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多CP同人】各大神弄丢账号卡之后-双花篇

张佳乐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倒霉过。

他蹑手蹑脚的一路潜回霸图训练室,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有人跟来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尽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心虚。几次深呼吸之后,他最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小辫子,雄赳赳气昂昂的迈进训练室的大门。

嗯,走到座位旁,坐下,开机,刷卡,非常非常的顺利。

看着屏幕上正在努力加载的读卡条,张佳乐稍微松了一口气,到现在都没找来的话至少今天就糊弄过去了吧?

叮。系统提示登录完毕,张佳乐盯着屏幕里显示的角色,刚要松出的一口气卡在了嗓子里。

“咳咳咳咳!”一阵猛烈的咳嗽,张佳乐担心按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他很有可能一口血喷在屏幕上然后华丽的昏过去。

“怎么了?没事吧?”老好人林敬言关心地看了过来。

糟!不能让他看到!张佳乐迅速整个人转过身,用后背尽最大可能的遮挡住身后的显示器,一边答道:“没事,没事!挺好的!”

“真没事?”林敬言疑惑的偏了下头,张佳乐的上半身随着他的动作一起缓慢的向左偏;他把脑袋正回来,张佳乐又跟着缓慢的晃了回来……活像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向日葵。

“你晃什么?”

“啊?我晃了吗?呃…这个,腰有点酸,我活动活动,老林你要不也试试?”

“不了…像向日葵……”林敬言终于把头转了回去,他没能看到张佳乐身后屏幕里显示的已登陆角色并不是百花缭乱,而是一个狂剑士--再睡一夏。

一脸哀怨地盯着再睡一夏盯了足足两分钟,张佳乐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是平时,卡拿错了他直接找大孙换回来就好,可偏偏是现在,在昨晚之后张佳乐觉得自己暂时还无法面对孙哲平,不过再盯下去显然也不会有什么进展。再睡一夏也不可能扔下手里的重剑从裤兜里掏出两颗小地雷说:“嘿骗你的,其实我是百花撩乱!”于是他退卡,决定先回房间冷静冷静,拿着再睡一夏的卡他走到韩文清旁边无精打采的说:“老韩我有点不舒服,上午的训练先翘了啊下午我再来。”

回到房间,张佳乐把自己整个人砸到床上,醉宿后带来的轻微头痛感这时才暴露出来。“嗡嗡”两声震动,张佳乐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亮了,信息来自--孙哲平。

他几乎是闭着眼睛抖着手点开了消息。

“卡拿错了,我给你送过去。”

张佳乐一个激灵连忙编辑回复想说不用了,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我打到车了,半小时后到,门口等你。”

一声哀嚎,张佳乐再次倒在床上,今天这一劫他是躲不过去了。

时间调回昨天晚上,孙哲平把抗在肩头的张佳乐放到地上,稳住,两道剑眉紧锁着打开家门。

张佳乐喝醉了,今天两人去露天大排挡吃饭,不知不觉就喝的有点多,张佳乐的酒品不怎样他是知道的,所以张佳乐拽着他一直问他把重剑藏哪了的时候他忍了,张佳乐用手比划成手枪对着他啪啪啪一顿连射他也忍了,但他万万没想到张佳乐能一个鹰踏跳上餐桌从兜里抓了一把硬币和零钞就四面八方的扔了出去,嘴里还叫着:“去吧!闪光弹!”

他能忍,老板也忍不了了。他们俩被双双赶出大排档,走之前孙哲平还向附近几桌盘子里被撒了硬币的顾客一一道了歉,这才扛大米一样把张佳乐扛回了自己家。

把已经有点蒙的张佳乐安顿在唯一的一张床上,孙哲平揉着眉心打开电脑准备打一会儿荣耀放松放松。

放松……放松……嗯,他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多了。然后他就听到背后个兴奋异常的声音悠悠响起:

“大孙打荣耀呢啊!荣耀怎么能不叫我呢哈哈哈。”

一边说着张佳乐就一屁股坐进了电脑前的转椅里……孙哲平的腿上。孙哲平赶紧动了动,试图把他推下去,但结果是两人只不过由上下叠在一起变成了左右挤在一起,在一个转椅里。虽然为了舒适度孙哲平的转椅是那种超大号带扶手的,但两个成年男人塞进去还是挤得不行,而醉酒的张佳乐似乎毫不介意这一点,捅了捅孙哲平的腰催促着:

“刷副本啊?进本啊人家都等你呢。”

孙哲平再一看刚才和自己组队刷了两局的几个人确实都等在副本门口呢,于是没多想直接就进本了。

刚开始的时候确实还好,张佳乐就那么挤着看得聚精会神,没再说什么也没乱动,但是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孙哲平心里总觉得没底,于是打一会儿侧头看一眼,打一会儿看一眼,生怕对方又要有什么大招。

果不其然,在刷到第二个boss的时候,状况出现了。张佳乐“嘭”地一拍桌子,指着副本里兢兢业业干着活儿的一个战斗法师就说:

“叶秋!!!嘉世的!大孙,快!一波带走他!!!”

孙哲平无力的解释道:“这是刷本不是打比赛……”说到打比赛孙哲平突然反应过来,百花第一次进总决赛就是最后败在了嘉世手里,后来两次则都是输给了微草。这么说的话……他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张佳乐又是一拍桌,死盯着一个刚刚飞上天的魔道学者下了指令:

“微草的人!!!这帮搞清洁的我早看他们不顺眼了,大孙,打下来!”

孙哲平已经不想说什么了,看张佳乐亮的诡异的瞳孔和绯红的面颊孙哲平就知道这家伙现在完全不是讲理的主了,意思意思敷衍着发了几个招孙哲平操作着再睡一夏远离了杀boss的战场,然后直接下线了。

“打完了?赢了?”

“嗯。”孙哲平敷衍着,实话说作为一个常年独来独往的纯爷们儿,敷衍安慰之类的即使是对着喝醉的人他做起来也有几分尴尬。

“睡觉去。”孙哲平觉得自己再在这破椅子里挤下去就要憋屈死了。还好张佳乐很识相的乖乖听了一次话,真的自己晃晃悠悠的就朝着床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脱衣服,脱到最后只剩了一条小内裤。

“.喂你脱衣服干什么。”

“好热。”张佳乐理所当然的答道,又用手背蹭了蹭自己的脸,不满的嘀咕:“脸上更热,难受。”

张佳乐的脸确实烧的厉害,孙哲平起身拿回了几张餐巾纸,用自来水打湿之后糊在了张佳乐的额头和两侧脸颊上,后者感觉到一阵清凉满意的眯起双眼。

拿出被子自己也准备睡觉了,两个人同睡一张床的情况在百花时也不是没有过,不过盖同一床被子还是头一回,张佳乐……应该不会介意吧?孙哲平只是小小的犹豫了一下就决定还是和那个只穿了一条内裤的醉鬼钻了一个被窝。

躺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将要睡着时孙哲平隐约听见张佳乐揭掉脸上的餐巾纸扔到了地下,还抱怨了一句“腰好疼”

废话,鱼罐头似的和自己挤了好几个小时,腰不酸才怪了。

这一切在孙哲平看来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但落在喝断片对昨晚的事毫无印象的张佳乐眼里,这一幕着实非常具有冲击性。

腰疼,自己只穿了一条内裤。这是刚醒来的张佳乐对现在情况的第一认知。

大孙家,大孙睡在旁边。这是第二认知。实话说认识到这一步张佳乐心里已经有点打鼓了,这种不好的预感在他发现自己和大孙用的是一床被子后变得格外浓烈。但是大孙的人品他是相信的,趁酒后这个那个的不是他的风格啊,再说了如果真的…了怎么可能没有痕迹呢,对…吧……

张佳乐整个人石化在了掀被子下床的那一刻,因为那一个瞬间,他看见了地上几张明显已经用过的餐巾纸。

他大脑里最后一根弦“嘭”地断了。

身体僵硬了许久才能够再次活动,张佳乐确认孙哲平暂时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后,狠狠的摸了把自己的脸,这个时候必须爷们儿一点,解决问题!然后他就做出了一个很爷们儿的决定--跑路。

在床头柜找到自己的全套衣物,刚一拿起来就是“啪嗒”一声,他的账号卡从衣服堆里掉到了地上,迅速的回头发现孙哲平还是没醒他加快了动作,捡起账号卡随手放在一旁的电脑桌上飞快的就套上了衣服和裤子,将账号卡揣回兜里,张佳乐拎着拖鞋光着脚一路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门口,换鞋,开门,关门,整套动作行云流水,非常完美。

这时候如果张佳乐能够拥有上帝视角的话,他就会发现,在自己随手将卡放在电脑桌上之前,那里就已经静静的躺着一张账号卡了,而他后来拿走的,就是先前孙哲平放的那张--再睡一夏。

他看着屏幕上的来自大孙的短信,感觉浑身都不舒服,一想到自己和大孙昨晚可能打破了道德与理智的底线他就觉得接受不能啊。思考再三张佳乐又做出了一个极其爷们儿的决定--求援。

“老林,来俱乐部门口一下,有事(请务必一个人来!)谢。”林敬业疑惑的看着手机里的短信,不过还是很善良的出现在了门口。

“诶呀老林你可来了!快快快帮我个忙。等会儿大孙过来你把这个卡给他,然后把他给你的卡给我拿回来。谢了。”

“卡拿窜了?”

“嗯,老林你的理解能力真好。”

“我的意思是问你,为什么不自己把卡拿回来……”林敬言扶额。

“啊这个,昨天晚上……呃……吵架了。”

“哦……”林敬言还是有些理解不能。张佳乐则抢在他问下一个问题之前严肃的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一副“哥的未来就交给你了”的表情特别有范儿的转身走开,然后……钻进了绿化带的灌木丛后面蹲好。

林敬言表示压力山大啊。

利用主场优势占据了最佳隐藏点的张佳乐观察着林敬言的动作。看了看表,估计着孙哲平马上就要到了,张佳乐折下一小截树枝举在头顶。

然后他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林敬言正直勾勾的看着他的藏身处。啊喂!老林不要这样啊!伱难道不知道队友视角有时候会毁了一个猥琐流大师吗!你家方锐大大难道没有告诉伱吗!!!张佳乐在心中咆哮。

眼看着老林的视角还是一动不动张佳乐按捺不住了,赶紧挥舞着手里的小树枝示意老林别再看自己了。

“你蹲在这干吗?”

张佳乐听到背后孙哲平的声音缓缓响起,手里的小树枝啪嗒掉在了地上。他慢吞吞的站起来,低着头不敢看孙哲平的眼睛。好在孙哲平没有追问他为什么蹲在绿化带后面而是很自然的朝一旁的长椅走了过去。

孙哲平坐在长椅中间偏左的地方,伸出整个胳膊把账号卡递了过去,无奈又疑惑的问张佳乐:“我们非得这么坐吗?”

张佳乐缩在整个长椅的最右端硬是和大孙拉开了一米的距离,交换完账号卡后依旧一言不发。

“怎么了?今天早上我没醒就走了?”孙哲平有点弄不清状况,昨天这家伙喝醉了还和自己挤的像罐头,今天就一副要和他划清界限的模样。

“昨天晚上……”张佳乐干涩的开口。

“嗯?”

“昨天晚上我喝醉了。”张佳乐终于下定决心把话说明白,毕竟大孙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之一,即使真的…了,他也希望能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醉的还不轻。”孙哲平脑海里回想起了昨晚的鹰踏和闪光弹。

“嗯,那昨晚麻烦你照顾我了。”

“怎么了你?跟我说话这么客气?”孙哲平的纯爷们儿粗神经终于察觉到张佳乐的状态不对了。

“照顾你也不是头一回。昨晚你捣了一会儿乱就睡了,不算麻烦。”

“你说什么?!”

“我说你不算麻烦。”

“不是不是!我昨晚闹了一会儿就直接睡觉了?!”张佳乐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形势?要是别人的话他还有可能怀疑对方是吃完了就想赖账,可是大孙的话,大概只能会摸着下巴承认说“嗯是我做的”吧。

“那我为什么只穿了一条内裤?”

“你说热自己脱的。”

“地上的餐巾纸是怎么回事?”

“你说脸上烧的难受,冷水敷脸来着。”

“我还有点腰疼……”

“这可不赖我,我打荣耀,你非得和我挤在一个转椅里看,我家那个转椅,多大你知道。”

就是说……完全是自己想多了啊!!!

张佳乐一个瞬移就从长椅边上挪到了孙哲平旁边,一只胳膊搭上孙哲平的脖子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叫道:“我靠大孙你不早说吓死我了!”

“什么跟什么……”张佳乐这脸变得也太快了……沉浸在自己还是完壁之身的喜悦中的张佳乐没给他仔细思考的机会,兴奋的搂着他的脖子自说自话:“大孙你对我太好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张新杰推荐的那家酸辣粉!我带张新杰去,让他给我们俩调醋,调完不让他吃哈哈哈哈。”

还没笑够呢,张佳乐就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孙哲平从脖子上拿下来了。孙哲平正挑着眉上上下下地打量自己,一脸高深莫测。

“怎么了?不想去啊?”

“去,你不喝酒我就去。另外……”

孙哲平换了个姿势,往后靠了一靠,一只手摸着下巴笑得有点痞气的直视着张佳乐的眼睛说:“另外……我好像知道你早上为什么要跑了。”

“……”

“……你想错了”

“我还没说我想的是什么。”

“我还有事先走了!!!老韩只给了半天假!!!!”张佳乐腾地站起来,以一种急行军的前进速度低着头大踏步的就往回走,看也不看后面还在喊他名字的大孙。

望着张佳乐越来越小的背影,孙哲平突然觉得自己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做,好像有点亏了。

嗯,亏大了,晚上吃酸辣粉吃回来吧。


评论(8)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