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多CP同人】各大神弄丢账号卡之后-叶蓝篇

“蓝桥春雪君归日。”
“君归日?哪个君?君莫笑的君?”
“嗯。”
“呦,那这名儿还不错。”

还不错?他这账号都用了好几年了是不是不错也不用他点评啊,更何况就在叶修叶大神对他的ID表示了肯定之后的第二天,蓝河悲愤的发现他很可能要和蓝桥春雪这个名字说再见了,因为--他的账号卡丢了。

果然任何事只要和叶修扯上关系就不会有好事。叶修就像是一个隐藏boss,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触发,关键是这个boss蓝河永远也打不过 ,不仅打不过还跑不出仇恨范围,于是只能一遍遍的被虐,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大号没了,那先上小号转转吧。蓝河登上绝色的号,刚一上线就收获了许多兴欣小白们的问候,铺天盖地的消息里有一条格外抢眼--君莫笑。

君莫笑:【蓝溪阁那边忙完了?又有空来我们这当保姆啊,表现不错,下次你再来我请你吃面。】

吃面?吃泡面也算是请客是吗?他是前两天陪俱乐部是公关部到嘉世的主场办点事,结果就被住在对门的叶boss逮住了,硬是拉着他在兴欣网吧泡了一桶面还热情地让他留宿了一夜…然后…说好叫自己起床的叶修把自己忘了个干净,一片混乱之中差点没赶上早晨的火车,账号卡还丢了……

简直是……不堪回首……

我要是再去我就是傻,蓝河在心里默默吐槽,但手上还是很客气的打了一句【不了,顺便而已。】发了过去。

君莫笑:【蓝溪阁最近势头不错啊,很富裕嘛】
绝色:【嗯,还行吧。】
君莫笑:【号被盗了也还行?】

在蓝河还没反应过来时叶修的下一条消息就已经发过来了。

君莫笑:【你账号卡落我这了,我帮你上了一下,顺便看了下你们工会】

!!!

开什么玩笑!他的蓝桥春雪可是正经的大公会精英号,享有各种工会管理权的。这么想着蓝河大爆手速调出了春易老的对话框。

绝色:【大春!!!!】
春易老:【?】
绝色:【你快去看看工会仓库里少没少东西!!!材料装备都看一下,重点看稀有材料!快快快快快】
春易老:【好】

一分钟后

绝色:【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
春易老:【没】
绝色:【嗯那就好…对了工会里没少人吧?】
春易老:【没】
春易老:【?】
绝色:【好,那就没事了,呃,我账号卡现在不在自己手里,怕出事。】
春易老:【谁】

蓝河顿了顿,犹豫一下之后还是说了实话

绝色:【在叶修手里……】
春易老:【…】
绝色:【算了工会没损失就好,蓝桥春雪没在会里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春易老:【等】
春易老:【啊】
春易老:春易老向您发送了一张图片,是否接收。

蓝河点击“是”然后他看到了一张自家工会频道聊天记录的截图:
蓝桥春雪:【啊~!叶修叶大神真是太帅了!!![\色][\色][\色]】

……

……

蓝河颤抖着双手打上三个字:【叶修他…】

春易老秒回:【贱】

蓝河突然觉得大春的一字流真是贴心又顺眼。

【查完仓库了?怎么样没少东西吧,哥的人品你还不放心】君莫笑那边又发来消息,蓝河慢慢的回了一句【谢谢】感觉这是他这辈子说过最违心的话。

【行了不逗你了,卡我给你快递过去了,估计这两天就到,收到了告我一下】
【反正这两天你也上不了大号,多上我们兴欣打打零工就当抵邮费了昂】

第二天蓝河就从快递小哥手里拿回了他心心念念的账号卡,然后他发现叶修用的是货到后对方付邮费……不过总之拿回卡的蓝河心情很激动,就好像从绑匪手中赎回自己孩子的爹妈。

刷卡,登录。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装备包蓝河也就准备下了,毕竟自己这点家底儿实在算不上丰厚。

等等!他的铭牌怎么了!!!铭牌是玩家可以自己选择放在ID下面的一个小文字框,可以自己做也可以用工会统一发的。蓝河的铭牌就是蓝溪阁常用的一款,上面写的是黄少本命。而现在,他的铭牌被改了两个字,变成了……

叶修本命。

“啪!”蓝河到底还是没忍住一拳砸在了键盘上,动作僵硬的把铭牌换回来,然后点开了君莫笑的对话框。

正想着怎么说一句能够一击必杀的垃圾话把叶修黒的连卡都找不到,却发现对方主动给他发了条消息。

君莫笑:【快递到了?】
君莫笑:【我给你做的铭牌不喜欢啊怎么又换回来了】
蓝桥春雪:【不、喜、欢、】
君莫笑:【这你就不对了,叶修亲手制作,多有范儿啊!你怎么对我这么大意见,难道你是隐藏的霸图粉?】
蓝桥春雪:【我是蓝雨粉!!!!!】
君莫笑:【蓝雨啊,蓝雨随便谁不都是我虐大的吗】
蓝桥春雪:【……】
君莫笑:【呵呵,不信?】

蓝河没再回他,而是选择了最明智的下线遁洗洗睡了。次日清晨蓝河就发现蓝溪阁的工会频道已经炸锅了。蓝河一条一条的往上翻聊天记录翻了好几十页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昨天晚上他下线后不久,君莫笑和索克萨尔在野外Pk了一场,众多玩家强势围观。最后索克萨尔被击杀,居然很悲催的爆出了一件银武,更悲催的是君莫笑坦然的拾起来就揣自己兜里了。蓝溪阁的怒了,职业大神Pk哪有人捡对方装备的啊!还银武!这不能忍啊!再然后就是春易老转达喻文州的意思平息众怒,说爆出的银武是饰品类的,装饰作用大于实用价值所以不必在意之类的。

……蓝河再想起叶修的那句“不信?”突然打了个寒颤。

职业选手群。

夜雨声烦:【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出来出来出来!!!拿完别人装备就跑你还有没有下限了!!网游里也没有这么办的!出来出来出来,PKPKPKPK!】
风城烟雨:【打君莫笑。】
夜雨声烦:【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
君莫笑:【他在上厕所。】
君莫笑:【呦,有事?】
夜雨声烦:【你说能有什么事!赶紧竞技场走起PKPKPKPK,输了马上把队长的银武还回来敢不敢敢不敢敢不敢!】

那边叶修一直没有回应,黄少天刚酝酿好了一个满屏文字泡大招时,君莫笑和他开了小窗。

君莫笑:【这银武是有什么隐藏属性还是有机关啊,一个小戒指没什么用你们一个两个的缠着哥非得要回去。】

这件被爆的银武是一枚戒指,蓝雨做出来锦上添花做装饰用的,所以特意将队徽做成了戒指的主体,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性价比不高所以战队里只有一黑一白两枚,一枚在夜雨声烦这,另一枚在索克萨尔手上。

夜雨声烦:【没有什么用我就是喜欢喜欢喜欢特别喜欢你管的着吗?再说了你看不见戒指上我们蓝雨的队徽吗?这么大个队徽你一个别的队的队长你好意思戴吗嗯?】
君莫笑:【我还真不好意思,竞技场见吧,输了还你。】
夜雨声烦:【说好了一局定胜负你可不要反悔,你反悔也没有用我会截图的我告诉你。】
君莫笑:【嗯,说好了,你打输了我就还给你。】

蓝河等君莫笑上线等了半天,可当他发现君莫笑已经在线的时候就又开始纠结起来了。他真的很想问一问叶修昨晚单挑喻文州是为什么,难道真的就是为了向他证明蓝雨全员都是他一手虐大的?

而且凭蓝河对叶修的了解,他觉得对方很有可能坦荡的承认“啊是啊我就在向你证明啊怎么样信了没有”。那他怎么办?说信了?不可能!他可是黄少本命的万年蓝雨脑残粉啊!说不信?那某大神就有可能继续对着蓝雨单挑下去,从蓝雨挑到蓝溪阁最后再秒杀他的蓝桥春雪……

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蓝河脑海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再看电脑时发现自己有一条未读消息,来自一切烦恼的根源--叶修。

君莫笑:【黄少本命那个,在不】
蓝桥春雪:【在…】

蓝河觉得自己那个“在”字有气无力的。

君莫笑:【给你个机会,让你为你们蓝雨战队做点贡献,怎么样?】
蓝桥春雪:【什么贡献?】
君莫笑:【打个赌,你赌赢了我把你们队长的银武还回去。】

蓝河小小的犹豫了一下,感觉叶修是从来不做亏本买卖的,但是能帮队长赢回银武怎么想都是很带感的一件事啊,于是蓝河小心翼翼的试探。

蓝桥春雪:【赌什么?】
君莫笑:【赌我能不能一分钟虐死黄少天】
蓝桥春雪:【……】
蓝桥春雪:【好。我赌不能。】
君莫笑:【行,那我就赌能吧[\酷]】
蓝桥春雪:【等等…输了怎么办?】
君莫笑:【输了你也没地方弄把银武来孝敬哥,那就意思意思好了,伱输了就把铭牌换成我做的那个,就是叶修本命的那个。】

十分钟后蓝河看着竞技场房间里出现的夜雨声烦激动的握紧了拳头,黄少加油啊!为了自己的本命铭牌,黄少必须赢啊!

然后……夜雨声烦和君莫笑开打,君莫笑拿着千机伞对着夜雨声烦一阵猛戳,然后夜雨声烦挥剑砍回去,再然后君莫笑使出散人快打,夜雨声烦迂回走位,君莫笑再次追上,又是一翻缠斗,然后……然后……夜雨声烦就倒地了。

蓝河使劲的眨眨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但是显然并没有。两位大神都已经退出房间了。

他看了一眼Pk的技术统计,战斗结束时间58秒。他的黄少就这么被干掉了?!虽然两个人的Pk过程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有些部分的快节奏技能看得他一样眼花缭乱,但是总感觉哪里有些奇怪……啊,对了!文字泡!从头到尾黄少居然一句话都没说过!

原来这就是诡异的地方啊!叶修一定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不让黄少刷文字泡,然后趁黄少有话说不得憋的难受的时候暗算他!无耻啊!

蓝河永远也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比他想像得还要无耻的多……

蓝雨俱乐部队员寝室,黄少天不停的跟喻文州吐着槽“这个叶修真是太不要脸了,居然用你的银武威胁我让我打假赛,在PK的时候必须输给他!靠靠靠真是刷新了我对他下限的认知,不过还好还好只是竞技场PK而且他保证了不录像,唉,队长你看我为了你的戒指从一个正直的联盟剑圣沦落成了一个打假赛的选手,世态炎凉啊。"

喻文州忍着笑说"嗯,谢谢少天。"然后又指了一下电脑屏幕"你有新消息,应该是叶修。"

黄少天转回身打开对话框,还真是叶修。
君莫笑:【接装备】
黄少天一边打开交易栏一边不忘在对话框里继续吐槽。
夜雨声烦:【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够配合你的了吧,我这么努力的让你虐也是很累的,手累心更累,你是不是应该再倒贴一把银武补偿一下啊?】
君莫笑:【得了吧,就你这打法,假的也就糊弄糊弄小保姆,这要是联盟比赛你早就被停赛调查了】
交易完成,黄少天难得的没再去接话反驳,而是马上又把戒指交易给了喻文州。

蓝雨俱乐部的另一边,网游部里坐着的小保姆蓝河打了个喷嚏,吸一吸鼻子双眼含着热泪地将自己黄少本命的铭牌换成了叶修本命。

与此同时电脑屏幕前叶修看着蓝桥春雪现在的铭牌抽了口烟,自己小声嘀咕了一句“这还差不多。”

蓝桥春雪君归日,“君”字是君莫笑的君,铭牌怎么能是别人本命呢是吧?











【小番外:许多年以后,蓝河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经过,最后知道真相的他眼泪掉下来…(并没有。
蓝河:“你当时是设计好了后面的几步才去找喻文州PK的?”
叶修:“是啊。”
蓝河:“……那你没想过输了怎么办,或者赢了没爆出银武呢?”
叶修:“那就再打呗,反正我的装备没有他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蓝河:“心脏请离我远一点…我洁癖…”

评论(11)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