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多CP同人】各大神弄丢账号卡之后-江周篇

“队长来了吗?”江波涛刚一到俱乐部就拽住杜明一脸焦急的询问。昨天一天江波涛都没能找到周泽楷,几条短信没有回应后他一个电话打过去发现对方居然关机了,再一打听战队里的人也没有知道队长在做什么的,江波涛一颗心就悬起来了。

“来了,好像是去找经理了,不知道什么事。”

杜明尽快的回答,然后他就看到江波涛松开了自己的胳膊,皱着眉向经理办公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直到在走廊里看见那个熟悉的背影江波涛才稍微送了口气,连忙加快脚步追上去,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喊了一声“队长”

周泽楷回头,江波涛顿时察觉出队长的状态不太对,虽然没有太多表情但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无精打采的气息,通俗点儿说,就是周泽楷现在很颓。

“是出什么事了吗?昨天的短信和电话都没有回。”

“嗯……手机……丢了。”

“这样啊……”江波涛小小的叹口气,比起他昨天提心吊胆中无数惊悚的脑补,这个结果真心算是好的了。

“还丢了什么别的吗?”

“嗯……有…”周泽楷突然目光歉疚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迅速的躲开了,这感觉怎么像是做错事的学生呢?江波涛一颗心又悠悠的悬起来了。

“还丢什么了?”

“嗯……钱包…卡……”

“卡?!什么卡?”江波涛一下抓住关键字。

“账号卡……”周泽楷慢吞吞的吐出三个字,随后就避开江波涛的目光继续颓了下去。这回江波涛的心可算是落地了,不过是被那三个字硬生生砸下来的,直接摔在地上摔得稀碎稀碎的。

“在哪儿丢的……”

“嗯……不知道…”

“哎,算了,卡回去再找,队长找经理是有事吗?”虽然说周泽楷是队长江波涛是副队长,但一般和俱乐部方面接触都是江波涛负责,这种周泽楷独自找经理的情况还没出现过。因为经理曾明确的表示过不希望在江波涛不在的时候和周泽楷进行谈话,心太累……

“嗯……认错…”周泽楷很诚实的说。

这回答弄得江波涛一愣,然后就有点感动了。弄丢账号卡对队员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俱乐部方面当然也不会高兴,处分批评什么的很难避免。所以假如选手丢了卡第一反应都是去找一找,找到了更好找不到再去认错,不过有可能会耽误找卡的时机。像周泽楷这种一发现丢了就马上去领罪的实在是太榜样了。

“队长啊……这个…”江波涛感觉有点难开口。私心里他肯定是不希望周泽楷被批评的,但是“先别去认错我们偷偷找一找,找不到再说”这种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在诱导良民犯罪啊。

“队长,我觉得我们可以先自己努力找一下试试,就算告诉经理,经理也是只能去找,如果能找到的话,我们找和经理找都是一样的。”

“嗯……不说?”周泽楷对于不告诉经理这件事表示怀疑。

“经理很累的,如果我们能找到就不用他费心了。”

周泽楷还是有点犹豫,看了看江波涛终于吐出了一个“好”字。江波涛在心里暗暗唾弃了一下自己然后决定既然诱导了那就拐卖到底吧,于是又补上一句:

“队长以后再有什么事都可以先找我。”

这次周泽楷没有任何异议的直接点了点头。

回到休息室江波涛准备开始找账号卡的艰难工作了,他捋一了捋思路开口问一旁仍然一副做错事的颓样的周泽楷:“队长昨天都去过什么地方?”

“嗯……训练…食堂……咖啡…家。”周泽楷说了一个对于他来说非常详细的句子,显然是很想努力地配合江波涛的工作。

“咖啡?咖啡店吗?在哪里?”

“嗯…一个……不远…”

“一个?”江波涛没听懂,不远应该是指离这里不远,但那一个是什么?

“嗯,一个。”

江波涛的头顶依然打着一个问号。周泽楷掏出手机飞快的输入了什么然后将屏幕递到了他面前,上面显示的是本市地图,目标地点正是“壹个咖啡馆”下面还配有几张照片和详细地址。

原来“一个”是名字啊,江波涛点点头表示理解了。周泽楷收回手机,突然闷闷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个有些突然的道歉让他心里一动,在他眼里周泽楷其实一直是一个挺乖的老实孩子,甚至更多时候是需要人关照的。

比如周泽楷接受采访的时候常常需要他在镜头外给他做口型提示。

比如某次他们和蓝雨比赛后他上了个洗手间,出来时发现刚打输了的黄少天正拉着队长说话,他承认他当时很好奇怎么能有人对着队长聊的那么开心,于是他偷听了一会儿墙角。

“诶我说你的神枪手为什么要穿风衣戴礼貌啊?挺帅的嘛,是你们队里妹子给你配的?”

“嗯……”

“诶我\去!还真是妹子啊!这福利啧啧啧,你看我们蓝雨寺,啊呸,我是说我们蓝雨战队,纯阳组啊!一到夏天一个个穿的像澡堂子一样!我都不明白我们俱乐部为什么还要有女厕所这种东西。对了我跟你爆个料,有次男厕维修,郑轩尿急,最后他捂着肚子喊了句压力山大就冲进女厕所了哈哈哈哈哈哈…咳,不许说出去啊。”

“嗯……”

一旁听墙角的江波涛先是在心里给郑轩点了根蜡,然后发现了问题所在:周泽楷在说话时经常有一个长长的“嗯……”已表示他正在大脑里输入对话内容,所以这个“嗯……”其实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但黄少天不知道啊,他以为周泽楷的每个嗯都是对他的热情回应,抢在周泽楷说正文之前继续说下去,越说越开心。

“还有啊,你那副队长,叫江波涛的,他命里是有多缺水啊,我听说他还有个弟弟?他弟是不是叫江汹涌啊?”

“嗯……”

江波涛听不下去了,半是觉得周泽楷现在的处境实在是非常痛苦,半是因为他再不出去就要多一个叫江汹涌的弟弟了。

“队长,车来了,我们走吧。”周泽楷很用力的点点头,加快脚步就朝他走了过来,江波涛至今都能够清楚的记得队长那饱含感激目光,太真挚了。

再比如现在,周泽楷正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进行最后的伪装。这类事以往都是江波涛帮他打理的,神奇的是江波涛每次都能把他打扮得不像自己但看起来却很顺眼。

周泽楷显然没能做到这一点,他的左侧颧骨上贴了两块创可贴,鼻梁上驾着一副宽边儿黑框眼镜,头发被乱糟糟的塞进一顶红色鸭舌帽里。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周泽楷还用水彩笔在自己脸上点了一个黑点儿冒充黑痣。

任何一个荣耀玩家如果能跟看到此时的周泽楷的话,一定都会在心里咆哮:尼玛这就是荣耀第一帅比吗?!联盟没有前途了啊!!!!

……可是周泽楷还是这么出门了。他独自走到了壹个咖啡馆门前,左右环顾了一下没有人跟来就走了进去。老实孩子周泽楷在跟他的副队长道过歉之后依然难以消除心中的自责感,于是他决定单枪匹马的自己先来找一找,如果能够找到的话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但是,两分钟后,他就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决定实在是太糟糕了。

周泽楷进门后对着收银台后面的大妈酝酿了一分多钟,然后断断续续的挤出来一句:“嗯……您…您好…”

“啊小伙子好,你没点东西呢吧,什么事儿?”大妈的嘴皮子格外的利索。

“嗯……我……来过……”

“来过啊?熟客?有什么事儿?”大妈快节奏的回答。

“嗯……我……昨天下午……”

利索大妈估计是看周泽楷说话实在是费劲有点等不起,于是不太客气的打断说“小伙子要不你先组织组织语言?你看我这也挺忙的,要不你插空慢慢跟我说我听着也行。”

此时周泽楷估计也意识到自己给别人添麻烦了,于是就很懂事的往后站了一站,等待着每一位顾客和收银大妈结账的空档周泽楷才能说上几个字,这还是时间足够的情况下,更有几次周泽楷的“嗯……”字还没酝酿完下一位顾客就来结账了,于是他就继续默默的等。

有那么一个瞬间周泽楷真的特别希望江波涛现在能在自己旁边。

一位顾客结过账之后。
“嗯……昨天下午……我来过。”

四位顾客结过账之后。
“嗯……钱包……丢了。”

七位顾客结完账之后。
“嗯……我…”
啊,又一位顾客过来了。

又等了两位。
“嗯……丢了……可能……在这。”
又有人过来了。

周泽楷已经数不清他等了多少人来结过账了。

“嗯……昨天下午……我来过”
“嗯……钱包…丢了。”
“嗯……可能……在这。”
“嗯……请问……有捡到……吗”
“嗯……失物认领…在哪”
“嗯……谢谢。”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加上几个被打断的“嗯…”,周泽楷可怜巴巴的站在收银台后面站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站得腿都有点酸了。大妈在听到那句谢谢之后好像突然反应过来还有周泽楷这么个人,问了一句:“说完了?”

周泽楷点点头,心情好了一点。

“诶呀小伙子真对不住,刚才人太多我没注意听,你看要不你再从头说一遍?”

“……”

好希望江波涛能在啊……周泽楷默默的在心里许着愿。然后他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嗓音响起:

“他的意思是说,昨天下午他来过之后钱包丢了,很有可能是丢在你们店里了,想请问一下有没有人捡到或者店里有没有失物招领的地方?麻烦了。”

说完后江波涛很礼貌的朝大妈笑了笑。大妈顿时对这个有礼貌说话又好听的小伙子好感度爆棚。

“丢东西啊,没有失物招领的地方,你们顺着后面的走廊往里走,然后左转,第三个屋里找保洁看看有没有人捡东西。”

“好的,谢谢。”

江波涛道完谢之后自己就朝着走廊的方向走过去,走了两步之后很满意的发现后面有只小尾巴默默地跟了上来。

“不是说以后再有什么事先来找我吗?怎么自己跑过来了?”

“嗯……你也…”

你也是自己过来的。领会了周泽楷的回答江波涛被噎了一下,然后又迅速的转移话题:“我来了之前你站了多久了?”

“嗯……你来……多久?”

你来了多久?江波涛略略的考虑了一下说:“我来了差不多十五分钟吧。”

周泽楷在后面有点不满的抿了下嘴,但是因为到底是自己有错在先,所以只是闷闷的说了一句:

“嗯……不过来…”

“因为想看看队长一个人能说到什么程度啊。”江波涛回答,他绝对不会承认在看到周泽楷居然自己先跑来找卡又没有叫他的时候他心里又那么点不爽,在看到周泽楷在自己不在的情况下只能艰难地和大妈叙述时他更是有点开心。

……自己这是什么心理,变态吗?

“真不知道不认识我之前队长是怎么过的。”江波涛笑着吐槽。

突然,周泽楷从后面抓住了他的手腕,扯了一下。江波涛回头发现周泽楷的表情格外严肃,眼神甚至有点愤怒。

不会吧?队长因为自己没有及时过来生气了吗?

周泽楷又用力的扯了一下,另一只手则悄悄的指了一下某一桌正在喝咖啡的顾客,他把背包挂在了座椅后面,而此时,一个长相猥琐的蓝衣男子正在翻着那个包。

小偷!

江波涛反应过来后立刻在周泽楷旁边耳语:“队长你去门口站一下,我怕他要跑。”周泽楷点点头朝着门口走过去。

江波涛自己则拽过一个看起来体格不错的男服务生向他指了一下那个小偷的位置,然后他和服务生一左一右从后面慢慢靠近。

“别动!!!”小偷好像察觉到了有人靠近,突然拔腿就跑,江波涛和那个服务生冲上去只拉住了一下那个小偷就被挣开了,小偷疯狂的朝着门口跑过去,然后,“嘭”的一声响。

江波涛和服务生随后就到,服务生扑向了小偷把他按到了地上,而江波涛则本能一般跑到了周泽楷旁边。

小偷在逃到门口时被周泽楷拦了一下,急于逃跑的小偷狠狠地将周泽楷推到了地上,嘭的那一声巨响正是周泽楷倒地的声音。

“队长!怎么样?”江波涛扶住刚从地上坐起来的周泽楷的后背,心里用不亚于黄少天的语速把自己骂的狗血淋头。

妈\的自己是脑子出问题了吗居然让队长去看着门口,小偷逃跑的时候肯定不会管门口人的安全啊。江波涛意外的很想很想爆粗口。

看着周泽楷皱着眉坐在地上,鸭舌帽狼狈的歪向一边,江波涛掐死那个小偷的心都有了。不过他还是冷静了一下心神,哑着声问:“还好吗?有没有哪里特别疼的?”

“嗯……”周泽楷闷哼。

“手怎么样?疼不疼?”江波涛先问重点部位,不等回答自己直接就抓起周泽楷的右手查看着。

“嗯……疼……”

江波涛心里一紧。

“是这只手吗?怎么个疼法?”

“嗯……是…动不了……”

大脑一片空白,江波涛觉得自己的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复杂过,震惊,愤怒,内疚,心疼。表现在行为上就是他现在木着脸,动作僵硬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做不到。张了张嘴,一向善于交际的江波涛却仿佛失语了般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最后,他只是把目光静静的投向了自己现在紧紧握住的这只手,周泽楷的手。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这只很疼又不能动的手慢慢的活动手指变换造型,最后停留在一个剪刀手哦耶的姿势。

“嗯………骗你…不疼。”

“……”

周泽楷的眼睛亮亮的,笑容腼腆但是露出了两颗小虎牙,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恶作剧成功的愉悦气场。

这不是我的队长…这不是我的队长…这不是我的队长!!!我的队长是老实孩子眼前这个小心脏是谁啊!!一定是叶修或者喻文州把队长带坏了啊!!!把纯洁的队长还给我啊啊啊啊!!江波涛的内心波涛汹涌。

“起来。”江波涛没好气的说。周泽楷自己慢吞吞的站起来,令人发指的是整个站起来的过程中他的右手一直坚定不移的维持着那个剪刀手的造型。

警/察很快赶到,两人应警/察的要求去公/安/局/做/笔/录,到地方后意外的在警/察搜出来的小偷身上的赃/物里发现了周泽楷昨天丢的钱包。

因祸得福,好人有好报啊,江波涛感慨着,两人想要拿回钱包却被告知说:必须提供能够证明自己确实是失主的证据。本来很简单的事情这时却了有点难度,周泽楷的钱包是很普通的纯黑皮革的男款钱包,实在是没有什么特点能够供他描述;钱包里的钱肯定都被拿走了,两人倒是都看到周泽楷的账号卡还在钱包里乖乖呆着,可是看这\警\官\老大爷的模样实在是不像能认出一枪穿云和周泽楷然后跪求签名将钱包双手奉上的荣耀粉啊。

哎…这要是韩文清在就好了………韩队一出,钱包到手。

“队长你钱包里还有什么有特点但是不值钱的吗?比如照片之类的?”江波涛积极的提示。

“嗯……有……”

“有就好办了,赶紧说说是什么对上号了我马上把钱包给你们。”老大爷也积极配合。

然后就看周泽楷努力的酝酿…酝酿…酝酿…但是除了脸颊越来越红之外没有任何进展,终于周泽楷努力的说出了一句话:

“嗯……请…转过去……”

周泽楷是对这江波涛说的,江波涛满心的不解啊,不过碍于拿钱包的正事他还是配合的背过身去。

钱包被打开的声音,周泽楷把照片抽出来,然后摘下帽子和眼镜,用手抹了一下自己脸上水彩笔点的黑痣,又指了指江波涛的背影,\警\官\老大爷则领会的“哦…”了一声,把钱包递了过来。

两人走出/警/局/,江波涛实在是压不住心里的疑问问了起来:“队长钱包里是什么照片啊?女明星?女选手?”

“嗯……不是…”

“全家福?”

“嗯…不……”

“该不会是你小时候的裸照吧?”江波涛大胆假设,光屁股的幼年队长…说实话还真的有点想看啊。

“嗯……不是…秘密。”

“好吧。”江波涛不再追问,在注意到周泽楷的脸颊上一道被抹开的黒印时很自然的抬手帮他擦了一擦,透过指尖传来的温度有一点烫烫的。

江波涛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周泽楷的钱包里,放着的是一张他和他的合照。








'


【小番外一:自从那次“剪刀手心脏”事件后,江波涛刻意控制了队长和四位战术大师的接触,但是很长一段时间内,他还是无法直视这个造型。
轮回全员照集体照,本来大家都齐齐摆好了象征胜利与冠军的剪刀手,可副队长江波涛却在照相前咆哮说“都给我手背后!!!!!”
……于是轮回就有了一张全员领\导\人一般手背后的集体照。
不过细心的朋友还是会发现,这张集体照中江波涛的左肩头冒出了一只可爱的剪刀手……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只手属于照片中眼神最无辜的周泽楷。

【小番外二:某日,轮回战队正副队长一同出门玩耍,正队长周泽楷不幸掉入河中,副队长江波涛在江边日夜哭喊不愿离去,终于召唤出了河神。
河神拎着一个周泽楷,这个周泽楷呆萌呆萌的忽扇着大眼睛看着他,一脸人畜无害,就是不说话。
河神问:“这是你掉的周泽楷吗?”
江波涛说:“不,这不是我的周泽楷。”
河神把第一个周泽楷扔回水里,又拎出一个周泽楷,这个周泽楷先是捂着手腕表情痛苦,然后又双手比了个剪刀手。
河神问:“这是你掉的周泽楷吗?”
江波涛说:“不!这不是我的周泽楷!”
河神把第二个周泽楷扔回水里,又拎出一个周泽楷,这个周泽楷只是看着江波涛的眼睛然后说:“嗯……”
河神问:“这是你掉的周泽楷吗?”
江波涛说:“是的是的就是他!”
河神说:“很好,为了奖励你的诚实,我决定将这三个周泽楷都送给你。”
江波涛说:“不不不!一个就好一个就好!”
河神说:“怕什么,可以三合一。”
……
……江波涛一身冷汗的从梦中惊醒,擦擦头顶的汗在心里默念还好是梦,还好是梦……突然间抬头看到轮回前几天照的集体照,江波涛觉得周身一股寒气上涌。
妈/的,真的只是梦吗?

评论(6)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