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多CP同人】各大神弄丢账号卡之后-韩张篇

cp:喻黄 韩张 叶蓝 双花 江周 肖翔 ,每对一篇^_^

霸图俱乐部会议室现在的气氛格外凝重,虽然由于韩文 清的存在霸图开会时一向很严肃,但今天这气氛也太诡异了…

队员们你看我我看你,互相看完之后再偷偷瞄一眼韩队,打个冷战。

韩文清的左脸上两道指甲挠破的血痕格外明显,再加上他那张钱包脸和现在汹涌的气场,整个人看起来实在是很像刚刚杀完人的黒社会。

职业选手为了操作方便都是不留指甲的,那韩队脸上这伤不科学啊。队员们反应过来又开始互相看,不过这一回重点看的是手,然后他们惊悚的发现,指甲最长的居然…居然是张副队!

张新杰把韩文清给挠破相了?

队员们震惊于自己的脑补,连看着张副队的眼神都变了。

张新杰推了下眼镜,清清嗓子用他经典的论文式语气说道:“石不转的账号卡不见了,你们有谁记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纳尼???!!!张副队的账号卡丢了?!队员们震惊的点不是账号卡而是张新杰居然会弄丢东西?!张新杰的强迫症和生活方式之严谨让人感觉他是永远不会犯错的精密仪器,可是现在这个仪器出问题了,还是大问题。

“什么时候丢的?”韩文清沉着声问。

“昨天晚上九点十分最后一次使用,今天早上六点零四发现账号卡不见。”

“这中间任何时候都有可能?”韩文清眉头皱的更紧了。

“理论上来说,是的,不过如果排除盗窃的可能性那么在九点十分到十点半之间丢失的概率很高。”

听到这句话韩文清难得的表情变了一变,不过还是顺着接了下去“这段时间有人看到石不转的卡吗?”

队员A:“没有。”
队员B:“没有。”
队员C:“没有。”
……
全都是没有。

“我们现在是全员都在会议室吗?"林敬言问。

"除了张佳乐前辈都在。"队员A回答。

林敬言叹了口气感觉事情有点难办,一抬头却发现张新杰正死死的盯着自己,眼镜片反着光,目光中似乎带着点不满。林敬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破坏队形了,马上补充上一句“没有。”然后在看到张新杰收回了强迫症不满的目光后默默的擦擦汗。

“都没看到,那这段时间你都做了什么?”韩文清抬头看向张新杰。后者开始平静的叙述。

“九点十分,收拾东西离开训练室。”
“九点十三,遇到韩队,改变路线和韩队一起散步。”
“九点半左右。”张新杰停顿了一下,目光扫向韩文清似乎在考虑措辞 ,然后学术的语气出现了一点点波动。
“九点半左右,遇到一只猫……”

时间调回昨天晚上九点半。韩文清和张新杰正在夜间散步,呼吸新鲜空气,在路过一片绿化带的时候韩文清突然说了句“别动,有人。”然后伸手拦住了张新杰。

一旁的草丛自己微微的颤动着,张新杰慢慢靠近震动的中心位置,一步一步越来越近。其实天黑了这一幕多少是有点惊悚的,不过张新杰是纯粹的科学主义无神论者,所以他想的只是可能有人在偷拍,毕竟职业选手也算是半个公众人物,这方面确实需要注意。

虽然他想不到正副队长两人半夜散步能有什么新闻点,不过严谨为上,张新杰还是决定看一看。

他距离草丛已经很近了。突然……

“喵--”一只体型肥大的大花猫扑了出来,直接扑在了张新杰身上,本来就半蹲着的姿势导致他的重心不稳,这一下整个人坐到了地上。

韩文清反应也算快的了,在张新杰被扑倒在地之后赶紧过去帮他把那只肥猫从身上拽下来。可能是哪一下劲使大了,那只猫突然给了韩文清一爪子,正好拍在脸上,顿时韩文清左脸就出现了两道血痕。

那猫拍完一爪子之后就从张新杰身上掉到了地上,又转了两圈喵呜喵呜的就跑走了,谁都没有注意到它走的时候嘴里好像叼了什么东西。

“手怎么样?”韩文清伸手把张新杰从地上拉起来,作为一个一米八的男人张新杰的体重比他预想的要轻了不少。后者拍拍裤子上的灰然后全方位的扭动了一下手腕,随后才确定的说“没事,谢谢。”

站直身子,张新杰看着韩文清脸上两道血色的细线说“队长,脸上划破了,应该处理一下。”

“不用。”韩文清很果断的摆摆手,两道小口子又不是在手上,实在是很难让他注意。紧接着他就看到张新杰的眉毛皱了一下,然后轻抿着嘴唇说“最好还是需要消一下毒。”

张新杰这个表情他很熟悉,简单来说就是很经典的强迫症发现事情不符合自己规划的表情。

这个表情会在他偶尔发脾气的时候出现,不过是在其他队员都走光之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时张新杰才会带着这副表情貌似学术实则不满的说:“总生气对身体不好,会提高得癌症的机率。”

还会在他忙的忘了吃饭的时候出现,出现时往往伴随着一个快餐盒。明明是简单的送饭但放在张新杰身上总有一种领导交接重要文件的既视感。

论送餐的正确步骤:将饭盒放在韩文清的视线范围内,再将方便筷子整齐的摆在饭盒盖上,然后自己也站到韩文清的视线范围内,不必说话,你只需要静静的用强迫症的目光盯住他,当然这需要一定的勇气,等到韩文清放下手中的事说:“我会吃。”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看这副模样在张新杰的意识里大概划破皮需要消毒,就和十点半需要睡觉,吃酸辣粉需要十分之七勺醋,韩队不能不吃饭一样是一一对应的因果关系。这时候自己不去消毒反而会让他觉得奇怪吧。于是韩文清秉着霸图战队尽量配合强迫症规划的原则说“行,处理吧,去你那?”

“嗯,我那里有医药箱。”

张新杰房间,韩文清坐在床上看着张新杰很熟练的打开医药箱,抽出棉签和酒精沾了沾然后也坐到了床上。

“可能有一点凉。”

韩文清点下头表示知道,于是张新杰坐得离他更近了,近的韩文清能够看清楚他眼睛腿上细小的花纹。然后他感觉到湿润的棉签一点一点擦着伤口,确实有一点凉凉的刺痛感。

不知道怎么韩文清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现在某些电视剧里常出现的情节,一个人受伤另一个给他消毒上药,画面感总是挺温馨的。他现在和张新杰也是这样?

……显然不是。张新杰的面部表情认真而小心,丝毫没有电视里那种担忧或者心疼。而韩文清也没有像电视里那样在感觉到有点疼的时候就叫出声或者躲开。他们更像是一个医生在认真的给别人处理伤口,而另一个则很配合很放心的让医生弄着。

张新杰换了根棉签给那两道小伤口抹上了一小点药膏,然后指着自己的左脸说“好了,明天再洗掉。”

“嗯。”

“最好不要留疤,形象问题。”张新杰一边整理医药箱一边说,说到形象问题四个字的时候带了点儿笑意。

“好,走了。”韩文清也笑了一下,他的形象问题实在是让联盟和俱乐部都很困扰,现在连他的副队长都开始操心了。

“晚安。”

“十点十五,队长离开。”
“十点十六,听歌。”
“十点半,上床睡觉。”张新杰再次推了下眼镜总结道“九点十分到十点半我只做了这些。”

众队员沉默,大多数还沉浸在队长的伤原来不是张副队挠的而是猫挠的的失望中。

“有没有可能是当时摔那一下卡掉出来了?”林敬言问。

“没有,我站起来之后看过地上。”

又是一阵沉默……听张副队讲了半天可是还是没有任何线索啊……

“诶诶诶帮我开下门。”门外张佳乐的声音有点模糊的响起,林敬言走过去开了门就发现张佳乐抱着一只大肥猫站在门外。

“这是……”张新杰有点不确定的看向韩文清,这只大肥猫看起来就是昨天晚上他们遇到的那只啊。韩文清僵着一张脸问:“哪来的猫。”

部分队员此时已经反应过来了,这这这这这这就是挠了韩队的那只猫啊!对着韩队的脸还敢动手,啊不,动爪的猫那必然是猫中豪杰啊!于是一众队员看向那只猫的眼神变得肃穆而崇敬。

“这是大孙送过来的,说是在我这寄养两天。啊对了,差点忘了正事,这是谁的账号卡?”张佳乐努力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账号卡放在会议桌上,显然这只猫的体重让他并不能单手抱住它。

“…我的。”张新杰淡定的拿过桌子上的账号卡,又抽出餐巾纸擦了一擦才装进裤兜里。

“是新杰的卡啊,昨天这猫回来的时候就叼着一张卡,我觉得它…呃…它应该也不是故意的……”张佳乐挺不好意思的说着。

“总之它惹麻烦了的话我替它……”话还没说完他就感觉会议室的温度低了好几度,然后就听到韩文清低沉的嗓音。

“它扑倒了新杰,还挠了我的脸。”

明明韩文清只是随意抬头瞥了他一眼,他却觉得那是一记眼刀扫了过来,而刚刚那句话就好像一个黒社会老大手里掂着把斧子对他说:你小弟伤了我女人,还给了我一耳光,你自己看着办吧。

张佳乐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两步,咽了口口水:

“总之这猫惹了什么麻烦全都算在大孙头上!!!老韩我还有事先走了!”

然后抱着猫逃出了会议室。

关门前全会霸图的人都听到了一声懒洋洋的“喵呜~”。

猫中豪杰啊!!!!!!


评论(13)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