了一句说厕所里怎么也好多蚊子……他看着那些跟对方一起进屋的蚊子小怪,突然不知道该说点啥了。

最后张佳乐给自己的床安了个蚊帐,蚊帐虽然能拦住伤害但是拦不住声音,这就好比你也许能躲过黄少天的三段斩但你还是得被迫看见他发出的一个又一个巨型文字泡……神烦。

孙哲平听见张佳乐在床上蹭来蹭去,一会儿翻个身一会儿踢个被子,再过一会儿又把被子拉过来盖上了。布料和肌肤摩擦的声音以及张佳乐偶尔发出的不耐烦的闷哼吵的孙哲平没法静心睡觉。

“……靠!”

张佳乐腾地一下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他恶狠狠的盯着对面床上貌似睡得很安稳的大孙,控诉般的说道:“你为什么不招蚊子!”

孙哲平懒得动弹,没理他,然后就听见嗞啦一声蚊帐上的拉锁被拉开了,随即一个软绵绵的抱枕就砸了过来,他拿过抱枕垫在自己脑袋底下,嗯,挺舒服,和张佳乐的洗发水一个味道。闻着这个味道孙哲平突然想到一条妙计能安慰一下自己的室友。

“你什么血型的?”

“AB型。”张佳乐没好气的回答。

“……”

“说话啊,你问我血型干嘛。”

“……”

“靠!还能不能行了!问完人就没声了是不是!”

张佳乐显然把积攒起来的怒气都发泄在了孙哲平身上,吼的孙哲平先是一愣然后也不耐烦了,本来他就不是个好脾气,这一下也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压着火儿说:“我本来想告诉你可能是是因为你的血型招蚊子的。”

“哦!好啊!然后呢!?”

张佳乐气急败坏的反问,语气尖刻的让孙哲平听了只想什么都不管就撕开那个破蚊帐把里面的人揪出来一顿拳打脚踢。

哦对了,职业选手得保护手,那就少点拳打,多点脚踢吧,三七分,就这么定了。

这么想着孙哲平盯着黑暗中那个模模糊糊的身影,最后还是选择了语气平淡的告诉对方:“我也是AB型血,不招蚊子。”说完就躺下了,面冲着墙背对着张佳乐的床,想象了一下张佳乐坐在床上气得瞪大了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模样,一个没忍住笑出声了。

后来张佳乐好几天没跟他说话。

再后来某天晚上孙哲平半睡半醒的时候突然闻见了张佳乐那股熟悉的洗发水味,一翻身发现一个大活人就躺在他床上,闭着眼睛,尽可能地把自己缩得小小的而不用碰到他。

“你……”孙哲平想了半天还是只说得出来一个你字。

“你睫毛还挺长。”

呸,他怎么说出来这么句话,孙哲平说完只想抽自己一嘴巴。不过正在冷战的好哥们儿突然半夜爬上了自己的床这件事换谁都会有点接受不能吧,哦对,也许应该强调一下,是长相清秀睫毛很长的好哥们儿。

张佳乐张开眼睛,维持着冷战时的态度绷着脸说:“我蚊帐里进蚊子了,困了懒得找,借你床睡一天。”

“……好。”

他俩这就算是和好了。不过提到蚊帐还有个事不得不说,某天晚上,俩人都在自己床上睡得好好的,房间里轻微的仿佛有什么东西断裂了的声音越来越来响……紧接着就是吱嘎一下,张佳乐的蚊帐塌了。

“啊啊啊啊啊啊!大孙救我!”

凄厉的叫声一下唤醒了睡梦中的孙哲平,他飞快地翻身下床几乎是用砸得拍下了房间灯的开关,然后他一回头,看见了床上被蚊帐压住还在不断扭动挣扎着的张佳乐……就像一只被网捕住后急于逃生的小动物。

直到今天孙哲平也没想明白,张佳乐当时怎么会被蚊帐弄得那么狼狈,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他求救的时候叫的是自己。

“其实我当时是做噩梦来着……所以才……”张佳乐解释道,孙哲平点点头,两人一起扭过头去看向那栋建筑物。

原来真的那么多年过去了。

“我们当时就是在那个屋住的是吧?”

张佳乐伸出手指向某扇黑着灯的窗户。

“是。”

张佳乐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正好从11:59跳到了0:00,再看了看日期,8月17,总感觉有点熟……

“大孙啊,你今天不会过生日吧”

孙哲平看了他一眼,特爷们儿的摸了摸下巴说:“我是今天过生日。”

“咳那个啥,生日快乐。”

看着张佳乐略僵硬的笑容和周围满满的【千万别问我礼物千万别问我礼物千万别问我礼物老子大半夜的才想起来上哪给你弄礼物去】的滚动弹幕,孙哲平很给面子的没提这茬儿。

突然,张佳乐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站了起来,眼睛亮亮的,露出期待的光芒。

“大孙,走!我带你取礼物去!”

孙哲平背着包跟了上去,发现他居然被张佳乐领到了百花俱乐部的小门,门旁边连着栅栏。

张佳乐伸手抓住栏杆顶部,脚下一使劲就翻了上去,坐在栏杆顶上调整姿势纵身一跳,落地,稳住,顿了一下,然后缓缓的站起身,回头看向还在门外的孙哲平,比划了一个“跟上”的手势。

这一幕简直就像出自特工电影。

孙哲平走近那个小铁门,看了看,将右手握成拳头向里面轻轻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推了那门一下。

“这门没锁。”

孙哲平大摇大摆的从他推开的门里走了进来,而张佳乐此时还维持着那个特工般的落地姿势。

“走了。”孙哲平对他比了个一模一样的跟上的手势,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嗞着牙跟了上去,他真庆幸这时候天够黑大孙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们沉默着走了几步。

“我说……”孙哲平开口。

“我没有。”张佳乐抢答。

“你是不是……”

“不是。”

“你刚才是不把脚崴了。”

“不是!”张佳乐拖着一条腿走的一瘸一拐地快速回答。

“……”

“你小心着点。”孙哲平无奈了,只能避开脚崴没崴的问题这么说了一句。

张佳乐跛着脚姿势不甚优雅的踏入了那片绿化带,深入到灌木丛里面蹲下身子开始翻找。

本来草地里蚊子就多,张佳乐一进去孙哲平几乎都能听见蚊子兴奋的叫声了,翻译成人话大概就是“开饭了”。他看着张佳乐掏出手机改成手电筒模式蹲在地上也不管脏不脏就在那摸来摸去找得无比认真,叹了口气,脱下外衫走到张佳乐旁边挥动着帮他赶着蚊子。

张佳乐皱着眉,嘀咕着“不能吧……该不会是被收走了吧……应该就是这啊。”

孙哲平左右看了看,发现这应该就是他们俩寝室正对的那块绿化带,再结合张佳乐刚才嘀咕那两句,孙哲平心想这货该不会是当年在这儿吐过西瓜子现在想带我来收西瓜吧。

“啊!找到了!”

张佳乐兴奋地从草地里拿出了一个脏兮兮的东西,看大小不太可能是西瓜,至少不是长熟了的。说时迟那时快,孙哲平还没来得及看清那被张佳乐抓在手里的到底是什么,一道闪电般的手电筒光就扫了过来,紧接着就是看门大爷惊雷一样的怒吼:

“你们俩!站住!干什么的!”

凭着多年的默契和荣耀战场上锻炼出来的反应能力,孙哲平和张佳乐只是在黑暗中交换了个眼神就迅速制定了作战方案,孙哲平微微弯下腰,伸出手拽过还蹲在草丛里的张佳乐,后者顺势一使劲就攀上了孙哲平的背,感觉到背上人抓紧了之后,孙哲平撒腿就跑,顺着进来时那个没锁的小门跑出了俱乐部然后也不看方向沿着街边就是一路狂奔。

直到大爷的手电筒光和怒吼都远远地消失不见,孙哲平才慢下脚步,两个人重重的喘息声交错在一起,张佳乐像个八爪鱼似的攀在孙哲平的背上,没要求下来,孙哲平也就背着他一步一步慢慢地往前走。

路灯把他们两个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看起来像一个人。

“找的什么东西?”孙哲平问。

“给你的生日礼物。”

“……我的礼物为什么会在绿化带里?”

“那个是五年前给你买的,后来没等到过生日你就收拾东西走了,我当时一生气就顺窗户给扔出来了,掉绿化带里面去了。”

孙哲平没说话。

“大孙。”

“嗯?”

“生日快乐。”

“嗯。”

“生日快乐。”

“我听见了。”

“生日快乐。”

“……”

“生日快乐。”

“我说你这是…”

“生日快乐。”张佳乐抢在孙哲平问问题之前又说了一遍,然后继续趴在孙哲平背上不说话了。

一步,两步,三步……

“脚还疼吗?”

“不疼。”

“下来走吗?”

“……不下。”

孙哲平吸了口气,夜晚的空气凉凉的,挺舒服,他没回头也没让张佳乐下来,用一种平常得不带任何好奇心的语气问:

“说五遍生日快乐干什么。”

“因为中间你走了五年啊,都补上。”

“嗯,那你怎么不连着说。”

“我靠!连起来说不会很像黄少天吗!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什么的!多吓人啊!”

“……也对。”





End





【小番外:后来张佳乐仔细想过了,如果当时他和大孙跑得不够快被逮住了的话,那么事情就会演变为“百花两位前任队长深夜潜入基地为哪般”“百花的秘密之是什么值得你走了之后又偷偷回来”这一切到底是道德的泯灭还是人性的丧失,请收看本期电竞之家——百花夜袭事件专访。
……真是细思恐极。嗯,还好大孙脚力好!】


评论(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