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多CP同人】各大神弄丢账号卡之后-肖翔篇

“小事情,出了一件大事情。--from孙翔”

“又怎么了……”肖时钦哑着嗓子说。

“这件事情很严重,你要做好心里准备。--from孙翔”

肖时钦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于是他看着面前还在摆弄手机的孙翔说:“我就在你对面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给我发短信了?……有什么事说。”

孙翔低头继续敲手机。

“可是我妈说文字的形式比较严肃,也比较容易让人接受。--from孙翔”

肖时钦的嘴角抽了一下,说:“我已经很严肃了,你说吧。”

“真的?”孙翔终于开口说话了。

“……真的。”

“我把你账号卡弄丢了。”

“!!!你敢不敢再说一遍什么丢了?”

孙翔斩钉截铁的回答:“敢!账号卡。”目光坚定而真诚。

“……”

“怎么丢的……”肖时钦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儿抖。

“昨天晚上聚会之后我把你外套穿回家了。后来我一摸兜发现你账号卡在兜里,我怕丢就又给放回去了,衣服脱一边我就睡了。”

“然后呢……”

“还是丢了。”孙翔特别认真的说着。“早上起来我把这事忘了,晚上回家之后才想起来,再一摸你衣服的兜就已经空了。”

嘉世俱乐部难得的聚会,肖时钦喝了点儿酒迷迷糊糊的就自己先回了,走之前把外套留给了只穿了件T恤的孙翔。他往床上一倒就睡到了第二天下午,好不容易从床上起来洗了个澡就听见有人猛按自己家的门铃,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孙翔。

“还有什么线索没有?”

孙翔皱着眉努力的思考,然后得出结论:“有,我发现伱用的洗衣粉和我妈用的是一个牌子,衣服上的味道一样。”

……果然自己就不该指望这货能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肖时钦在心底默默吐槽着自己的战术。

“如果实在找不到的话,可能要做好受处分的准备。”肖时钦比较客观的通知了一下孙翔,对方点点头表示自己已收到。

“那你怎么办?”孙翔突然发问。

“什么?”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孙翔说的是自己没有卡了怎么办,无奈的笑笑说:“没事,账号卡是归俱乐部所有的。”

“可是我觉得你的损失比较大。”拍了下大腿孙翔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卡丢了算我的,但是我估计要给俱乐部赔钱,不知道要赔多少,但是我肯定补偿你。”

“不用了真的……”

“用,我给你留字据。”说完孙翔行动力极快的拿过书桌上的钢笔和记事本扯下一页埋头认真的写了起来。

肖时钦本来准备等他写完递给自己再看的,但等了一会儿看孙翔还在写写停停的他就有些好奇了,于是他走到孙翔身后瞄了一眼桌上的纸。

这一眼看得他差点没腿一抖就坐到地上去,纸上首行写了三个大字当做名头--卖身契。

还用笔描了两遍加粗了。

正在肖时钦被震的心神不宁时那边孙翔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卖身契,潇洒的签上“孙翔”二字后,特爽快的把那张纸交到了肖时钦手里,然后一副“怎么样我很有担当吧”的骄傲表情看着他。肖时钦默默的把卖身契收好,已经放弃和孙翔讲道理了。

签完卖身契的孙翔离开了肖时钦家,孙翔走后肖时钦想了一想,把那张纸折了两折塞进钱包里。然后打开电脑登录荣耀论坛闲逛,意外的发现了一条有点熟悉的帖子。

Z市的许愿树。

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景点,就是常见的那种百年老树上挂了许多写着愿望的红布条。但是后来被网友扒出来这课树与荣耀地图中的一棵许愿灵树一模一样,顿时很多荣耀铁粉纷纷跑去膜拜许愿,红布条上关于荣耀的愿望也多了不少。

这个发贴人就把许愿树上一些有关荣耀是愿望拍了下来发了个吐槽贴,不得不说这愿望真是花样百出。比如这几条:

【手速早日突破二百】--楼下回复:喻文州来过?!

【张佳乐得冠军】--楼下回复:四亚粉辛苦了。

【黄少天少说话】--楼下回复:喻队你怎么能许两个愿望呢?太贪了。

剩下还有几条颇有亮点的比如什么【压力山小】【韩文清学会卖萌】【王杰希左右对称】【猥琐流称霸荣耀】等……

又往下翻了几条,肖时钦本来含着笑的嘴角突然僵住了,然后抽动了两下。照片里的红布条上写着【我要成为战术大师的男人】

肖时钦嘴角抽搐不是因为楼下回复说“哦呵呵我没看错吧?联盟四大战术大师可都是纯汉子哦!”也不是因为再楼下有人试图把喻文州、张新杰、叶修和他都给艾特过来。而是因为肖时钦很明确的知道,这个愿望,是孙翔写的。

许愿树被炒的很热的时候,孙翔拉着他也去过一次,当时两人戴着墨镜帽子全副武装,生怕被潜在的荣耀粉认出来。孙翔去买布条的时候还问他说用不用给他带一个,肖时钦摇头,他向来是不信这些的,不过孙翔却颇认真的写了愿望然后自己绑到了树上。

“许得什么愿?”肖时钦问。

孙翔清了一下嗓子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但最后还是用他一贯拽拽的语气回答:“我是要成为战术大师的男人。”

这海贼王的句式给他留下来深刻的印象,但现在肖时钦看着贴子里照片上的字有些无力。

孙翔你少写了一个“是”字你知道吗?差一个字差很多的,现在你的愿望已经变成“倒贴战术大师了啊……万一这棵树显灵愿望成真你可怎么办啊……想到这肖时钦打了个寒颤,他没有忘记自己也在战术大师的名单里……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肖时钦一看,来电人居然是刚走没多久的孙翔。

“我妈想请你吃顿饭,来不来?”

“呃不用麻烦了真的……”

“来一下呗,我妈想请你又不是我请,就明天,我家。”

“好吧……你妈妈认识我?”

“她认识生灵灭。”

肖时钦刚有点小欣慰,还没来得及表达孙翔的下一句话就到了:
“虽然她觉得生灵灭更像杀虫剂的名字。”

“……”

次日中午,孙翔领着肖时钦出现在了自家园区里,临进门前孙翔叮嘱肖时钦说:“我没告诉她我签卖身契的事,你别说漏嘴了,我妈知道了肯定担心。”

你的卖身契在21世纪里我能怎么样啊……难道还能把你转卖给怡红院或者
收你入房吗……所以说你妈妈会担心什么啊?!

肖时钦还在心里吐槽的时候孙翔已经把门打开了,孙妈妈听到声音走过来,肖时钦赶紧打招呼说:“阿姨好。”

接下来的午饭他非常满足,看起来一直笑眯眯的孙妈妈没有问这问那的,也没提杀虫剂的事。饭桌上有一盘熘肉段,味道直戳肖时钦的萌点,要不是孙妈妈在他都有点想打包带走了。肖时钦表示这简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啊!午饭后孙妈妈很热情的将孙翔和肖时钦送到了孙翔屋里“随便聊聊”然后自己去收拾碗筷了。

坦白说肖时钦是带着点好奇走进孙翔房间的,在他印象里孙翔是个有点拽有点傲心里年龄略低一点的选手,直白的说,就是有点中二病,嗯,而且重点在“二”上。

不出意料的在房间里看到了满墙荣耀的海报,不过仔细观察之后就会发现,所有海报的主角都是同一个角色--一叶之秋。

真是自恋啊……肖时钦回头,看到孙翔整个人周围铺满了“怎么样很帅吧”的弹幕,于是他很配合的说了一句:“嗯,不错。”

孙翔的眼神变得有点不满。

“嗯,非常不错。”

继续不满意。

“嗯……挺…挺帅的。”

孙翔收回目光,挑着眉云淡风轻的说:“真巧,我也这么觉得。”

肖时钦默默转过头去继续看海报,发现中间有几张居然是一叶之秋和生灵灭并肩的,这是中二的少年心底隐藏的团队意识吗?他抬手抚上其中一张,开口说道:“这几张……”

“这几张我简直帅爆了是不是?唉,可惜没有一叶之秋单人的,只好贴这个了。”

……他错了,他真的错了。眼前这个中二的少年心底除了二还是二,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再往前看了看,肖时钦居然还发现了一张君莫笑的单人海报,他已经不指望孙翔这是在弄什么“最好的对手就是最好的朋友”或者“相爱相杀”之类的了,他知道自己无论做出什么假设孙翔的回答永远不在他的脑回路里。

“这张是干吗的?”肖时钦指着墙上的君莫笑问。

“啊,这个啊,练飞镖用的。”孙翔很淡定的回答,然后走到电脑桌前拿起一支飞镖,抬手,瞄准,掷出…!!!正中君莫笑的鼻孔,整套动作非常熟练。

肖时钦的嘴角又是一抽,自从转进嘉世之后他的嘴角总是被动的抽搐,再抽就该变面瘫了。

孙翔拔下飞镖,走到电脑桌那面将飞镖又放了回去,肖时钦注意到桌上摆着一个盒子,里面整整齐齐的塞着很多张账号卡,肖时钦粗略的点了一下数目,心下了然。笑着问:“这是二十四全职业的账号卡?”

“嗯。”孙翔点头,抽出一张在手里把玩着。

“怎么突然想起来弄这么一套了?”

“那个叶秋不就是玩什么散人吗?我看看散人到底能有多难,哼。”

肖时钦说了句加油,这是真心话,孙翔在荣耀方面的努力程度真的很让人欣赏,从他当初苦练龙抬头就可以看出一二,俱乐部里的训练完成的也很认真。

再看向桌上那盒账号卡时,肖时钦是真的带了点儿鼓励的心情的,但这一眼却让他发现了一些问题。

“孙翔,你一叶之秋的卡不在这里面是吗?”

“是啊。”

嗯,看来自己想得没错。于是他开始慢慢诱导孙翔找出真相:“荣耀一共二十四个职业对吧?”

“废话。”孙翔一脸不屑。

“那你数数你这里有多少张。”

孙翔看着盒子在心里默默的数了一下,然后一脸沉痛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膀说:“小事情你还好吗?二十四个职业每个职业一张卡。二十四乘一得二十四,我知道九九乘法表里没有这句,那你也不能不会啊。”

肖时钦额头爆出一根青筋,他忍住自己又要抽动的嘴角耐心的提示孙翔。

“你手里还拿着一张,二十四加一得二十五。”

“……”

“我\靠啊啊啊啊啊!闹鬼了吗?!”孙翔惊叫出声,瞳孔放大,表情扭曲。肖时钦扶额。

“怎么了怎么了?”孙妈妈从门缝里探进半个身子,有点紧张的问,大概是被孙翔刚才那一声吼给召唤出来的。孙翔哆哆嗦嗦的指着桌子上的盒子苍白着脸说:“妈,我们家好像闹……”

“阿姨,没什么事,真的。”肖时钦抢在孙翔说出那个鬼字前回答,同时微笑着看向孙妈妈,目光里包含了四个字--请相信我。

“不好意思,阿姨,请问您前天是不是从孙翔的外套里拿了一张卡放到这?”

“是啊,我洗衣服的时候拿出来的。”

“嗯好,谢谢阿姨,真的没事了。”肖时钦给一旁明显还想提问的孙翔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说话。孙妈妈有点疑惑的关门走了,门刚一关上孙翔就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我妈从我外套里拿的卡?”

“不是你的外套,是我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你睡着的时候阿姨应该是把你放在旁边的我的外套洗了一遍,洗之前发现了口袋里的账号卡,于是把卡拿出来放到了盒子里。”肖时钦一顿,当时孙翔说过自己和他妈妈用的洗衣粉味道一样,现在看来不是一样而是孙妈妈给他洗了衣服又放回去了。这么说的话……这还真是一条重要线索来着。

凭借新旧程度不难从那二十五张卡里挑出他的生灵灭,再电脑刷卡登录确认了一下,看到屏幕里全副武装的机械师肖时钦和孙翔都舒了口气。

“卡找到了,卖身契还我。”

孙翔特别理所当然的把手伸到了肖时钦面前,肖时钦也没含糊,果断的就将手插进了兜里准备把装卖身契的钱包掏出来,却听到孙翔又接着说:“幸亏找到了,要不我还得给你打工做饭赎身,麻烦死了。”

肖时钦的手停住了。

“你还会做饭?”

“就会一个菜,熘肉段。我妈教的,就刚才那个。”

刚才的熘肉段……很好吃啊……他还想打包来着……不过,熘肉段是不能装盒带走了,那把做熘肉段的人打包收走……也许可行?

战术大师肖时钦改变策略,把手从兜里撤了回来,摸了摸鼻子说:“不好意思,丢了。”然后在孙翔有点崩溃的一声“靠"里,笑而不语。

卖身契这种东西,怎么能说还就还?

评论(20)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