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某人

明天就要高考了这么长时间什么都没发还是没怎么掉粉真的很感谢大家!高考结束后会恢复产出的!保证!假期如果可能的话之前写的小短文再加点东西也想搞个本子出来:-D
虽然我是乐粉但是这时候还是想说!请让我叶神附体!请让我罗辑附体!乐乐你先歇一会儿!

乐乐生快!(^○^)
刚才忘打标签了再来一遍!
(图里是没拿伞的君莫笑ˊ_>ˋ,拿伞字就放不下了哭)

反正那么丢人的渣漫都放出来了我觉得不差这一个,pad画画真心不适应阿「哭。

自己的文自己撸,不会上色偏要上色的上色废。
原段子出自<叶蓝同人>是贵宾席不是家属席有改动!

不嫌麻烦的话求戳进来看一眼那个文!
不长!

求人教教我怎么做链接!!!谢谢!!

被君莫笑盯上抢boss抢到心塞的蓝溪阁众人至今也没弄明白他们哪里得罪叶修大神了,直到有一天君莫笑撑着伞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队伍里引起一阵恐慌和哀嚎。
"别怕。"叶修很是漫不经心的用语音说。
"今天不抢你们boss了。"
然后所有人听到这位大神带着点笑意补充:"我是来抢你们团长的。"

沈阳全职only叶蓝伞下亲亲!
其实超级棒啊啊啊啊啊不过我手残全部照毁了(哭。

【叶蓝同人】是贵宾席不是家属席(多cp出没\傻甜\完)

¥如题虽然说是叶蓝文但是其余cp(尤其是双花)的出场也不少╯▂╰







“叶修,你真的不用手机吗?”

“前辈应该买一个手机。”

“我靠这家伙连个手机都没有我们怎么找他啊,这货到时候卷铺盖一走直接就是一个失联少女,啊呸,失联宅男啊好么好么好么这种易失踪人口我们怎么能让他当我们国家队的领队啊!”

“领队应该让人好找一点吧,否则你一个下线遁我们怎么办。”

“就是,万一哪天你走丢了呢。”

“恩……前辈……手机。”

这段录音发到冯宪君的邮箱里时,用的邮件标题是【荣耀国家队训练工作中出现严重问题】发件人:【叶修】

冯宪君是深呼吸了好几次手里攥着已经拧开盖儿的药瓶才敢点开那个语音文件。

听完之后冯主席的心脏表示,它很健康,但它很累。

刚准备点删除键,邮箱里居然又蹦出了一封新邮件。

标题:【荣耀国家队训练工作严重问题补充】发件人:【叶修】

内容就一句话。

【要配置好点的,要不手速快打字卡】

几天后,叶修拿着公款的高配置手机试了试功能,转身对喻文州说:“把你通讯录给我拷一份呗。”

“好,不过我的应该没有张新杰的全,你确定不要他的吗?”

“他那有多全?”

“职业选手应该都有,除了你。”

对,这是荣耀职业联盟每个新人都经历过的一件事,被张新杰要电话号码。

张新杰要电话当然不可能是在QQ上说:“求联系方式求手机号求勾搭!”

他的方式是在霸图和别的战队打完常规赛之后站到对方的新人面前说:“你好,我是霸图的张新杰。请问我可以要你的手机号码吗?”

不是男生搭讪美女要电话的那种语气,是查/户/口的叔叔敲完你家门让你把电话号码填在表上那种。

“小卢被要电话的时候还以为张新杰看中他了,紧张得都结巴了。”喻文州笑着说。

叶修一愣,然后有点惊讶的说:“看不出来卢瀚文还有这方面想法,年纪那么小。”

喻文州也是一愣,过了几秒钟才开口说:“我说的看中是指小卢担心张新杰让他转会去霸图,你说的是什么……”

后来叶修总算是从喻文州那拷到了一份比较全的通讯录,至于为什么不要张新杰那版更全的,因为某个人呗。

此时的蓝河正带着团捍卫着蓝溪阁的boss,突然手机一震,一看是未知号码接起来电话说:“喂?”

“治疗再往后撤一点,对。”

开了免提的电话放在电脑桌上,蓝河一边也没耽误指挥。声音通过手机传到了那边叶修的耳朵里。

“打boss呢?”

“恩。”蓝河眼睛盯着屏幕,显然没怎么考虑电话的事情,也没问是谁就答了。

“打得怎么样?”

“不太好。”

“用帮忙么?”

“不用,谢……等会儿,你是……?”

“你刚才拒绝了国家队领队的帮助,有骨气。”说完叶修笑了一下。

国家队……领队……?

“叶修?!”蓝河几乎是把这俩字喊出来的。

与此同时boss仿佛是听到叶修这个名字就被激怒了一般,突然开了大招,直接带走蓝溪阁一波玩家,蓝河也是凭着操作才险险躲开,再看看自己零零碎碎剩的几个人,无奈地下了撤队的命令。

“叶神找我有事吗?”

安慰了几句团员,蓝河拿起桌上的手机放在耳边,心里想着最好没事,千万要没事,你有事也不要来找我。

“没什么事,就告诉你一声这我手机号。”

“哦……你怎么会有我的号?”

有的话也应该是职业选手的号码吧,虽然都是荣耀圈的,但是职业选手圈和公会玩家圈还是不一样的。

叶修的回答有点出乎他意料。

“你的号张新杰的通讯录里有,我把他的拷过来了,人全。”

“张新杰?”

“恩。”叶修应得很自然,当然要说是张新杰,不然难道说为了要你号特意拷的喻文州的吗?

“……张新杰为什么会有我的号?”

“霸图盯上你了,害怕不?”

蓝河有点哭笑不得说:“这有什么好怕的?”

“说不定老韩今天晚上就去扒你们家窗户去。”

“……”

蓝河手一抖把手机掉地下了,结束了这通诡异的电话。

那边叶修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感慨了一下韩文清的威慑力,顺便给蓝河的通讯录名片夹改了个备注。

当初听到国家队领队是叶修的消息时,蓝河几乎流下了激动而喜悦的泪水,他很感动,这样叶修就不会回网游里虐他们了,因为他觉得,国家队的训练一定很繁忙。

然而自从那通电话之后,蓝河发现,国家队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累,因为某大神还是会时不时出现在抢boss的现场,出现在蓝河的QQ消息列表,出现在蓝河手机的短信提醒,潇洒的刷着存在感。

国家队B市训练营。

“买完手机感觉怎么样?我看你用的也挺顺手挺频繁的。”

张佳乐坐到叶修旁边,手里拿着个快递的包裹。

“这什么东西?”叶修问。

张佳乐很自豪的撸了下刘海,开始动手撕包装,一边撕一边说:“这不是开了国际赛吗,我给自己订了件英文的T恤,穿队服里面。”

拽出衣服之后,张佳乐抓着T恤的肩膀处用力的一抖,棉质的布料顺劲展开,他把衣服有字的那面冲着叶修举了起来。

叶修没说话。

“你那是什么表情?”张佳乐皱着眉说。

“你定的什么字?”叶修问。

“Lucky ME 啊。”张佳乐说。

叶修绕到张佳乐的身后,沉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同情的说:“告诉你个事,M没印上。”

张佳乐迅速的把衣服翻过来,眼睛瞪的大大的盯着那个空出来的位置。

Lucky E.

“看在我们现在一个队的份儿上,这衣服你就别穿了先,等国内联赛霸图打兴欣时候再穿。”叶修建议说。

“……你先起来我要冷静一下。”

第二天,孙哲平杀到了训练营,大马克笔一挥在衣服的空处写了个M,然后在那住了一晚。

跟张佳乐一个屋,两张床。

月光透过窗帘绰绰地照到两张床中间的床头柜,一条细长的白色绷带随意地盘曲在柜板上,绷带上面放着一个小小的黑色发圈,搭调得像是静物素描里会出现的画面。

当孙哲平睡到自然醒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张佳乐已经洗漱完毕换上衣服了,孙哲平裸着上半身坐起身子,看了一眼床头,闭了闭眼睛然后转头盯着貌似淡定的张佳乐。

“张佳乐。”

“啊?”

“……我绷带呢。”

“啊?”

“绷带,放床头那个。”

“啊?”

孙哲平吸了口气,掀开被子走下来,站到了一直啊?啊?啊?的张佳乐面前。

“干吗啊你,秀腹肌啊?”

张佳乐低头扫了扫孙哲平光着的上半身吐槽着腹肌没什么好看的,都看惯了。

“……张佳乐。”

语气和第一遍他叫他的时候一样,但是语速放慢了一倍,效果立竿见影,张佳乐立正站好了。

“我绷带呢。”

“不知道!”

孙哲平目光把穿的整整齐齐但是披着头发的张佳乐打量了一圈,想张佳乐真是瘦,他没穿衣服体型和他套着队服差不多,身高上也矮了小半头,自己往他面前那么一站像在收学生保护费似的。

“你发圈呢?我记得睡觉之前放一起了。”

“呃……真不知道,你看我头发都没扎。”

张佳乐抬起右手想要顺一顺自己散开起静电炸毛的头发,刚抬起胳膊就顿住了,又把手缩了回去,背在身后。

“咳。”他干咳了一声。

孙哲平走到张佳乐背后,抓住他刚才抬起来又放下那只手,从那只手的手腕上撸下来一个黑色的发圈。

感觉到孙哲平这一系列动作,张佳乐开口解释说:“那个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孙哲平的手摸上了自己的头发,五指成梳简单地顺了几下之后用发圈给张佳乐在底下绑了个小辫子。

因为不熟练,孙哲平绑的挺慢。

绑完之后孙哲平伸手拽了一下那根小辫子,然后问:“疼吗?”

张佳乐摇头。

“你发圈在这,我绷带呢?”孙哲平当然也不是在意那一截绷带哪去了,只是他实在想不出来张佳乐能拿一截绷带干嘛,好奇。

张佳乐比划了一个我交代的手势,说:“我就是醒早了没事干,看你绷带在那摆着呢想试试你天天绑着什么感觉,难不难受。”

“然后?”孙哲平挑眉。

“……不会绑,多打了几个结之后在手腕上缠死了,我去隔壁找张新杰用剪子给我剪开的。”张佳乐冲他摊开手表示他也很无奈。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孙哲平边说着开始往自己身上套衣服,他作为一个从没看过言情小说的纯爷们儿,当然想不到这是一种类似“心疼你的心疼,感受你的感受”的不能说的情感,叫做“手疼你的手疼”。

不过,张佳乐不想说的原因似乎也不是觉得自己的举动太矫情,因为他说:

“大孙,打成死结了没解开很丢人啊好不好。”

……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后来,叶修把这个Lukcy ME变Lucky E的故事讲给了蓝河,蓝河笑了半天之后说:“张佳乐前辈其实很值得人尊敬。”

叶修提醒:“你刚才笑得可挺开心的。”

电话那头的蓝河顿了顿,有点不好意思的补充:“……不过幸运值确实有点低。”

然后他也给叶修讲了个事,他在第二赛季的时候就认识了一个百花死忠粉,加了QQ之后发现那人的昵称是:【张佳乐不得冠军不改网名】。

……然后那哥们很实诚的把这昵称用了八年,到现在。

“百花粉不容易啊,不像哥的粉丝过得好,比如你。”

又来了!又来了!前一秒还很正常的对话总能被叶修拐到一种他不好意思反驳但是又死都不能默认的情况!蓝河很想把手机摔了,就是不知道领队把人气死的话联盟能不能给报销。

蓝河握着电话沉默,想着反正是走叶修的话费。

“行了,知道你是少天脑残粉。”

“恩。”

几天后,叶修突然在QQ上给他发了条消息。

[对话框]
【君莫笑】:来,少天粉丝,我跟你发个福利。
【蓝桥春雪】:什么?
【君莫笑】:[图片01.JPG]

“啊啊啊啊啊啊!”——来自蓝河。

图片是黄少天的睡颜照。

如果你以为蓝河是被黄少天萌得不能自己的话,那只能说你想多了。睡颜是睡颜没错,可是照片里的黄少天侧着脸枕在枕头上,一头深棕色的头发乱糟糟的膨起来,体积是平时的二倍,让人忍不住想这得是在床上滚了多少圈才能把头发弄成这样。最过分的是,黄少天的嘴微张着,拉出一条晶莹剔透的口水线,一直拉到枕头上一块被浸成深色的水渍。

偶像的这么一张脸突然占满了自己的屏幕,换成谁都会有点崩溃吧。

蓝河还没从缓过神来,对话框里一闪,叶修又说话了。

[对话框]
【君莫笑】:[图片02.JPG]

第二张是全景照,床上的黄少天只穿着一条小裤头,两条腿夹着被子,胳膊向两侧伸开瘫在床上整个人形成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

叶修的这张照片照的有点虚,照片的右下角还有一条肉色的模糊印记,好像是谁移动中的手指。

[对话框]
【君莫笑】:喻文州不让照,挡着来着,照虚了。
【君莫笑】:你等会儿,黄少天好像醒了。

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极其讨厌的人举着手机用镜头对着自己,你什么感觉?

黄少天感觉他整个人都不太好。

他有点茫然的抹了把口水,大眼睛眨了两下,发现叶修还在,不是做梦,顶着一头乱毛腾地就从床上跳起来伸手抢叶修的手机。

“叶修你是不是偷拍我睡觉了你把手机交出来快点快点快点你大爷的哪有趁人睡觉的时候干这个的这不是手机的正确使用方法啊我告诉你!队长帮忙!!!”

喻文州抓住时机,在叶修举高了手机黄少天伸长了胳膊努力够的时候,在背后伸手把手机抢了下来递给了黄少天,黄少天接住手机转身用Z字抖动似魔鬼的步伐躲避着叶修,同时开始翻他的聊天记录,看到了自己似魔鬼的睡姿和口水特写,已发送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来自黄少天。

[对话框]
【君莫笑】:蓝河!!!!!
【君莫笑】:蓝河你听我说,你看你刚才看到得那两张照片是幻觉!幻觉你懂吗忘掉它
【君莫笑】:好吧说是幻觉太假了其实是真的可是你要相信我啊我平时的睡觉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平时都是安安静静的躺着被窝里做一个美男子的不信你问队长,而且我之前从来不留都口水的一次都没有过
【君莫笑】:一定是因为来了B市水土不服天天吸雾霾才会这样的,蓝啊你是见过我真人的哪有刚才那照片里那么丑啊对吧对吧对吧所以这种严重失真的照片一定一定不要发出去给别人看到知道吗这是为了我们蓝雨的脸面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君莫笑】:蓝河这都是叶修害得他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居然想出这种方法损害我在我粉丝心中的形象真是太过分了
【君莫笑】:我跟你说我现在是跳到了一米多高的柜子上在给你打字叶修那货还在试图把手机抢回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让他成功他这个卑鄙小

对话停在【卑鄙小】没了后续,看来叶修得手了。

蓝河看着被飞速刷屏的对话框,深深地被职业选手的手速震惊了一下,看来平时叶修跟他聊天的时候很照顾他的打字速度,至少从来没让他觉得连插个标点符号进去都费劲……

那边黄少天耀武扬威的站在柜子上指着抢回了手机的叶修说:“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跟蓝河都解释完了你现在赶紧从我的屋里出去然后把门关上我要睡个回笼觉!”

“……少天,先从柜子上下来。”

喻文州微仰着头看着黄少天,一只手伸出来做出一个时刻准备接住他的姿势,黄少天一直瞪着叶修走出他们寝室才从柜子上纵身一跃,借着喻文州的胳膊安全着陆。

被驱逐出来的叶修背靠着墙一只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拇指在屏幕上划动着。

[对话框]
【君莫笑】:刚才黄少天把我手机抢走了
【蓝桥春雪】:我知道……
【君莫笑】:福利怎么样?留着当壁纸不错吧。

谁会想用这样的照片当壁纸啊?!谁想?谁想?除了喻文州这睡相还有人能忍?

[对话框]
【君莫笑】:我们马上去瑞士了。

叶修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神转折,弄得蓝河手指一顿,想了半天之后才很郑重的打上了两个字:【加油】叶修回了他一个叼着烟的笑脸。

三天后,荣耀中国队全员安全抵达位于苏黎世的宾馆,除孙翔替有点晕机的肖时钦拎包最后拎丢了以外,一切都好。

国家队十四人,七个房间,除了苏沐橙和楚云秀默认必须一间,大家都同意了尽量按照同一战队一屋分房间,于是,张佳乐感觉自己很幸运的get到了一个靠谱的室友,张新杰。

晚上张佳乐给孙哲平打电话报平安,几声嘟嘟声之后孙哲平很快就把电话接了起来。

“到了?”孙哲平低沉的声音。

“恩。”

“钱带够没有?不够我给你打点过去。”

“……你就不能问一下别的?还没开始花钱呢。”张佳乐对土豪的思维表示不满,土豪孙沉默了两秒钟。

然后他说:“休息的怎么样,时差倒过来了?”

张佳乐:“不好。”

孙哲平:“……”

事情是这样的,张新杰作为一个平时作息过于规律的人,生物钟的影响力是不可小看的,所以在张佳乐收拾着自己的东西顺便上了个厕所再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居然是张新杰倒在了床边,闭着双眼,手里还拿着一件叠到一半衣服。

张佳乐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什么情况?这是要开始走柯南的剧情吗?

他迅速的跑过去蹲在了张新杰旁边,推了推他的肩膀,声音有点抖的问:“新杰?……张新杰!”

好在张新杰皱着眉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表情鲜有的带着点茫然,受惊吓过度的张佳乐一屁股坐到地下长舒了一口气。

“新杰你没事吧?吓死我了真的。”

张新杰单手摘下眼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打了个哈欠之后说:“抱歉,突然太困了就睡着了。”

“……真的是突然睡着了?新杰你要是身体不舒服要说啊。”张佳乐站起来转身继续收拾东西去了,还是有点不放心的问。

没有回应。

“新杰?”

“……新杰?”

“张新杰!!!!!”

“大孙,你都不知道他在各种情况下睡过去了多少次,而且每次我把他叫醒让他睡一会儿他都不同意。”张佳乐对着电话愁眉苦脸的说。

“那你就不叫醒他让他睡。”孙哲平说。

“那就真出事了,他泡着澡的时候在浴缸里睡过去了,我给捞出来的。水都凉了,再泡一会儿估计人都泡出褶儿了。”

张佳乐接着说:“最吓人的是,到了晚上他明明睡不着了还非得一动不动的在床上躺着……”

“大孙,木乃伊你看过么?张新杰就那样。”

孙哲平握着手机想象了一下,张新杰双臂交叉挡在胸前直挺挺的躺在床上……醒着。

他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于是他沉默了一下,然后掏心掏肺语重心长跟张佳乐说:“钱带够了吗?不够我给你打过去。”

“……好吧。”

之后的几个月,中国队一路从小组赛杀进淘汰赛杀进八分之一决赛,四分之一决赛,半决赛………决赛。

冠军近在咫尺。

而冯宪君也终于坐着飞机飞了过来,并且从组委会手中弄到了十张决赛内场顶级VIP的票,转交给了叶修。

叶修叼着根没点的烟招呼各位队员开会,叶领队招着手说:“来来来来来,开会了啊。”语气动作都非常像路边甩货的大叔。

“人全了吧?来,这十张票怎么分,商量商量。”叶修说。

“抽签吧。”王杰希提议。

“同意。”张新杰点头。

“不干!”张佳乐否决,然后很急切对着张新杰说:“新杰,换个方法,别抽签呗。”

张新杰没什么表情的推了推眼镜,以讲道理般的方式说:“抽签是一种非常公平的决策方式,每个人抽到的可能性都是一样的。”

“……是吗。”张佳乐表示他抽签感觉不到公平,只感觉到了世界满满的恶意。

“是的。”张新杰很确定的回答。

“……新杰,看在我们俩队友兼室友的份上,换一个。”

张新杰的目光透过镜片看着张佳乐,似乎在严肃的考虑着他的提议,最后他说:“队友和室友的身份都不会降低或升高抽到票的可能性的。”

大概是看到张佳乐那一瞬间的表情实在是很可怜,王杰希提议道:“要不我们按需分配吧,谁有需要自己拿大家都没意见的就给票。”

张佳乐猛点头。

于是叶修手里拿着那几张票晃悠着说:“我先留一张了啊,剩下九张你们分。”

张新杰第一个冲叶修伸出手,很简单粗暴的报了一个人名:“韩文清。”然后顺利的拿到了票。

“李华。”楚云秀伸手,拿票。

“英杰。”王杰希伸手,拿票。

“吴羽策。”李轩伸手,拿票。

“果果,我之前答应她了。”

“林敬言大大!”

“小卢小卢小卢!队长让小卢来看吧好不好?”

“恩……江波涛……”

前面的几个人都是伸手,拿票,叶修递得很爽快。张佳乐也学着前面他们的样子伸出手说:“孙哲平。”

票被叶修放到了张佳乐手里,但他还没来得及拿住个边,票就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抽走了,因为叶领队说:“孙哲平有钱,让他自己买去。”随后拿着票转身就走。

“……叶修你站住!回来!把票给我!!!!”

张佳乐追在叶修身后跑了出去,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所有人都是报名字拿票,但是叶修那张,是给谁的呢?就算有人注意到了,也没问,人家是管票的领队啊,有权限,惹不起。

直到蓝河带着卢瀚文从苏黎世的机场走出来看到满眼的外国人,他都觉得有点不真实,怎么自己就那么幸运的从俱乐部得到了一张免费决赛的门票然后又那么幸运的被告知如果自己可以顺便照顾未成年的小卢的话还可以报销往返机票?

直觉告诉他,太多好事的累积后面跟得一定是非同一般的狂风暴雨。就好像刷本时如果前面捡的便宜太多那关底大boss一定不好打。

“蓝团长,你手机在振动!”卢瀚文指着蓝河的兜说。

蓝河赶忙回过神接起电话,一看来电显示,叶修……关底大boss吧这是?

“到机场了?”听起来漫不经心的语调。

“到了,正准备带小卢去宾馆。”

“那正好。你顺便来找一下我,有任务交给你。”

“任……喂?喂?叶神?”

卢瀚文很兴奋的在一边说:“这是叶修前辈吗?我们要去找前辈?还有队长和黄少!”

“对……”面对卢瀚文忽闪忽闪的睫毛,蓝河真是不忍心表现出他对找叶修前辈一点都不感兴趣。

5208,蓝河确认一下门牌号抬手敲门,一边继续琢磨着国家队决赛这种事,能有什么需要他一个公会玩家做的吗?不应该啊。

门被拉开后,叶修带着一身烟味出现了,蓝河说:“叶神好。”没忍住地咳嗽了两下跟着走进屋,关上了门。

房间里还挺整洁的,蓝河想。

叶修走到窗边把窗户打开,微风带着户外的空气灌进来,房间里浓郁的烟味瞬间淡了不少,蓝河吸了口气感觉舒服多了。

“忘了你不抽烟了,没通风。”叶修说。

“恩,谢谢叶神。”蓝河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他选择赶紧步入正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有。”叶修也没含糊,很爽快的答到然后从地上拎起来一个不小的黑色背包递给蓝河说:“就这些,到时候分给你座周围的中国队粉丝就行,都是自己人。”

蓝河接过包简单往里面看了一眼,是一摞牌子上面印着国家队选手的名字,比赛的时候粉丝手里举的那种。

叶修凑过来拍着蓝河的肩膀嘱咐着:“要组织好啊,气氛狂热还得有序,他们要是不听你的你就说你是叶修钦点的粉丝团团长,肯定好使。”

蓝河被逗笑了,然后说:“恩,叶神放心,组织这种活动我有点经验。”

叶修点点头。

随即蓝河反应过来哪里不对了,他刚才说什么?叶修钦点?蓝河有点不敢相信的说:“叶神,我的票是你给的……?”

“是啊,好不容易才留下来的,都被人说是权限狗了,呵呵。”

蓝河嘴角抽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最后还是叶修说:“好好表现,把那群粉丝制得服服帖帖的,让看他们见识一下哥的人。”

看着叶修的眼睛,蓝河想有这种机会也未尝不是好事,不就是在台下组织粉丝为他们加油呐喊么?这种事,他还是很轻易就可以做到的。

决赛日当天,蓝河抱着那个装满名牌的黑色背包早早地就来到了会场,他带着卢瀚文走到指定的座位,这才有点意外的发现这张票居然是正中央最内的贵宾席……

“小卢,我们两个的座不挨着,我去下洗手间你帮我看一下包。”蓝河站起身周围看了看,这一片目前只有他们两个人到了。

等到他从洗手间兜兜转转的绕回来,远远地就看见他们的座位附近坐上了几个人,黑头发黑眼睛,其中一个背对着蓝河的正在和卢瀚文聊天,蓝河走过去,那人转过身来看向蓝河。

这脸有点眼熟啊,这是蓝河的第一反应,然后他想起来了这这这……这是微草的高英杰啊!

高英杰先是露出了一个有点疑惑的表情,随即很有礼貌地微笑着冲蓝河打了个招呼。

蓝河赶忙回应了一下,继续往自己的座位走去,他路过的时候瞟了一眼坐在那的另外几个人……李华……吴羽策……江波涛……副队长联盟,他已经大致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

他回到座位上抱着包深吸了一口气,回想起叶修面带着嘲讽的笑容对他说:“都是自己人。”

是啊!这真的都是自己人啊!说国家队的话没有人能比这些人更自己人了!可是这群人明明都是职业圈大神好么?说好的狂热而有序的粉丝呢?叶修还说什么来着?谁不听话就报他的名……

蓝河看了眼往座里走的自带炫酷狂霸拽气场的孙哲平,把脸深深地埋在了包里,然后他听到一阵细小的动静,蓝河悄悄地把脸抬起了一点露出眼睛。

孙哲平坐在了他的左手边。

他的脑海里突然又响起叶修的声音:“把他们制得服服帖帖的。”

蓝河在心里对叶修竖起了中指,然后服服帖帖的继续把脸埋在了包里……

过了一阵子,陈果和林敬言也到了,但是蓝河右手边的座位一直空着,看着已经到了的大神们,他隐约有了点预感。

果然,几秒钟后韩文清出现了,
他一路向前一直走到了蓝河的右侧,入座了。

有本小说叫左手倒影,右手年华。

蓝河觉得等他回去他也可以写本书在荣耀圈里卖一卖,就叫左手孙哲平,右手韩文清。

会场里的空座陆陆续续被坐满了,而他们这边的贵宾席除了有个拿着相机的陈果有点粉丝的样子别的大神们都很是淡定的在聊天。蓝河看到林敬言冲他这边望了望然后走了过来,应该是来找韩文清的,林敬言走到他跟前的时候蓝河为了不挡道抱着包自己又往座位里缩了缩,结果动得太厉害后胳膊肘一下磕在了扶手上,磕着了麻筋。

胳膊一痛,蓝河手里的包掉到了地上,其中一个牌子从包里摔了出来。

林敬言弯下腰帮蓝河把包和牌子捡起来,有点疑惑的念出了上面的名字:“……周泽楷?”

“谢谢!”蓝河接过包连忙道谢,沉浸在吾何德何能让第一流氓弯腰给我捡包的感慨中没听到林敬言说的那个名字。

会场内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Glory的喊声一波接着一波,他们回头看向身后密密麻麻坐满了人的观众席,许多观众激动的站了起来,手里拿着条幅和写着人名的牌子用力的挥舞着。

反观他们这里,倒是有点冷清了。

林敬言笑笑说:“好久没当过观众了,我们准备不足啊。”然后他转身对蓝河说:“你那个牌子还有别人的吗?”

“有!”蓝河迅速回答打开包抓出了一大把名牌,第一块就是刚才掉出去的周泽楷。

林敬言从蓝河手里拿走了写有方锐的牌子,向他道谢之后就回去了自己的座位,不过蓝河听到他说了一句:“如果印方锐大大就更好了。”

林敬言走回那边,手里的牌子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蓝河看到林敬言和职业选手们说了什么,手指好像还往自己这里指了一下。

然后……

然后……

然后……

然后那一帮职业选手纷纷起身往蓝河这走来翻牌子,哦不,要牌子了。于是蓝河的内心活动又变成了:吾何德何能让副队长联盟跟我说谢谢啊,吾何德何能让微草的未来冲我微笑啊,吾何德何能让兴欣的美女老板娘对我眨眼睛啊……

当卢瀚文从他这拿走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人的名牌后,蓝河算了算人头,高英杰帮忙拿走了唐昊的,江波涛拿了孙翔和周泽楷的两块,兴欣也是两块,那他手里应该就只剩下三块了,肖时钦,张佳乐和张新杰。

蓝河扭头左右看了看,刚准备把先把肖时钦的放在自己手里把另两张给出去,就看到陈果又回来了,把她手里叶修的名牌往蓝河旁边一放拿过旁边写着肖时钦的对蓝河说:“不好意思啊,我换一个拿!”

没太懂发生了什么的蓝河点头。

他当然不会懂发生了什么,陈果在拿回自家战队的苏沐橙和叶修后突然发现叶修的牌子后面贴了一张便利贴,上面正是叶修本人那略扭曲的笔迹,写着:老板娘,放下哥的绿头牌让蓝河来。

把叶修的绿头牌暂时放到一边,蓝河把目光移向手里的剩得张佳乐,倒吸了一口气。

牌子跟别人的一样,字也没印错,可是周围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圈五颜六色的小花,看起来像是幼儿园会做成粘贴贴在小朋友额头的那种,粉嫩的让人无法直视。

“给我的?”孙哲平很自然的伸出手拿过牌子,蓝河给孙前辈的接受能力点了个赞。

“谢了。做的不错,张佳乐可能会喜欢。”孙哲平继续说。

张佳乐就算喜欢花应该也不会是这种吧……

好像看出来蓝河的怀疑,孙哲平摸着自己有点胡茬的下巴带着笑意说:“他就喜欢这花花绿绿的,还跟我说过好几次霸图的队服黑乎乎的太丑。”

好了我相信张佳乐真的喜欢花了……但是请不要在别人队长能听到的地方说人家的队服丑……蓝河感觉自己另一边来自韩文清的气压更低了。

蓝河拿出最后一块张新杰的名牌准备和自己的钱包双手奉上,他突然注意到张新杰的牌子好像不是规整的一个长方形,右上角突出来了一块。

仔细一看那块突出,蓝河想哭。

谁都知道张新杰是个奶爸,而且是联盟最强的奶爸,有奶遍天下的霸气,更有荣耀第一奶的封号。

但是,那也不能在人家的名牌上多印一个奶嘴啊!

还是Q版的,婴儿奶嘴。

蓝河是闭着眼睛抖着手把牌子交给的韩文清,沉默地过了能有足足五秒钟,他才听到韩文清的声音很僵硬的说了声:“谢谢。”

他已经不敢去看韩文清的脸了。

于是举着奶嘴的韩文清,举着叶修的蓝河和举着七彩小花的孙哲平,成了贵宾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当陈果的相机对准他们三个时,蓝河发现左右两位大神很默契的和他一起调转名牌的方向让牌子挡住了自己的脸。

比赛结果,中国队,冠军。

当对手的最后一个角色倒下,屏幕上出现的居然不是国际邀请赛通用的Glory图标,而且那个他们看过千千万万次看得更加习惯的两个大字——荣耀。

观众席中有人站起来,用中文大喊着:“荣耀!”“荣耀!”“荣耀!”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多,渐渐地,站起来呐喊和鼓掌的不再只是黑色头发的中国人,有国外的选手站起身,用刚学会的中文蹩脚的说着:“荣耀。”

这一天,中国队让世界荣耀的玩家,看到了荣耀的汉字。

这一天,中国队让世界荣耀的玩家,听到了荣耀的中文。

那喊声一波一波久久不停,居然比开场时的欢呼更加激动人心。

蓝河揉了揉自己的眼角,感觉要是就这么哭了还真有点丢人。

颁奖仪式过后,蓝河看着周围的大神们纷纷起身往后台走突然有点犹豫自己要不要跟过去,后来挺不住卢瀚文拖着自己非要往后面去,就跟着大部队走了。

叶修身上披着国旗,一旁的桌子上摆着奖杯,听到走廊这边的声音抬头望过去,一直等到走在最后的蓝河出现,露出一个笑容冲他招招手。

本来低着头的蓝河被叶修的笑容弄得一愣,突然有种奇怪的叶修是在等着他的感觉。

“怎么样啊蓝团长?粉丝团听话吗?”

一句话就把蓝河刚才还觉得披着国旗的叶修很帅的错觉打没了,蓝河扯了扯嘴角,没回答这个问题。

“披着国旗……感觉很好?”

蓝河想,等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居然把这傻问题问出口了。

叶修笑了下说:“啊,是挺好,暖和了不少,要不这地方有点冷。”

“……”

“你冷吗?要不给你披一会儿?”

叶修说着就要动手把国旗解下来往他身上罩,蓝河赶紧摆着手拒绝了,今天他已经造了很多个吾何德何能的句子了,不想再造一个“吾何德何能披叶领队身上的国旗啊”了……

“叶神得冠军好淡定。”蓝河说。

“是啊,哥都习惯了,要不然呢?乐得跟他们似的啊?没出息。”

蓝河顺着叶修的目光看了看四周,大家确实都很兴奋,但也不至于没出息啊。

叶修轻轻地抓住蓝河的胳膊往房间的另一边走,蓝河看着那个很好认的联盟里唯一一个扎小辫子的背影,突然发现,张佳乐和孙哲平在拥抱?

繁花血景这么煽情吗?

再走一点蓝河发现他看错了,视角问题,孙哲平刚才是双手绕到张佳乐颈后在给他戴什么东西。

叶修掏出手机调成相机模式,对准了张佳乐的后脑勺,看了一眼蓝河然后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

张佳乐回头了。

回眸一笑百媚生。

张佳乐的笑容震得蓝河往后退了一小步,同时叶修拇指一按把这张脸照了下来。

真的是百媚生。张佳乐一直是荣耀圈里公认的颜值高,长相清秀气质文艺,一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特别的揽人气。但是,现在他脸上的那种笑容真不是颜值能够挽救了。

他现在笑得,像是在马路上捡了一百块的王宝强,露出16颗小白牙,然后说“咦哈哈哈哈我咋捡钱咧!我咋捡钱咧?诶大哥你看!我捡钱咧!”

蓝河平复了一下心情再看向可以称之为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张佳乐的孙哲平,再次由衷地钦佩了一下孙前辈的接受能力。

叶修把还在僵直状态的蓝河拉回来,指着手机里王宝强·张佳乐对蓝河说:“我记得你有个百花粉的朋友?张佳乐不得冠军不改昵称那个?给他发过去当头像吧。”

“…还是别了……谢谢…………”

几天后,已经回国的蓝河看到好友们的表情包里纷纷加入了张佳乐淳朴的笑容。

而他那个百花粉朋友的签名,变成了:私聊再用张佳乐表情包的删好友!友尽!

[对话框]
【春易老】:在?
【蓝桥春雪】:恩。
【春易老】:忙?

蓝河还在休假期,不过他很诚实的回答了不忙。

[对话框]
【春易老】:本
【蓝桥春雪】:哪个?

春易老给他发了个截图,蓝河马上赶到,然后意外的发现,小卢也在队伍里。

“蓝团长!”小卢清脆的少年音。

“我现在不带团,小卢不用叫我团长,叫蓝河就行。”蓝河对着耳机说。

“不是不是!是叶修前辈在职业选手群说的,你是国家队粉丝团的团长,我们都得叫你蓝团长。”

蓝河听到语音里有人很惊讶地说:“职业选手群?”

“对啊。”卢瀚文答。

“他们都认识蓝河?”

“恩……本来是不认识的,但是上次大家一起在家属席看了决赛,就认识了。”

家……属……席……

虽然内场第一排正中央很有这个感觉但是这句话的意思不对啊!

蓝河赶紧用语音说:“小卢,那是贵宾席不是家属席。”

卢瀚文很疑惑的声音传来:“咦?不是吗?叶修前辈是这么说的啊,我记错了吗”

蓝河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被满屏的一字流刷屏了,不是来自春易老,是来自所有刚才听到的蓝溪阁的玩家们。

那一个字是:“yo~”

“yo~”
“yo~”
“yo~”
“yo~”
“yo~”

无数个yo的文字泡从四面八方冒出来,直到春易老也发了一个字。

“静”

“yo~”
“yo~”

yo的少了很多,最后两个yo消失之后再没有人说话了。蓝河清了清嗓子说:“好了,大家准备进本吧。”

春易老发了第二个文字泡:“对”

蓝溪阁的好玩家们很敬业地开始准备进本,然而这时屏幕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文字泡,用最大号的字体写着:“yooooooo”

春易老:“谁”

本来簇拥在一起挤在副本入口的玩家们自动自觉的移动着小碎步让开了一个圈,把中间说话的那人露了出来。

蓝河透过电脑屏幕看着圈里的那个角色,乱七八糟没有任何美感可言的造型,手里还撑着一把银灰色的伞。

ID:君莫笑。









End








【番外一:世界冠军张佳乐的第一个假期是跑到义斩过得,楼冠宁如愿以偿的和张佳乐打了两把配合,体验了一下伪繁花血景的感觉,然后在张佳乐起身指点的时候发现了对方颈间的一条项链。
一个接一个极其细小的圆形珠子,每一颗颜色都不一样,按渐变色晶莹剔透的排成链卧在张佳乐白皙的皮肤上,楼冠宁咽了口口水说:“张佳乐前辈,那个可以借我看一下么?”
张佳乐很爽快的点点头,把项链扯了出来,链子底部挂着的是荣耀国际邀请赛的冠军戒指。
楼冠宁仔细的看了看,说:“这个是前辈自己配的?”
张佳乐说:“不是,大孙送的,得完冠军在后台他就把这个给我挂上了。”
楼冠宁恋恋不舍的放下那条项链,想着到底要不要告诉张佳乐前辈这是不久前某个高逼格的珠宝品牌出的限量版……不是小挂链……】



【番外二:李华走进后台见到楚云秀的时候,他的女队长揉着微红眼睛冲他招手,那一瞬间李华懂了她的意思,他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把手伸进了兜里,拿出了那个他早已准备好的精致的小盒子。
其实他已经决定,不论是不是冠军,他都会把这个盒子里的东西交给楚云秀。
李华一步步向楚云秀走过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楚云秀:“我要的眼药水带了么?国外居然没有卖这个牌子。”
李华:“带了带了!”
然后迅速地掏出那个小盒子交到了楚云秀手里。】



【番外三:孙翔最近一直缠着肖时钦问:“诶小事情,兴欣那个老板娘国际赛举的你的牌子,你说她是不是看上你了?”
肖时钦:“你别多想。”
孙翔皱着着说:“这多明显啊……”
肖时钦扶着额有点无力试图解释:“你上场我不上场的时候我在场下举的一直是你的牌子,难道我也看上你了?”
……一阵沉默。
“孙翔?孙翔我就是打个比方你可能没听明白我再说一遍!你别脸红!”】

张佳乐为国际赛订了一件印字T恤,想印Lucky ME,后来M没印上。

今天一模的时候仿佛<盛夏光年>中的张佳乐附体。 蒙几个错几个。

化学八个就对了俩。 ˊ_>ˋ